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猫爷

独执偏见,一意孤行。

 

【盗墓笔记】【瓶邪】老吴的裤腰带捍卫战

①名字太长的雨村,大概是磨合期的故事。

②不讲道理。

③永结同心。

④用了两个ut梗。

⑤传送门:旅店异闻    老张厨房      很严格     总目录


        在雨村这几年过得顺心,身体比起以前好了些,不是我自夸,现在我身材可是相当标准的,买CK的修身休闲裤都来不用腰带,服服帖帖的。系腰带本身就是个习惯,所以我以前从来没想过不系腰带,不过日子一旦过得安逸了,人就容易犯懒。直到某天我早上要到市里办事,但是起晚了,着急忙慌的就没系腰带,后来发现又没什么事,不仅裤子不会掉还省掉一个起床步骤,于是我就从善如流地放弃了腰带。

        这种偷懒的好日子一直过到闷油瓶发现我不系腰带为止,我印象深刻那是一个夏天的午后,我穿了件洗得稍微有点缩水的浅蓝色衬衣,查账查得有点累了,就趴在桌子上小眯了一会儿,睡着睡着感觉后腰痒痒的,本来以为是有个小虫子,就随意一拍,没想到竟然抓到只手。我浑身一哆嗦睁开眼往后一看,闷油瓶刚刚巡山回来站我身后低头看着我,满脸无辜。我问他干嘛呢,这厮也不说话只是摇了摇头,我总不能一直抓着他的手,就放开了,继续做之前的事情,但感觉背后还是凉飕飕的,回头发现闷油瓶站在原地没动,视线落在我背后的某个地方。

        那时我还没反应过来,调整了个坐姿正对着闷油瓶,问他:“你……你难道就没有什么更重要的事情吗?”闷油瓶看着我连想都没想就摇了摇头,我眨了眨眼,若有所思地点了下头,起身把他按到了椅子上,说反正也没事就帮我把帐给查了吧,然后简单给他说了一下,自己溜到了卧室打算偷个懒,脱裤子的时候猛地想到了一件事情,就没急着脱,而是坐在床上自己往后摸了一把,然后一句卧槽差点脱口而出。如果不系腰带,裤子再合身坐下的时候还是会露出腰下的一小片来,我穿那条裤子腰也不高,估计坐在那儿的时候内 裤都被看光了。

        我坐在床边上反手从身后捏着内 裤边,心里琢磨着这不行啊,这腰带还是不能随随便便抛弃,先人还是有智慧的,但那时候已经有一个周左右没系过腰带了,我和小花那种几十条腰带的资本主义毒瘤不一样,我就三条腰带,还是和闷油瓶共用的,也不知道塞到衣柜哪里去了,就没急着找。

        不过醒了之后夜总会有点事情要处理,我忙了起来,这事情就抛到脑后了,等想起来再找,发现哪儿都找不到腰带了。那天晚上我蹲在衣柜前翻下面的抽屉,闷油瓶坐在床上玩手机,我随口问了他一句看没看见我腰带放哪儿了,他说了句没有。我当时手上的动作就停下来了,盘腿坐在地毯上看他,这不正常。按照常理来说,如果他知道就会直接找给我;如果他不知道,就一个一节都不会哼出来,但这次居然跟我说“没有”,那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虽然我在其他事情上不够了解闷油瓶,但在这件事上出奇自信,就加了一句:“那行吧,我明天去买几条,总觉得不够用的。”闷油瓶的手指肉眼可见地顿了一下,轻轻“嗯”了一声。

        从那以后,我发现闷油瓶似乎和腰带结了仇一样,每次解我腰带的时候几乎都是用撕的。本来我没怎么在意,但有天晚上闷油瓶直接把我腰带拽断了。毫无防备地突然听见皮带断裂的一声闷响,我当场吓软了,条件反射地想要推开闷油瓶,虽然没成功却压不住低声吼了他一句你干什么,吼完就后悔了,因为没控制好语气,听起来很像在生气,但实际上只是有点惊到了而已。闷油瓶情绪明显低落了下来,放开我后坐到了床沿上,我还躺在那里没动,看着他的背影心情复杂。

        我大概知道闷油瓶是怎么想的,但是真的不好说出来。以前我和闷油瓶要是有冲突,一般都是我跟他讲道理的,我觉得我们俩过日子没必要扭扭捏捏的,有什么事情说开了讲明白了就好,不然吵架总会伤感情,这样确实没什么,他也的确听得进去,甚至有的时候不需要我说他都能自己明白过来,但不知道为什么有的时候我老是心疼,因为那并不是他的错。

        说白了,很多事情哪有那么多道理,讲不清楚的。我在心里叹了口气,然后开始脱衣服,但留了一件在身上——比起脱光,闷油瓶更喜欢半遮半掩的,按照我这么久的亲身经历,这样对他的刺激更大。我当然知道如果晾他一会儿,他自己就能恢复正常,实际上不需要多做什么,但我就想哄哄他。

        事毕之后我把闷油瓶抱在怀里摸了摸他的头,冥冥之中感受到了也许是这决定性的一模,苟住了日后新买的腰带的性命。



---------------------------------

        最后有一个小问题,最近刚玩完undertale,很想写一个ut的au,不知道那边对于crossover接受度怎么样,有没有知道的小伙伴私信聊一下,或者我干脆不打undertale的tag?


  471 14
评论(14)
热度(471)

© 私家猫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