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猫爷

独执偏见,一意孤行。

 

【盗墓笔记】【瓶邪】族长(五)

①揪着第五章的尾巴出现的老张。

②人生的悲哀叫“连在坟头种什么花都不能自己决定”。

③老吴手机的作用:远程把(bei)老张调 戏。

④传送门:族长(四)   静电   外套   总目录


                        第五章 族谱

        吴家的族谱有两份,原版在表公那儿,锁在一只檀木箱子里,他死后这只箱子就归了我爹,据说是一直放在我爹的卧室里面。

        “什么情况,我怎么不知道?”我有些奇怪,从住的地方走到这边我就花了十分钟,走的时候还什么事都没有。“你二叔说,打你电话你不接。”我爹叹了口气,“已经叫人去你表叔那里拿抄本了。”我一听这话,先是到处摸我的手机,但是哪里都找不到。我是不可能在这种事情上出现差池的,这是我养成了几年的习惯——早上刷完朋友圈之后,把手机放进当天要穿的外套或者裤子口袋里。

        我还想问我爹句话,但他手机这时候响了,便抬手制止了我,接起电话,听了几句就皱紧了眉头:“也不见了?”我站在原地深吸了一口气,掉头走出了祠堂,我想起了一些事情,也许一直被忽略掉了。早上我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手机还是在我身上的,我记得很清楚因为出门前看了眼时间;族谱是在我离开的时候才不见的,而这段时间里不熟悉的人,只有吴悠和Lea。其实我还在考虑另一种可能,就是昨晚浴室里看见的那双眼睛,但是因为昨晚已经有人守夜,这种可能性低了很多。

        刚走出灵堂下台阶的时候,腰突然疼了起来,我这才意识到早上撞那一下可能真不是没什么事。好在我已经习惯了忍受疼痛并且装得若无其事,只是走路的速度慢了下来。走到院子里的时候,我发现曹二刀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进来了,靠在戏台的柱子上,见我出来,说了句话;“吴邪,你还真是个福星,每次你回来,不出点事都不算完。”语气已经相当不善了,我原本不想搭理他,但是周围已经有人注意到了这边,如果不反应,就太被动了。“我每次回来为什么总出事,你心里大概比我清楚,”我扭头看了曹二刀子一眼,他似乎还想说什么,我又补了一句打断了他,“你最好别再废话,我连在你坟头种什么花都想好了。”多说无益,何况比起置气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没等他反应,就尽量加快脚步往回走。现在情况很明显了,有人不想让我做这个族长,这一点还是很好理解,毕竟吴家在祖村还有不少人,族长这个位置让他们的人坐,能得到更多好处。族谱丢了这种事情可以说是相当不祥了,如果处理不好,表面上的平静会被彻底打破,家族局势也会发生变化。但我们和老家的关联实在不多,最糟的情况就算发生了对于我来说也没什么损失,所以现在我最关心的反而是我手机没了,没手机我要怎么远程调 戏闷油瓶?

        回到住的地方的时候,院子里站了几个二叔的伙计,二叔不知道去了哪里,我没耽搁,就直接去了吴悠和Lea房间,敲了敲门没人回应,就直接开门走了进去,房间里行李已经打开了,但却没有人。

        真是他们?我走进屋子,翻了下那一大一小两只旅行箱,是很普通的箱子,东西也没什么特别的,但是每只箱子里都有一张卡片,上面用德语写了什么,Lea箱子里的卡片上还有简笔画,想来应该是女主人收拾的行李。我还在翻行李的时候,突然听见衣柜里有些响动,便起身站到衣柜门后拉开了柜门。

        Lea从衣柜里跳了出来,抬头看见我,似乎很奇怪。我蹲到她面前,问她:“你爸爸呢?”Lea摇了摇头:“不知道呀,我刚放好行李,爸爸说要玩捉迷藏。”

        在一个完全不熟悉的地方玩捉迷藏,真有他的。我站了起来,拉着Lea的手把她送到了隔壁一个女亲戚的家里,现在没有人照顾她毕竟不安全,而二叔的伙计我是支使不动的,何况他们也不会带孩子。我交代好要离开的时候,那个女亲戚却有些为难的样子,小声跟我说了句小心一点,从几天前开始村里就多了不少陌生人,似乎是来找曹二刀子的,但也没没看仔细。我点点头,谢过她,就又回到了小院走到了吴悠和Lea的房间,想找一下线索,没想到的是,我刚到那个房间就听见隔壁屋子有响动,就是那个我二叔说被改成储藏间的卧室。

        我放轻脚步移动到隔壁房间门口,门突然在我面前打开了,吴悠站在里面,像是被我吓了一跳。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我狠狠扣了一下他的脸,毕竟在短时间内是无法准备过于精湛的面具的,但意外的是,他并没有戴面具。吴悠捂着脸眼泪汪汪地问我干嘛啊,我有些生气,反问了一句他在干嘛啊,他有些摸不着头脑地回答我:“Lea喜欢在陌生的地方玩,我们常在新地方捉迷藏的……Lea呢?我等了半天,她都不来找我,太寂寞了我才出来的。”“右转隔壁家里,你先在那边别回来了,家里不太安全。”我看他一脸好奇,赶紧补了一句,“别多问。”

        吴悠一脸莫名其妙地离开了,我却站在那个房间门口没动。原本二叔是说这房间改成储藏间了,但实际上,还是卧室的样子。窗帘拉得很严实,房间里相当昏暗,我关了门打开灯,一点一点看过去,几乎没有一点有人居住过的痕迹,桌子上甚至落了一层薄灰;床也铺得相当整齐,上面也没有头发什么的,但我摸了一把,很干净。

        我脑后突然之间有一声风响,我下意识地想往旁边躲,但这时候拉到腰了,动作一滞,就中了招,被直接按倒在床上。还没等我反抗,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来:“腰不要紧么。”

------------------------------------------

传送门:

  170 3
评论(3)
热度(170)

© 私家猫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