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猫爷

独执偏见,一意孤行。

 

【盗墓笔记】【瓶邪】不惑

①复习到神经衰弱爬上来摸了一篇。

②贤者时间,别称XX后忧郁或者不应期,指兴奋状态结束后产生的空洞感,本来题目是这个的。

③老张原本是没有的,只是看着老吴发呆有点慌而已。

④传送门:体重   领带   冬眠   总目录

        虽然平日里我和闷油瓶动手动脚比较多,但是真刀实枪地干起来次数还是很合理的,时间不固定不过一个月六次就顶破天了,还要算上我们俩人突然发情的状况。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年纪大了所以情绪稳定很多,现在事后的贤者状态维持的时间越来越短,也不像以前似的瞎想,反而更喜欢脑子一片空白,盯着闷油瓶发呆,单纯享受那种身体极度满足之后的绵软的感觉。

        以前我可不是这样的。二十露头还得自行解决生理问题,但也不是很经常,因为我极不喜欢撸完之后的那种莫名的寂寞,感觉整个人很迷离,都要成佛了;而且那时候容易做出很多让我第二天后悔的决定,比如某次我就把电脑里所有的小电影都给删了,睡了一觉起来简直想抽死自己。

        我印象最深刻的贤者状态,是在我杭州的小蜗居第一次睡了闷油瓶之后。按道理来说,我并没有费多少力气,但一时事毕,我连看闷油瓶的勇气都没有,感觉身上一点劲儿没有,心里突然涌起一股奇怪的感觉,硬要说就是掺杂了悲伤和空虚,脑子里有很多奇怪的念头,简直不忍提起。

        现在看起来就觉得这些想法简直是有病,那当时真的是很认真的在思考,而且是没有结论的思考。除了那时候处于贤者阶段以外,其实还有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毕竟那是我很多意义上的第一次,甚至并没有完全说服自己接受这件事情,只是那天行为完全不受控了,一切都发生得太水到渠成,但心理的打破与重建非常激烈,一时间完全消化掉是极其困难的。

        于是我直接披了件浴袍,跑到阳台上蹲成一团,点了根烟。时值夏末秋初,吹了会儿风倒也冷静下来了,反正这一步已经走出来了,后悔都来不及。等我抽完烟扶着栏杆站起来回屋里的时候,整个人都傻了——床上已经收拾好了,闷油瓶不见了。说实话那时候我什么都没想,但是很生气,直接踹了一下床沿骂了一句,然后抓起钥匙就往门外走。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甚至自暴自弃地想他要是这么走了也好,就当今天晚上什么事都没有,再见他也就和以前一样。

        我一打开门,发现闷油瓶就坐在楼梯口台阶那里,灯光从门缝露出去照在他背上,但他好像丝毫没有察觉。我轻轻叹了口气,看见闷油瓶背影的一瞬间,就没有什么情绪了。无可奈何,但是非常现实。往前迈了两步戳了戳闷油瓶的肩,见他依旧没反应,我就直接伸手把他拉了回来。拉他的时候我根本没用什么力气,他也没有反抗,顺着我的动作跟我走了回去。

        很久以后我才知道,那天闷油瓶看我跑到阳台上抽烟,以为我一开始就不愿意,但实在又不舍得走。说实话这还是有点刷新我三观的,一直以来我都觉得闷油瓶是那种什么都懂只是懒得计较的类型,那时才发现他是真的在某些事情上缺乏常识,还都是那些他之前没有机会体验经历的事情,所以只能去臆测。

        从那时开始我开始好奇闷油瓶到底是那些方面缺乏常识,以至于到了很奇怪的边边角角,比如上完厕所会不会抖两下,早上起来会不会晨勃之类的。我自认为已经是很隐秘地在观察了,而且也只是很随意地偶尔瞄两眼,没想到早就被闷油瓶识破,有次被揪住小尾巴教育了一顿才老实了,当然是表面上老实了,我是不可能简简单单就屈服的。时间久了就发现其实这种观察没什么意义,因为闷油瓶处理我的问题和处理其他问题采取的方式是不一样的,并不能得出普适的结论。

        感情这东西实在是很神奇,就那么一粒种子,阳光雨水多一分少一点,最后长出来的样子就完全不同,很多事情都是一念之差,我很庆幸自己能在正确的时间做了正确的决定,能朝闷油瓶多迈几步。

  449 4
评论(4)
热度(449)

© 私家猫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