私家猫爷

独执偏见,一意孤行。

 

【盗墓笔记】【瓶邪】族长(一)

①印象深刻的第一篇贺岁应该是零九年的贺岁篇,按里面的说法,老吴年纪到了的话,也是吴家的族长来着。

②互为族长夫人233333333333333333。

③两三万字左右的中短篇,不是日常,带点探险成分。

④期中以后忙的一批,不知道猴年马月能更完。

⑤传送门:文鸟    【黑花】明信片    小海鲜   总目录


                        第一章 长沙

        今年过完重阳节没几天,我爹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是要回长沙祖村一趟,我叹了口气,看了眼日历,答应了。

        从上次迁祖坟算起来,我已经接近二十年没有回过祖村了,虽然常去长沙,但当时有别的事情搞得我心神不宁,没那个闲工夫去怀旧,更何况我在那也没什么念想。但这次我必须回去了,不只是我,全族的人包括已经迁去海外的几支都得回去。本来这件事还要推后个十年左右,但主要赖我爹。我年龄已经到了,我爹就想要提前把他族长的位置让给我。吴家这个族长的位置和闷油瓶的族长身份是完全不能比的,主要就是处理一下人际关系和分房子分地之类的杂事,但在老家有几个人还挺想坐这个位置,我本来没那种接替的热情,但我爹和二叔坚持要我做,也没什么办法。现在其实人们的宗族观念已经不那么强了,但是老一辈的人还偏偏相当看重这一点,尤其是家里的几个老人,这一趟还要重修族谱,所以不仅是家族里几个比较重要的人,所有人都得回去。

        这事也不知道是谁定的,我之前听到这个消息还挺无奈,心想幸好吴家人丁不兴旺,要不然人都回去那小村子也不一定装得下。

        我是随口问了闷油瓶一句要不要和我回趟老家,闷油瓶似乎是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我当时也没觉得怎么样,直到踏上长沙的土地,和我爹会合之后,才发现情况尴尬得要命。我爹一脸疑惑,跟闷油瓶打了个招呼,但没说什么,后来等了一会儿我二叔开着个商务车过来接我们进村里,也是一愣,把车停下让我们先上去,他去上了个厕所,不久我手机收到条消息,二叔说他没带纸让我给他送。我刚走过一个拐角,突然就有个人想来拉我,我下意识的反应去抓那人的手想直接把他翻出去,结果被人踹了一脚,定睛一看是我二叔。“你什么意思?”我二叔面色相当不善,很不开心的样子,“这么大的人了一点规矩都不懂,咱们自己家的事你带个外人来像什么话。”我本来还是有点理亏的,想认个怂,但一听我二叔这么说话心里就有点不舒服了:“怎么就外人了,再说带他来玩玩而已,我又没想干别的,你自己不还带了几个伙计。而且反正再过几天家里就我说了算了。”“你说了算不算,自己心里没点数么,”二叔摸了根烟出来,看了我一眼又放回去了,“要不是你爸想多陪陪你妈和你奶奶,懒得年年跑老家,我还真不放心让你坐这个位子。”说完二叔就往商务车的方向走过去,我在后面跟着:“二叔,你跟我说句实话呗。咱家这族长的位子又没什么,干嘛我非得当啊。”我二叔哼了一声,没回答我。我很是无奈,自己家这堆事我还真是没怎么搞清楚,但也懒得费心了。往车那边走的时候,我看见我爹和闷油瓶在第二排坐着不知道在说什么,二叔让我开车,他自己坐到了副驾驶上。

        “你这次回去是有事情么。”我刚在驾驶座上坐好,还没挂安全带,闷油瓶就叫了我一声。我从后视镜看了他一眼,又看了我老爹一眼,点了点头。“那我就不去了。”他又补了一句,我惊了一下,扭过头去看他,还没等我开口,我老爹接过了话头:“小邪你放心,反正就四五天的事,我叫这边的朋友带他去玩一下。”

        闷油瓶抬了下手,本来应该是想摸摸我的头,但是碍于旁边有人,就只是拍了拍座椅背,然后打开车门走了下去。我转回去的时候看了我爹和二叔一眼,这俩人神色没有什么异常,但从他们三人的状态来看,他们应该在我不知道的地方达成了某种共识,这一套操作行云流水,我根本插不上。妈的,又什么都不跟我说。

        我从后视镜里看着闷油瓶跟着一个陌生人离开,他今天身上穿了件黑色羊毛呢风衣,走之前还被我强行围上了胖子织的老长的红围巾——长沙这几天风挺大的,虽然我知道他不怕冷,但觉得他会冷。“舍不得啊。”我二叔在一边说了一句,我没搭理他,看着闷油瓶渐渐从视野里消失,在走向最后一个拐角的时候,他背对着我抬了下手,然后才走了。

        “没有,”我发动起了车子,把导航打开了,“四五天而已。”

-------------------------------

传送门:

  408 4
评论(4)
热度(408)

© 私家猫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