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猫爷

独执偏见,一意孤行。

 

【盗墓笔记】【瓶邪】我这就想办法偷你回家

①名字太长的雨村。

②写的是老吴在老张刚出来那段时间,稍微有点神经质的时候。

③我现在也有点神经质,这几天累到有时候听不懂人话,所以要是发现这篇里有不像人话的地方,就……不要在意。

④明天回家,把欠的东西补一补,可能会有几篇日常,年前就没啥了。

⑤传送门:得失   戏精老吴的非日常  不惑   体重   总目录

        刚过元旦,晚上吃完饭我和闷油瓶靠在沙发上,电视里放着新闻当背景音,不过我俩谁都没看。闷油瓶正看着茶几上一盆绿萝发呆,我扯过他一只手给他剪指甲。

        这种小事其实我是懒得替闷油瓶做的,但前段时间我意外地发现他剪指甲特仔细,因为闷油瓶也是不会纠结这种细节的人,所以就挺好奇,问了一句,结果他回答说是害怕伤到我。我当时还在发懵,闷油瓶又不挠人,怎么会伤到我。三秒以后才反应过来,虽然我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但之后掠夺了他剪指甲的权利。

        我刚剪完一只手,打算换一只的时候,闷油瓶手机响了,他似乎不是很想接的样子,我就拿起来看了一眼,果断挂掉了。是小张哥的电话。

        张家的人现在跟我们联系比较多的一边是张海客一群人,另一边是小张哥一群人,平心而论我不是很喜欢小张哥他们,因为这是群保皇派,整天想着反清复明,推闷油瓶再当皇帝。

        几年前我们到雨村定居下来之前,是先到厦门住了一段时间,那段时间小张哥几乎天天往这边跑,搞得我有点神经衰弱,他们跟闷油瓶说话的时候还不让我在边上听着。闷油瓶也不跟我说他们讲了什么,我倒是不至于为这事生气,八成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或者他觉得我不用知道。可不开心倒是真的,其实心里还是有点怕闷油瓶被说动,索性就不看了。我带着胖子在雨村忙装修的事情,好不容易装修好了,就回厦门想要带闷油瓶回去。

        我刚进房门,就看见小张哥这个高压锅气嘴不停地在逼逼,看我回来惊了一下,马上闭嘴了,闷油瓶只是看了我一眼。我还挺奇怪的,之前已经跟闷油瓶打过招呼了说今天回来,但是看情况他并没有告诉小张哥他们。我跟他们点了个头让他们继续聊,就跑到卧室去收拾东西。

        那时候我还没能很好地调整自己的情绪,容易暴躁,收拾着就突然想砸东西——妈的,老子费半天事接回来的人,又不是让你们这么干扰他的。虽然我在极力控制,但是免不了动作还是粗暴了点,打开衣柜拿衣服的时候,闷油瓶突然从背后压住我的手。

        我吓了一跳,根本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进来的,扭过头去看他,发现他几乎就在我边上,轻轻往前一凑就能碰到脸颊的距离。“不开心?”闷油瓶声音相当轻地问了我一句。我差点就炸了,但顾忌着外边还有人,就压低了声音:“你怎么突然开始讲废话了?”闷油瓶用额头蹭了下我的额角:“别生气了。”我本来只是有点烦躁,听闷油瓶这么一说,就有点委屈了:“你就不能让他们别过来了吗,你要我怎样啊,像只小猫一样撒娇吗?喵喵喵,萌不萌?”

        我不知道闷油瓶是什么表情,因为他之后就抱住我了,力道有点大。我努力缓和了一下心情,想着既然闷油瓶不好拒绝他们,我作为他男人得有所作为啊,当即就在想办法怎么偷他回家。

        我租的这间公寓在二楼,离地面的高度简直不够看的,何况一楼还装了防盗网。于是我问了问闷油瓶小张哥他们是不是还在外面客厅,闷油瓶点了点头,我就神速收拾好东西,打开窗户用床单把几个箱子放了下去,然后拉着闷油瓶尽量保持安静地跳窗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当时爬下去之后还朝着上边比了俩中指,心里大爽:你们族长都被我偷走了,一群傻逼。

        现在想想,虽然那只是不到两年前的事情,我还是觉得自己那时候真是弱智了,也是难为闷油瓶能忍过我极度幼稚的那段时间,甚至还能陪着我一起幼稚。

  597 13
评论(13)
热度(597)

© 私家猫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