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猫爷

独执偏见,一意孤行。

 

【盗墓笔记】【瓶邪】沙漠

①不太好分类,先扔雨村里边放着。

②大西北这地方是真好,野,狂,却带着三皇五帝的贵气和从容。

③这文可能看着没前没后的,甚至不合理,因为这是昨天午休时梦里的一个场景,没有人,只有这个场景。醒来的时候几乎感动到哭,忍不住写了出来。

④作为沿海人,还没见过沙漠,所以梦里沙子的质感更像是海滩,但我四周环绕了很久没看见海,所以觉得,这一定是大西北的荒漠。

⑤传送门:千面老张    全麻   干燥    总目录


        一个初夏的季节,我载着闷油瓶取道G20国道过陕西进入银川,途经靖边县时经过了毛乌素沙漠。我当时把车上所有车窗都摇了下来,车速飚到了150,干燥粗砺的风从裸露的皮肤上划过,甚至产生了皲裂的错觉。不过心情倒是挺不错,因为这并不是孤立无援勾心斗角的境地,我有充足的补给,明确的落脚点,安排好的线路,甚至闷油瓶都好好地摆在副驾驶上,没有任何需要担心的事情,我甚至有心情迎着夕阳哼个小调。

        太阳落山之前我开车直接进了路边的小旅店,休息一晚上明天继续赶路,小旅店背后就是一片沙漠,看样子还是没开发的一片沙漠,毕竟说实话这地儿前不着村后不着店。

        次日清晨,我看着一颗红艳艳的小太阳从沙丘后边爬上来,实在忍不住,借了店老板的沙漠车带着闷油瓶开进了沙漠——日出的时候人总是情绪饱满的,觉得自己无所不能,忍不住要野一把。

        一直到开进沙漠,四周都看不到边际的时候,我的眼镜突然被摘掉了,我有些迷茫地看向闷油瓶,不太清楚他的用意,直到他扑过来咬住我的嘴唇我才反应过来,我他妈是在开车啊,还要不要命了?不过转念一想,大沙漠里边哪有什么路哪有什么车,就干脆扔了方向盘,扣紧闷油瓶的后脑勺,开玩笑,爷是谁,不亲得你翻白眼我跟你姓。

        结果是我被亲到喘不上气来,一脚踩下刹车,靠在车座上平稳呼吸,等目光能聚焦了才发现,不远的地方就是一片可怜兮兮的沙漠灌木,幸好没有撞进去。

        我本来没打算进沙漠,所以穿的鞋并不适合走沙滩,看着闷油瓶从车上下去,我也只好把鞋留在车上,赤脚走下去。太阳出来不久,砂子残留着夜晚的凉气,却带着一丝诡异的温暖,我追上闷油瓶问他下来干嘛,他停住了脚步,回头看了我一眼:“别弄脏人家的车。”我一个愣神的功夫,天上劈了数道惊雷,狂风骤起。我突然大笑,跑了几步去勾住闷油瓶的肩膀,几乎是扯着嗓子在喊:“看见没有,老天爷都不帮你!”说完我就想把他往车里拉,沙漠里的雨虽然烈而且几乎看不出征兆,但来得快去得快,这时候已经霹雳啪啦下了起来。我拉了两下发现根本拉不动他,又转回头看他,他突然把我扯过去,在我耳边近乎轻声细语,却带着盖过雷雨的强大压迫感:“那又怎样。”

        不过几分钟的工夫,雨已经停了,我被淋了个透湿,但是爽得要命。我被闷油瓶拎到一潭浅水边上,干脆利落地除掉所有衣服,甩在沙滩上,所有水分将马上会在太阳的淫威之下蒸干。那潭子水最深的地方不过淹到大腿,我站在水里,抬头看闷油瓶脱衣服,看见他腿间沉甸甸的一副东西,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这时候就不得不佩服闷油瓶的观察能力,我不过是喉结上下滑移了一下,他居然就发现了:“馋肉了?”我直接骂了一句,把他勾了下来——这潭水还不知道能坚持多久,不如大家赶紧痛快了事。

        这场幕天席地的野合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地平线好像都在缓缓移动,反光刺得我几乎睁不开眼;身子下边是松散的沙砾,根本抓不住,连砸上去都没有实感。我应该是很投入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却注意到了很多奇怪的东西,我看见不远处那从灌木突然间爆出了绿叶,在争夺这点水分拼命地进行光合作用,以等待下一次暴雨降临;一只枯叶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飞过来,停在我指节上,翅翼缓慢地翕张,之后我甚至不敢让那只手有任何颤动,以免惊走了它。

        高潮过后,我呆呆地看着那只枯叶蝶飞走,直到闷油瓶的手从身后伸过来遮住我的眼睛,在我肩膀上不断啮咬,我才从灭顶的快感中回过神来。幸好老流氓还有最后一线理智,射在了外面,我就着剩下不到十公分深的雨水凑合洗了一下,把衣服上的沙抖干净又穿了起来。

        回去的时候我揉着腰走在前边,一边走一边骂闷油瓶,骂着骂着突然听见他叫了我一声,我回头看了他一眼,他却只是摇了摇头,似乎没什么要说的。我抬头想了想,等了他几步。我这个人,就算别的不行,还是有足够的安全感可以给人的。



  525 12
评论(12)
热度(525)

© 私家猫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