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猫爷

独执偏见,一意孤行。

 

【盗墓笔记】【瓶邪】雨村琐记—拥雪

①昨天回家刚出上海发现周围居然全是雪,简直惊了。

②最近事情有点多,大概两三天之后能稳定下来,安心做今年收尾。

③传送门:我这就想办法偷你回家   得失   戏精老吴的非日常   总目录


        小寒刚过,早上我难得早起一回,醒的时候闷油瓶没在屋里,我磨磨蹭蹭穿好衣服起来,拉开窗帘往外头一看,发现外面居然下雪了,还挺大的,在地上积了一层。闷油瓶和胖子正在下面把雪扫到墙边,狗子们都挺疯地在雪里边扑腾,就小满哥冷静地站在一边看着。

        我也赶紧裹上外套冲了出去,一出门雪花就往脸上扑,倒不是很冷。院子里边已经扫得差不多了,我就抄起墙边的大扫把,去了闷油瓶和胖子那边帮忙。闷油瓶一见我,手上动作停下来了,揪起外套的帽子往我头上扣,没想到帽子里面落了点雪,滑进我脖子里,把我凉得一哆嗦。闷油瓶估计是看我就这么出来了怕我冷,也没想到这茬,就看着有点失措的样子。

        我倒是乐了,捏住他的下巴,眯起眼睛威胁:“你这可惊了圣驾了,赶紧笑一个,朕高兴了饶你死罪。”可这下闷油瓶像是反应过来了,没搭理我,把我的爪子捞了下来,让我先去厨房把饭吃了,在锅里。我看一眼边上努力把狗子们从雪堆里扔出来的胖子,问他们吃了没,闷油瓶摇了摇头,说是等我起来。“那急什么,就这么点了,扫完一起吃呗。”说完我就趁着胖子终于把几个小不听话的赶出雪堆的档口把雪扫了过去。

        吃饭的时候,我坐的位置刚好抬头就能看见雪。这么多年我已经看过很多雪,感觉它们之间还真的不一样。墨脱的雪,在铺天盖地的寂寞中带着别样的温柔;长白山的山雪则是带着一股冷冽和肃杀,以埋葬一切的决绝纷纷而落;而江南的雪再怎么凶狠,也难有过于强盛的气势,反而像是娇嗔的俏皮小姑娘。不过当然,雪只是雪,原本是无意的,能看到什么氛围和感觉,也只是心境不同而已。

        “发什么呆呢,半天没吃一口了。”胖子看我走神,敲了敲碗边。我回过神来,说没什么就是想起来小时候杭州下的雪了。我跟他们讲,还在中学的时候,杭州下过一场暴雪,那时候也没什么准备,家里特别冷,手脚简直都要生冻疮,后来我妈从外面拿了一盆子雪回来,说用雪埋一下就好了。当时虽然觉得不靠谱,却也真这么干了,没想到还真有用。胖子还笑,说什么咱天真这枝小青莲花当年还好没给冻折了。

        早上吃完饭,把该干的活都干完了,我就抄起NS,打开被炉桌开关,缩在里边打游戏。虽然桌子实在不大,但团成一团就很舒服。我正玩着塞尔达的新DLC,闷油瓶就也缩了进来,和我挤在一块。新DLC的任务本来就是压半滴血做任务,闷油瓶这一进来把我搞得心猿意马,总是死,干脆关了掌机,搁在桌子上,翻了个身看他。

        闷油瓶往我耳边凑了凑,说了句“接着玩”,我浑身一抖,腰上痒得可怕。我年纪大了喜欢听苏州评弹,苏州人说话嗲得让人骨头都酥,听着相当舒服;闷油瓶虽然说话语气总是很正经,当然不嗲,但是他只要一在我耳边说话,整个人酥得更厉害。

        我眯着眼睛看他,不信他真能让我继续玩下去。果然闷油瓶和我对视了一会儿,拉过我的脖子亲了上来,却只是浅尝辄止,不带任何情 欲,更像是细致的抚慰,然后认真地看着我。再怎么糙的大老爷们,也是有颗粉嫩的少女心的,何况我本身就是个容易想多的人。看闷油瓶这样我突然就流氓不起来了,脸不知道红没红,倒是烫到可怕。

        匆匆忙忙从被炉桌里钻出来,我赶紧跑到院子里去降温,觉得自己要变成蒸汽机了。闷油瓶就跟在我后面走了出来,当时雪还没停,闷油瓶的面孔在风雪中看得不甚清楚,仿佛和什么重合了。还没等我有什么想法,闷油瓶一把给我扯回了屋里。

        “小哥你不老实啊。”我拍了拍闷油瓶的头,他这时候两手都压在我腰上,力道还不小。他轻轻嗯了一声,眼神非常认真。“那我可得好好管教管教。”我抄起手眯着眼,看着闷油瓶,他点了点头。

 


  337 9
评论(9)
热度(337)

© 私家猫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