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猫爷

独执偏见,一意孤行。

 

【盗墓笔记】【瓶邪】旅店异闻(上)

①前天躺床上看故事会(某乎)的时候突然起的脑洞,不过写着写着偏了。

②算是庆祝怪物猎人·世界解锁!(这算什么奇怪的理由Orz,虽然毫无关系不过的确如此)

③这篇更完之后,除了贺岁,年前可能只有一篇左右(很可能是左),我年前要沉迷游戏,不然steam春节特惠再买新游戏就觉得对不起库里吃灰的游戏了。

④传送门:老张厨房   很严格   清醒   总目录

        这事说起来也过了将近二十年了,现在想起来还是非常有意思的。那是零几年,我、闷油瓶和胖子一起去广西时候,半夜在南宁下的火车。当时可没有现在这么方便,手机上什么都可以提前预约,周边的旅店都没房间了,我们在火车站上了一辆黑车,司机人还不错,挺热心的,把我们拉到了不算远的一条街上,说这边街上也有几家旅店,就是有家叫“隆顺旅店”别去住。

        胖子把行李搬出来的时候还问了一句为什么,不过那司机摇了摇头没再说话,我们见势也就不再追问,毕竟出门在外,都是陌生人,能提醒一句已经是仁至义尽了,我最后还给那司机多塞了点钱。幸好我们那次没打算去干点别的什么,东西带的不多,就几个登山包,不然坐了那么久火车还得半夜带着行李找旅馆。那条街应该是个类似于夜市一样的地方,但由于实在是太晚了,人都已经散了,只剩下些铁架子和棚子,满地的垃圾和几滩黑乎乎黏兮兮的东西,当时是夏天,还有嗡嗡乱飞的苍蝇蚊子;路灯也没几个好的,相当昏暗,路边几家招牌上的彩灯还闪。

        我们倒是看见了几家旅店,但是其中有几家前台没人,大门也是从里面挂上了锁,喊了几声没有回应;还有几家也没空房间了,到最后只剩下一家还没去,就是司机叫我们别去的那家“隆顺旅店”。其实这家店位置不算偏,也路过了一两次,但是忌惮着司机的话,没敢进去。可现在这情况也由不得我们不进去了,一来明天还得坐很久的长途大巴进山,打听了一下明天中午才有车,而且今天本来都已经挺没力气了;二来闷油瓶算是大病初愈,虽然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也不知道他撑不撑得住。

        胖子和我对视了一眼,耸了耸肩,头往旅店大门那边一点。我琢磨了一下,当地人都觉得不好的旅馆,可能是黑店,不过我这边三个大老爷们,看着应该不好惹,再说有闷油瓶在,管他什么黑店都能打得叫爸爸,倒是不担心;要不然就是有些不干净的东西,那就更无所谓了,我们几个走南闯北见得多了,说不定都见过地面上小鬼的祖辈。

        于是我一点头,带着他们俩人进去了。前台是个干瘦的中年男人,趴在那打瞌睡,胖子拍了两把桌子把他叫起来了,我这才发现这人右眼上还有道刀疤。这刀疤脸看着挺不耐烦,但毕竟是有求于人,而且这店还不知道是不是正经店,我就把胖子挤到身后,满脸陪笑问刀疤脸还有没有房间。刀疤脸虽然一脸凶相,但也没说什么,只是开始翻本,最后才告诉我们就剩俩单间。当时也是累得狠了,没细想,就直接简单做了登记,交上钱;刀疤脸递了两把钥匙给我,我分了一把给胖子,闷油瓶和我住一间——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

        我们的房间在二楼靠后的位置,胖子就在对门。这旅店隔音还非常不好,走在走廊上房间里要是在做什么声音大点的事情能听得一清二楚。找到房间进去之后,一股味差点把我顶出去了,那是一种很奇怪的霉味,还带着很重的水气。我进门之后把门反锁了,硬撑着打开窗户,幸好房间实在很小——摆了一张床和床头柜,还有个简陋的卫生间,除此之外只能勉强走过一个人——气味很快就基本散干净了。之后我简单地洗漱了一下,去摸了摸床,发现并没像我想象中那样长出蘑菇或者霉菌什么的,就穿着衣服侧身躺了上去,虽然这几年在地里摸爬滚打已经没有以前那么矫情,但心里还是膈应。

        这是个单人间,所以床其实不大,两个人睡相当勉强,我就睡靠窗那边,脸朝着窗,闷油瓶睡在我身后。当时我和闷油瓶的关系仅止于睡过几次,别说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我连我自己怎么想的都不知道,所以他失忆了,我内心里有个最隐秘的地方实际上小松了一口气,毕竟也给了我一点空间可以思考一下这个问题。我也想过要不要问一下闷油瓶还记不记得这件事,但又转念一想我要怎么说?“诶小哥你还记得我最喜欢哪个体位吗?”,想想就让人尴尬得睁不开眼;或者我乘人之危把他一把掀翻在床上,露出邪魅狷狂的微笑,“我帮你想起来那些事情,以前都是这样的你不用紧张”,下场十成是被他一脚踹下去还带碾两脚的。

        闷油瓶在我身后的呼吸声相当平稳,我脑子里面胡思乱想着意识就开始模糊,半梦半醒之间,突然传来一声极其尖锐的惨叫,我浑身一颤,猛地睁开了眼睛,但眼前一片模糊什么也看不清。

––––––––––

传送门:旅店异闻(中)

  208 7
评论(7)
热度(208)

© 私家猫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