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猫爷

独执偏见,一意孤行。

 

【盗墓笔记】【瓶邪】清醒

① @YoYo of Knowhere 的点文,时隔两个多月我总算写完了。

②其实是想了很久,不太敢动笔,不知道写不写得出来那种感觉,总是犹犹豫豫的。

③可能是终结将至,我情绪又不稳定了。昨天晚上睡不着觉,在很不清醒的情况下写了这篇主要写的也是不清醒的清醒。

④写完了算是放下了一块石头,但也不知道有没有达到预期。

⑤传送门:拥雪   偷你回家   得失   总目录


        “走了。”吴邪从冰冷的地面站起来,往前走了几步,突然身形一晃,仰面倒了下去。张起灵就在吴邪身后,伸手接住了他。胖子收拾好了东西,一转头发现张起灵皱着眉头盯着怀里的人看,摇了摇头:“小哥啊,你别担心,天真这就是睡着了,一会儿就能醒过来。”

        张起灵递过去一个略带疑惑的眼神,他知道胖子说的没错,吴邪的呼吸很平稳,虽然神色有些不安,但的确是睡下去了。“真没事,本来还挺危险,你这一回来估计天真这毛病也得不了多久了。”胖子背起包,做了个手势催张起灵赶紧走,“咱先出去,这鬼地方待得胖爷浑身难受。”

        把吴邪过到背上,张起灵跟着胖子往外走,一路上听着胖子一个人念叨着。这几年以来,睡眠对于吴邪来说简直是奢侈品,他需要大量时间推演和谋划;更何况头上悬着把刀,谁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落下来,醒着还有挣扎一下的机会。而就在事情发展到最激烈的时候,吴邪开始出现随时随地都可能倒下睡一小段时间的情况,甚至是在他神经紧绷的时候。吴邪那时候有些绝望,他感觉到身体已经不受自己控制了,但他绝对不能这么轻易的放弃。

        “……用了点冰毒,没上瘾。都是他自己跟汪汪叫对着的时候偷偷用的,当我们不知道呢。平时他身边但凡我、大花、瞎子有一个人在,都不能让他用。”胖子叹了口气,像是想起了什么,抬手撸了一下吴邪的头发,“真他妈不是人过的日子。”张起灵只是安静地走着,心里的感觉太过陌生,他不知道怎么去定义,只是听着吴邪近在咫尺的呼吸声,忍不住偏头蹭了一下吴邪的脸颊。“我估摸着这回天真够呛能放你走,以后他这小脾气要是上来你可多担待着,胖爷我也能帮你拦一拦滴。”胖子背着手,也不管张起灵有没有回应,说了一路,却自此极少提起吴邪身上发生的事情,但张起灵总能从细枝末节察觉到吴邪做了什么。

        一直到进了宾馆房间,吴邪也没有醒过来,胖子也有些惊讶,说以前也就睡个三五分钟,现在看这情况是要睡个长篇大觉,果然是心病。张起灵把吴邪放到床上,给他脱了衣服,全身擦干净,盖好被子。张起灵站在床边,低头看着吴邪,他刚刚几乎数过了吴邪身上所有的他没见过的伤疤,过于敏锐的洞察力让他能感受到每一刀划上去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多大的力道,哪个角度,有多疼;当他抚摸过那些伤痕的时候,它们在他眼里像是重新复苏,一寸一寸嵌入他自己的身体里。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执念,不过大多数人是明智的,他们不会让那件事占据自己的全部精力,毕竟总是要活下去,否则几乎就是自取灭亡;张起灵知道吴邪固执,但没想到他居然固执到这种地步,总是去承担他不必要承担的事情。

        十年的时间,张起灵体会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挣扎,那就是铭记。他从来没有那么努力地想要记住,毕竟他以前做梦都想不到有一天真的可以感受到和世界的联系,或者说,他连做这种梦的素材都没有。

        如果忘记了,就不要再出来了。张起灵无数次这么跟自己说,所幸他最终还是做到了。他害怕吴邪来,又害怕吴邪不来,可最终看到结局的时候,所有的纠结都消失了。吴邪和记忆中很不同了,他无法归纳,简单地说成了一个“老”字。可是现在,张起灵站在床边低头看着吴邪,好像没有太大的变化,他周身围绕着温和的气氛,给人一种绝对安全的感觉,忍不住想要亲近。到底哪里不一样了?

        张起灵微微俯下身,像是想要确定什么似的,吴邪就在这是猛地睁开了眼,可是那个眼神让张起灵心里一紧——是个完全陌生的眼神,空洞,凌厉,带着摧枯拉朽的气势。下一秒钟吴邪伸手掐住了张起灵的喉咙,翻身把他压制在床上,手指收紧。张起灵完全没有抵抗的情况下,吴邪几乎捏断他的颈椎。直到张起灵咳嗽了一声,吴邪才反应了过来,缓缓松开手,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小哥你……干嘛不躲开啊……”

        从来没想过。张起灵压下了喉咙里的不适,静静地看着吴邪,从吴邪一睁眼他就知道吴邪并没有完全醒来,完全凭着本能反应在行动,而现在,他愿意接受吴邪给他带来的一切,承受吴邪所有的情绪。

        吴邪看着张起灵的眼睛,和以前一样,依旧什么也看不出来,但他能从那双眼睛里看见自己,好像有什么被一点一点抹去了。吴邪早就忘了十几年前的自己是什么样子的,但是在张起灵眼睛里的他,那些痕迹似乎都消失了,他只是看见了自己。吴邪挣扎着露出一个微笑,他不能在张起灵面前哭,就只能笑着。还没等他开口说话,张起灵伸手拉他进怀里,一手扣住他的后颈把他的眼睛压在肩上。

        “你哭吧,我不看你。”张起灵在吴邪耳边用气音说了几个字,一瞬间,天崩地裂。吴邪从啜泣到大哭只用了几秒钟,毫无章法,积攒多年的情绪一瞬间爆发。

        事情可以有别人一起承担,感情却只能自己消化。只有吴邪知道这么多年,他近乎疯狂地思考,有一点是为了把脑子里张起灵的最后一点影子挤出去,不敢去想;可是在那些绝境之下,又忍不住拿出来想,好像如果连最后这一点影子都不见了,就真的撑不下去了。吴邪自觉不是个勇敢的人,真正勇敢的人不怕失败,而他不能失败。这么多年,很多时候吴邪的信念,并不是从严谨的推论中得来的,而是通过扼杀自己的疑虑得到的 ,简直可以说运气支撑着活到了现在,所以在他内心深处,是有好好感谢过上天的,好歹他终于有了这个机会。

        张起灵轻轻从吴邪的背脊上抚过,感受着手底下剧烈的颤抖渐渐平缓下来,这次吴邪真的睡过去了,即使偶尔还会抽噎。张起灵缓缓闭上了眼睛,把脸埋进吴邪颈窝,他身上带着明显的烟味,但他依旧能从里面抓住吴邪原本的味道,清淡温和,带着泪水的气息。他在吴邪的耳根留下一个轻吻,近乎虔诚。

        第二天清晨,张起灵睁开眼睛的时候,吴邪坐在床边,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他察觉到张起灵已经醒了,回头看他,一个小小的动作,惊动了空气中的尘埃。“早啊。”吴邪的嗓音还有些嘶哑,逆着光看不清表情,但张起灵觉得他应该是笑了。




  560 11
评论(11)
热度(560)

© 私家猫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