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猫爷

独执偏见,一意孤行。

 

【盗墓笔记】【瓶邪】雨村琐记—冬眠(上)

①春困夏乏秋盹冬眠,一年四季都是睡觉的好时候。

②没……没有撸猫了,准确的说是写了撸猫那段但被我删掉了,觉得不大协调。

③大概是我开车的极限。

④写的时候脑洞出一个诡异的段子,如下。

⑤S:那么小三爷最喜欢那种鸟呢?

    W:(一拍大腿)当然是爷自己的鸟了!呃小哥的也还……还可以吧。

    S:……呵,男人。

⑥传送门:春困     夏乏    秋盹    总目录

        福建的冬天是基本不下雪的,虽然雨村的地势挺高,风水也比较奇特,天气预报只能信一半不到,不过就我来这两年看,也没下过雪,最冷的时候就是地面上结一层霜,相当滑,但太阳出来之后那层霜就会融化掉。

        不过我很少能看到那层霜,因为我冬天的时候早上起得奇晚无比,一般都是直接起来吃午饭,闷油瓶也叫不醒。传说有一次他叫我起来吃早饭,我模模糊糊应了他一声,所以他就下楼了,但是左等不来右等不来,饭都快凉了,就又上来看了一眼,结果我连动都没动。之所以说这是个传说,是因为我压根不记得这件事情,那天中午我起来的时候是饿醒的,气势汹汹地去问闷油瓶怎么不叫我起来吃饭呢,他看了我一眼没搭理我,胖子在一边摇头叹息说我简直老没良心,但这事情空口无凭的,我死活不信,开玩笑我英明神武怎么可能出现睡迷糊这种情况?最后闷油瓶依然以吃瓜群众的神态在刷手机,胖子笑得抽筋,把手里的毛线和毛线针塞给我,说赶紧练一练手上功夫锻炼下大脑,这睡迷糊了怕是老年痴呆的前兆。

        从那之后我早上更有理由不起床了,一觉睡到十点多,实在是很爽,何况闷油瓶也会在床头的保温杯暖一碗栗子粥,也不怕起来的时候会饿了。有天早上我起来,浑身哆嗦了一下,感觉天好像特别冷。想当初我还上大学的时候,冬天也就穿一条九分裤,被我妈念叨了半条街要加条棉毛裤都不答应的,也不记得那时候是真的不冷还是为了装逼强装不冷,反正现在是真不行了,温度一低就很自觉地找棉毛裤和棉毛衫穿起来。

        我从床上爬起来之后,从被子掏出加厚居家服迅速套上,虽然这个三层夹棉看着有那么点臃肿,但盖不住实在是暖和。我手里捧着栗子粥一边喝一边下楼,看见堂屋里一群狗子和一只猫卷在一起睡得七荤八素,起得比我还晚,压根没醒。我溜溜达达摸到睡姿最豪放的的阿花那边,蹲下来看它,这小家伙四脚朝天,肚皮朝上,一起一伏,还总感觉嘴角有点潮湿。咽了嘴里的栗子,我视线默默下移,看到了阿花的两腿之间,突然发现了华点——阿花两个蛋蛋摆起来的形状很像一颗桃心。我没敢惊动阿花,赶紧掏出手机,拍了张照片,想发条朋友圈,字都配好了,“连蛋蛋都是爱你的形状”,刚想发出去,突然有人弹了一下我的头,我一看,闷油瓶站在我后面。今天他应该是刚洗完衣服,手上还沾了点洗衣液的味道,我之前跟他说过很多次洗衣服记得戴手套,但他老是不听。“看看看…”我把手机放到一边,虚点了点阿花的蛋蛋。

        闷油瓶瞟了一眼,倒是没说什么,只是把我拉了起来,我正好奇这是要干什么,他就开始摸我的裤腰,像是要扒我的裤子,我赶紧抓他的手,捍卫领地。闹着闹着就滚到了沙发上,我喘着气跟他说:“你居然都不记得我的形状,还要现看的?”闷油瓶一愣,我趁着这个当口翻身压住他,眯起眼睛:“认不认罚?”他这时候仿佛是反应过来了,居然回了一嘴:“你记得?”我被噎住了,别说我还真没什么印象,但这时候哪有认怂的道理,就瞎描述了一顿,反正这玩意儿其实很抽象的,我就不信这世界上有人能够详细地描述出一根弔的具体外貌,更不信有人能通过描述具象地想象出一根来。

        不过我越说声音越小,因为闷油瓶一直盯着我看,还面无表情,我开始渐渐产生了疑惑——难道这家伙还真记得自己的弔长什么样子不成?闷油瓶伸出一根手指压住了我的嘴唇:“要帮你强化一下记忆么?”我先是懵了,然后一巴掌拍掉他的手,反问他:“这他妈有什么好强化的?”说完我就赶紧溜了,钻到厨房打开柜子拿狗粮猫粮泡好,给主子们吃,但现在脸皮已经很厚了,不觉得不好意思。

        要说起来类似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有次还被秀秀看到了,她一脸不可置信地说这么无聊的两个人是怎么过到一起去了。不过我觉得这事可不好讲,也从来都是一笑置之,毕竟对于家里的习惯或者想法,别人还真不好说什么,要我说,我和闷油瓶上山下海出生入死拆机关刨祖坟简直浪漫死了,人家八成觉得我脑子有问题。

---------------------------------

传送门:

  303 9
评论(9)
热度(303)

© 私家猫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