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猫爷

独执偏见,一意孤行。

 

【盗墓笔记】【瓶邪】二四六七八

①雨村琐记,题目超过五个字就不加前缀了_(:з」∠)_。

②我上个周没有摸鱼哦,做游戏做到头疼,怪不得程序员早秃,我还只有一个人做兼着剧本和美工Orz。

③其实我更喜欢小跳蛙……不仅“给我一双小翅膀就能飞上太阳”,而且还+1s。

④传送门:剪风   举否    沙漠     干燥     总目录


        我自认为自己的精神力是很强的,具体就体现在睡着的时候,只要意识到自己在做梦,就能够控制梦境走向,结局不满意甚至可以重新来过,像存档一样。但做有些梦非常特别,是费洛蒙的残余,虽然不能在摄取蛇毒的第一时间读取那些内容,但会储存在我脑子里的某个地方,在不自觉之中调取出来,大部分是以梦境的形式呈现的。在做这些梦的时候,我的身体是一直醒着的,让我意识到不是现实,无法控制。

        久而久之我就养成了记录梦境的习惯,光手机记事本都已经有近十万字,说不定那一部分就能把我整理出来的笔记上的空白填上——大概是写了十多年笔记了,养成了癖。因为这些梦很不规律,比如前一个场景我还在自己少年时期的回忆里,一转身就进了深山老林,所以导致我一醒来,只要做了梦,就会把全部内容迅速整理好,否则三两分钟之内,细节就会模糊;五分钟之后,梦的内容全部消失。

        不过自从我停止摄取蛇毒之后,特殊的梦就很少发生了,但这个记下梦境的习惯留了下来,有些很有意思。

        有天凌晨快两点我醒过来之后倚在床头,揉着额角。前一天晚上应该是做了个梦的,可半点内容不记得不说,头还难受,像是塞了一团棉花进去。闷油瓶在身边动了动,头顶在我腰上蹭了一下,伸手扣住我的脖子往下压,在耳根后轻轻咬了一口。我顺着他的力道又滑回了被子里,纠结一会儿之后,问他刚刚我有没有说梦话之类的。闷油瓶沉默了一会儿,才回答我:“说了。”

        我噌地一下从他怀里钻出来,就差没掐着他脖子摇晃了:“我说什么了??”闷油瓶清了清嗓子,然后用我的声音,唱了首儿歌,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闷油瓶用他自己的声音唱歌虽然挺好听,但是跑调跑到作曲都不认识;不过他只要听别人唱过,就能模仿那个声音一点不差地唱下来。看现在这个全在调上的情况,大概真的是我自己唱的。

        我先是懵逼了半秒钟,在闷油瓶唱到“警察叔叔”的时候,伸出一只手捂住了他的嘴,另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脸,然后跟他说,忘掉这首歌的调子吧,就当今天晚上什么都没发生。

        然而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过了一周左右,有天早上闷油瓶又对着我唱了首儿歌,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他模仿我的声音是极像的,从语气到习惯,甚至连我自己都察觉不到的细节都一模一样。曾经有次我不在家时我妈打电话给我,正巧手机放家里了,闷油瓶替我接了电话,用我的声音和我妈聊了将近十分钟,直到电话挂断都没被发现任何异常,还被胖子录了视频传到朋友圈里,一时间传为佳话。由于他一脸面无表情,却用我相当轻松的语气唠家常,甚至有人怀疑是双簧。

        可想而知,听到仿佛录音一样的“二四六七八”的时候,除了心态有一点崩,更多的是好奇——我究竟做了什么样的梦呢。

        结果当天晚上我就又做梦了,而且是很久没有做过的那种由费洛蒙引起的梦境,梦里的那个“我”刚走进一扇快烂光了的木门,突然天旋地转,我直接走进了间幼儿园教室,鹅黄和嫩粉的墙,各处摆着玩具,一排小桌子小凳子,一群小朋友在玩闹。我再低头一看,夭寿了,我自己好像回到了四五岁的时候。

        这梦境我居然无法控制,只好看着自己走到桌子边上摆积木玩,刚摆好个小房子,发现有个老师走到了我身后。站得太近,我使劲抬头也看不见脸,只听见说话的声音:“今天还是吴邪小朋友给大家唱首歌吧。”这他妈是闷油瓶的声音,我浑身抖了三抖,梦里小小的一只自己声音里带上了哭腔:“老师,我真的只会那两首……”

        第二天早上我站在床边穿衣服,系好第一颗纽扣的时候,闷油瓶刚好从洗手间出来,我就跟他说:“我昨天晚上梦见你找了个新工作,幼师诶,这得多牛逼的幼儿园啊。”闷油瓶没什么反应只是点了点头,等到我系上最后一颗扣子的时候,他却突然开口:“那吴邪小朋友给大家唱首歌吧。”我愣住了,他这句话和我梦里几乎是一样的,不由自主就回答:“老师,我真的只会那两首……”

        闷油瓶若有所思,突然一笑:“那要怎么办呢?”我反应过来后也不甘示弱地笑了回去:“提个醒,现在体罚小朋友后果可是很严重的哦。”“也不算吧。”看着闷油瓶朝这边走过来,我条件反射地抬头看了眼钟,还好,时间充足。

 


  407 10
评论(10)
热度(407)

© 私家猫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