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猫爷

独执偏见,一意孤行。

 

【盗墓笔记】【瓶邪】雨村琐记—静电

①《族长》周日更,进入期末季疯狂写期末作业,都不知道自己在瞎忙什么,写得挺赶,我要改一下。

②于是先更个雨村。

③用了一个《西游记》的梗,赛太岁掳走了金圣宫娘娘,在被妖怪摄走的三年里,张紫阳赐予娘娘一件新霞衣,一摸就扎手,使其保住清白。寒暑假我唯一会看的电视剧就是《西游记》,已经是老年人了Orz。

④噼里啪啦。

⑤传送门:族长   外套    文鸟    总目录


        最近我发现闷油瓶是个绝缘体。之前一直待在雨村,空气湿度很高,即使是秋冬季也依旧相当湿润,这一点就没怎么体现出来,直到我到北京去办点事,闷油瓶跟着我去了。

        冬天北京雾霾特别严重,我肺又不好,不能留久了,就想着留上两天然后尽快回去。到了北京之后胖子开车过来接我们,闷油瓶拉车门的时候愣了一下,但这个动作几乎是转瞬之间的事情,我当时没怎么注意。

        晚上我们住胖子那里,我跑了一天挺累的,回去之后就想赶紧蹭闷油瓶回个血,没想到我刚碰到他,就响起了一声清脆的“啪”,刺痛感从指尖迅速蔓延开然后消失。闷油瓶抬头看了我一眼,我把手收回来,捏了捏手指,琢磨着反正这一下静电都放完了,暂时是没什么事的,于是大胆地拎起他的衣领,把他摔到了床上。我其实没用什么力气,主要是闷油瓶比较顺着我,我就趁机往他身上一压,眯着眼看他:“说,张紫阳是不是你家人,你有没有顺走人家的新霞衣穿身上?”

        闷油瓶摇了摇头,我表示不信,要不怎么这么扎手的。他突然笑了一下,趁我发愣,一个用力翻了过来,把我翻到床上,坐起身,架起了我的腿。这时候北京已经供暖了,室内温度挺高,闷油瓶就穿了一件加绒的衬衣,我看着他一颗一颗解开扣子然后搭在一边,然后弹了一下我的脑门。我歪了下头,料想他也不是金圣宫娘娘,才没那个胆子拿我当赛太岁防。

        我朝闷油瓶勾了勾手指,他俯下身凑到我耳边,我就势蹭了蹭他的侧颈——果然皮肤有点干了。冬天北京本来就干,尤其还供了暖,闷油瓶自己又不注意,估计很容易积静电。不过我买衣服一般都是羊毛或者纯棉的,按道理来说不那么容易起静电,但就算这样他身上还是不少。

        啧,会放电的闷油瓶,还是物理学意义上的,真是厉害了。

        我一时兴起,抱住闷油瓶的头就开始狂撸一阵,松开手之后,他本来还挺顺的头发全飞起来了,我一个没绷住笑了出来,看着闷油瓶的表情,这事大概没这么容易过去。我那天挺累的,闷油瓶也没真 刀真 枪地 上,就是压 着我玩了一会儿,手指伸 进去蹭我最受 不了的一点,其实那地儿不算浅,但盖不住他手指长。皮肤摩擦还是起了点静电,不过都是些让人酥 酥麻 麻的小电流,还是挺刺激的。事毕之后我已经睁不开眼了,就直接睡了过去。

        在北京的事情办完之后,我们打算在第二天晚上回去,把住的这里收拾好,拉上窗帘准备走了,我突然想起件事,问闷油瓶身上有没有钥匙,随便一把都行。当时闷油瓶已经穿戴整齐,准备走了,听我这么说有点奇怪,但还是摸出了一串钥匙,应该是雨村村屋的。我让他抓住一把,拿钥匙尖靠近暖气管子,果不其然,在昏暗的室内,能清晰的看到钥匙尖放出了一道闪亮的电弧。

        看这一下静电应该放干净了,我才放心大胆的扑住闷油瓶的后背把他往外推,声音里根本藏不住笑:“走走走,赶紧回家。”

        这鬼地方太干燥,搞得我这几天都没法放心大胆随心所欲地碰闷油瓶,实在是太憋屈了。

 


  314 9
评论(9)
热度(314)

© 私家猫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