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猫爷

独执偏见,一意孤行。

 

【盗墓笔记】【瓶邪】戊戌年贺—平安扣(三)

①终于切入正题。

②据说今天情人节?结尾撒点狗粮。

③啊对了,建议大家搜一下王人美的恭贺新禧来听一下,就是文里胖子哼的歌。这首歌搞得我无法按时完成定量,满脑子都是梨儿和橘子。老天爷啊那张专辑里怎么会有这种有毒的歌,不能我一个人洗脑。

④所以明天要不两更要不爆字数。

⑤传送门:平安扣(二)   七层   老吴的裤腰带捍卫战    总目录

 

        我要去的那家玉器铺子其实离吴山居并不远,只是在一条小巷里,不那么引人注目。玉雕师今年六十多,本地人,我跟他相熟八九年,是个大隐隐于市的老匠人了。今年我赌的一块最好的石头并没有全都拿去卖了,私心留了一小块给了老玉雕师,请他帮我磨两块平安扣。进到玉器铺子的时候,老玉雕师还戴着老花镜,手边一堆精巧的工具,趴在桌子上打磨一个雕件,抬头看了看是我,只笑了笑,指了指桌上摆的一个木盒子。

        盒子里放着的就是那对翡翠平安扣。我当时是一眼就相中了这块翡翠的,水头极足的白色玻璃种翡翠上沁了一丝红;中国人向来喜欢圆满纯粹的东西,缺陷美那都是近代才引进的概念,所以说实话这其实算瑕疵,对于这种高档货来说还是挺严重的缺憾,不过吸引我的恰好是这一丝红。其实平安扣形状相当简单,但越简单的东西越难雕琢,老玉雕师到底是功力深厚,这一对平安扣直径不过三公分,外圆内圆都十分匀称,厚薄极其合适,直接看过去都竟然有些透明的意味,一线飘红像是血脉一般蜿蜒开。

        我还在把玩这两枚平安扣的时候,老玉雕师的孙女小滟从楼上蹦蹦跳跳地跑了下来,叫了我一声,等抬起头她已经坐到我边上,往我眼前摆了两卷粗细不同的深亚麻色玉线和放了几颗珠子的浅盘。小滟是做手制中国结的,我之前拜托过她教我编项链。她拿了枚昆仑玉的小挂件,一点一点开始教,话也不多,只是稍作指点。

        人类是仪式感很重的生物,好比一句承诺,一对戒指,一场婚礼,你要说真有用,其实也没有什么,无非是个证明罢了。许多年以来,我已经摆脱掉了很多毫无用处的俗气想法,但想在闷油瓶身上留下可见的属于我的痕迹这种想法却从来没有消退过;许多人视俗如敝履,我年轻的时候也是,活久了才明白,有些俗气说明对这个世界眷恋颇深,还有拼命也想留下来的人。

        闷油瓶从来不在手上戴东西,所以我把这对平安扣编了项链,回头让他贴身戴着——翡翠是很养人的。老玉雕师的店里点着一支线香,隐约闻得到是轻淡的檀木味道;金属和玉石摩擦的声响入耳,却不显吵闹;我在桌前坐着,随着小滟的教导慢慢编着金刚结,内心十分平静。

        人的感情总是有限,当痛苦困顿疯狂纠结悔恨太过之后,就没有力气了,不能像是虚脱一样用尽全部力气去对一个人好。撕心裂肺的感情总是容易让人充实却疲倦,我早过了那个岁数,人老了总得知道自己到底缺什么,不然一辈子像个毛头小孩似的瞎撞,撞得头破血流伤痕累累,勇敢和率直不过是个好听的说法。我私心想把这样安安稳稳细水长流的日子过下去,真的。

        等我编好两条项链的时候,日头刚刚西斜,别过老玉雕师和小滟往我小蜗居走,路过那家发廊的时候看见胖子在人家店里仔仔细细地拖地,我家狗子坐在一边,尤其是阿花在蹭着女人的腿,哼哼唧唧的。我摸着下巴一脸纠结地看着阿花,虽然平时也挺欢脱,但现在看着尤其疯,怕不是没怎么被女人摸过,搞得现在浑身海绵体,一碰就高潮。

        胖子拖到门口看见我,转头跟女人说了句什么,便打开门走了出来。“你这干嘛呢?”我抄着手看他。“看不出来啊?”胖子举了举手里的拖把,“我这不正努力着么。”“那好你先努力着,”我点点头,“什么时候回去?”听了我这话,胖子挠了挠头:“那什么,我就不跟你们回去了。我看这大妹子跟她闺女俩人过年孤苦伶仃,挺不落忍的,你们那边又不缺人,我就留在这儿照顾她们呗。正好你看还能帮你看着狗子。”我眯起眼睛看他:“你就……没点别的想法?”“那哪能没有啊。”胖子嘿嘿笑了两声。我叹了口气,答应了他。胖子转头回去的时候心情颇佳,只是嘴里哼着“香香的圆圆的”不知道什么调子。说句酸话,胖子这人看着风流,骨子里深情得很。

        回到小蜗居的时候,闷油瓶正在厨房里做饭,我偷偷摸摸把盒子放进卧室,然后才洗了手坐到餐桌边上等吃饭。我趴在桌子上看着闷油瓶的背影,几道菜同时进行,也还是行云流水有条不紊。看着看着我忍不住把脸埋在胳膊上笑了,天哪,多神奇,这个人是我的。

        晚上我先躺在了床上,戴好了我自己那枚平安扣,另外一枚就放在床头柜上。等闷油瓶洗完澡回来我听见他在床边上站了一会儿,回头看他的时候,他正俯下身来,撑在床上看我。闷油瓶头发还没有干,水滴从发梢流下来,最终浸湿了玉线。我伸出手按住了湿润的线,慢慢下移碰触到了那枚平安扣上,还是凉的,但我知道不就之后就会沾染上体温。

        我看了闷油瓶一会儿,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指了指他的裤裆:“你给我冷静点,明天还得回我奶奶家呢。”实际上我在被子里面也按住了我的小兄弟,心里默念你也是。

-------------------------------

传送门:平安扣(四)

  349 7
评论(7)
热度(349)

© 私家猫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