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猫爷

独执偏见,一意孤行。

 

【盗墓笔记】【瓶邪】戏精老吴的非日常

①名字太长的雨村系列的番外。

②超爱大型犬的,尤其是小时候很可爱,但长大后威风凛凛的那种。

③其实还有个比较虐的脑洞,接重启更新的,不过还是缓几天写。

④传送门:不惑    体重    领带    总目录

        我在长沙那边有一座狗舍,养着我爷爷留下的几十只狗,品种还不少,但基本都是猛犬。除了几条种犬,大部分的狗子都已经做了绝育,一来每年几十只同时发情实在招架不住,搞得每次一到时间一群管狗舍的人跟我请假,集体来大姨夫,拦都拦不住,扣工资都没用;二来也能缓和一下狗子们的性格,不至于总打架,也能活得久一些。

        因为狗子们基本都是我带去兽医站做绝育手术的,所以似乎都不是很亲近我。几个月前狗舍添了一只小德牧,这几天刚刚立耳,还是一只耳朵立起来一只没有,看着特别可爱,我就总喜欢捏它的耳朵——几乎每个养德牧的人都喜欢把它们的耳朵捏成兔子耳朵那样玩。某天我和小德牧玩着玩着突然沮丧了起来,现在它还和我这么亲,但是过几天就该送它去绝育了,到头来不还是得到处躲我。

        当胖子得知我愁眉苦脸地撸狗的原因时,他居然没有嘲笑我,反而很认真地想了一下,然后跟我说:“不至于躲你,德牧脾气可是挺不错的,不像那小京巴似的。十几年前我邻居一对儿小夫妻养了条京巴,不高兴剃毛,把自己活活气死了。”是么?我抬起头想了想,把小德牧抱起来和我对视,小家伙头一歪,吐出舌头来喘气,一双黑眼珠水灵灵的,我顿时受不了了,把它往怀里一揣,心里开始敲起了算盘。

        在带小德牧去兽医站绝育那天,我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我跟那个医生已经很熟了,提前跟他通好了气,甚至为了效果逼真还带上了闷油瓶。我站在医生对面,语重心长地跟狗子讲:“崽儿啊,我这也是没办法,你看都是你对面那个白大褂逼的啊。”医生清了清嗓子,从我手里抱走了小德牧,这个时候就是最关键的地方了。难点就在于既要体现出不愿意的情绪,又不能力气太大捏疼它。我使出了放下十多年的武林绝学太极手法,和医生磨了半天,直到医生给我使了个眼色,意思是差不多得了,我这才卖出一个极大的破绽让他把小德牧抱了过去。

        医生抱过小德牧掉头就走,它把脑袋搭在医生的臂弯里看我,我一手捂住嘴,从指缝间发出一丝悲鸣,作势要去追医生,另一只手伸到后面各种指挥闷油瓶赶紧来拦一下。我往前跑了几步,感觉到闷油瓶似乎是用几根手指捏住了我的衣领,根本没有用力,但我顺水推舟,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眼看着医生抱着小德牧进了手术室,我才嘿嘿一笑,恢复了正常的状态。

        但是闷油瓶捏在我衣领上的手突然用力,我一个踉跄倒在他肩上,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拍开他的手站了起来。闷油瓶转头坐在了一边的长椅上,问了我一句至于么,我跟了两步站到他面前,抄着手看他:“当然了,你看看家里那几个,要么高冷要么智障要么和稀泥,好不容易有这么只灵气乖巧的,还不得赶紧讨好。”然后我的心里突然咯噔了一声,下意识地后撤一步准备跑了,因为我清晰地看见了闷油瓶挑了下眉毛。

        凭我对他的理解,这是有花花肠子了,别管他是怎么想的,这时候跑就对了。我刚撤了一步,就被闷油瓶直接绊倒,脚下一软就要往他身上倒,但他在那之前伸手架住了我,一手捏住我的下巴,力气很大但是又不至于疼:“你是说,我还……”在闷油瓶话讲完之前,我咬了下嘴唇,皱着眉摆出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尽全力挣开他的手然后扑到他身上,在他耳边叫了声爸爸。

        按照一直以来的经验,如果我等闷油瓶把话说完,那基本上半条命就没了;如果再带点犹豫,还活个球,就等着收舍利吧。话虽如此,我还是默默在闷油瓶身后比了个中指。

        不过事情最后和我设想的并不一样,小德牧不仅没有对我更热情,反而冷淡了我,却成天去蹭闷油瓶了,我简直百思不得其解,还是胖子一语道破天机:“该不是人家德牧嫌弃你太弱了,咱小哥一根手指都能按停你。”

        我心里一顿暗骂,又朝着正在摸小德牧的闷油瓶比了中指。但是很不幸,这次被他看到了。

  553 6
评论(6)
热度(553)

© 私家猫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