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猫爷

独执偏见,一意孤行。

 

【盗墓笔记】【瓶邪】族长(三)

①贤惠型老吴。

②老张:其实,那个方法一点用都没有。老吴:guna。

③吴家目前的家族情况是我自己瞎编的,别信。

④传送门:族长(二)   外套   总目录


                        第三章 眼睛

        事实上,如果单纯看一个人的眼睛而不管其它的东西,那么是什么也看不出来的,只有配合面部肌肉细微或者剧烈变化,才能展现出可以称为情绪的东西。而那晚我在浴室里看到的,就仅仅只有一双眼睛,其它部分都藏在了黑暗里,所以那双眼睛所展现出来的情绪对我而言是未知的,但我本能地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敌意,因为这种敌意是我非常熟悉的一种感受。

        我走到那扇小窗子下面,抬手打开了它,冷风灌进了原本就不热的浴室,倒是带来了一丝干燥的气息。随之而来的是一种强烈的违和感,我冲出浴室,翻上了墙头,蹲在上面看向窗子的方向,那下面很干净,没有任何可以用来垫脚的东西。难道偷窥我那个人有两米多高?我的印象里并没有这样一个人。

        “小三爷,你干嘛呢?”院里突然有人叫了我一声,我扭过头一看,是我二叔手底下跟了他很久的一个伙计,叫皮卷,干瘦干瘦的,力气却相当大。我从墙头跳了下来,没说什么,只问他今天晚上有没有安排人守夜,皮卷一脸不解:“守什么夜啊,这不是你们家地头儿么?”我摇了摇头:“我刚刚看见个不认识的人,感觉不太安全。你去把所有门窗检查一下,今天晚上找几个人轮换着守夜。”皮卷听了我这话,却一幅有些为难的样子。

        “大晚上不睡觉干嘛呢,折腾了一天不嫌累?”这时我二叔把窗子推开,朝我说道。我把刚才的事情跟他讲了一下,他听了之后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反应,或者说我看不出他有什么反应,他只是对皮卷摆了摆手,让皮卷照我说的做,然后就把窗户关上了。

        晚上还是太冷了,我身上还没干,只穿了件睡衣,浑身哆嗦了一下,就赶紧跑了回去睡觉,等不及头发干掉就裹成一团缩在床上。虽然我有点疑虑,但并不是很担心。我们刚到,明天其他族人会陆续到达,一切也将会慢慢展开,今晚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养精蓄锐;更何况我二叔调教的人是十分靠谱的,一个两个都是道上叫得响的人物,哪像我就带了个王盟,他还一半时间要跟我对着干。

        闷油瓶教过我怎么在没有睡意却需要休息的时候迅速进入状 态,我按照他的方法慢慢调整着呼吸,也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真的有效,我开始有些困倦了。那时候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晚的毫无警惕,是我在这次事件中犯的第一个错误,这个错误导致了在事件的开始,我处处受 制于人,处处走着别人布设好的路。

        第二天我醒得很早,天蒙蒙亮的时候就起来了,我睡得不是很好,不是浅眠,而是睡得太沉,还一直在做梦,也回忆不起是什么内容,总让我很不安心,老觉得今天要出什么事。二叔比我起得更早,在院子里打太极,贰京在门口蹲着,我问了一句昨天晚上没什么异常吧,贰京扭过头看我,摇了摇头;我其实并不放心,但今天没有那么多时间让我疑虑,事情很多。我去厨房转了一圈,做了个早餐,端出来的时候我爹也起了,正好我们仨和二叔的几个伙计就坐下来吃了饭,我有点没胃口,有一搭没一搭往嘴里送粥,一边在想闷油瓶不知道在干嘛呢,到后来我也不知道是因为吃不下饭想他,还是因为想他才吃不下饭。

        饭吃到一半,二叔接了个电话,跟我们说来人了,就发了个定位,继续吃饭。吴家人丁实在是不怎么多,祖村里面就只剩下几个老头儿,还有务农的一支;我爷爷那支算是最兴旺的,迁去了杭州,而且往下到我这一代基本也就没了;有一支是在我的上一辈的时候迁到了德国,下面全是混血;还有一支就比较凄惨,算我表哥,结婚之后家里老人走的很早,这老家人就说他妻子克夫,他也懒得说道,直接带着老婆移民到美国去了,听说有孩子了,这趟也不知道回不回来。其实他们如果回来,祖村里总是还有几个关系近的老人,不会没地方住,但是有几个是真的没有,所以二叔就把他们安排到了我们现在住的这里。

        吃完饭后我站起来帮忙收拾桌子,突然听见外面一阵嘈杂,从院子外面滚进来个东西,我一转身,眼看就要撞到我身上。

------------------------------------------

传送门:

  158 2
评论(2)
热度(158)

© 私家猫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