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猫爷

独执偏见,一意孤行。

 

【瓶邪】【校园paro】Flamenco(2)

①最近没写啥新的东西,翻了翻存稿居然还有点,果然存稿就是海绵里的水,挤一挤还是有的。

②主要是想要赶在清明发一下游戏宣传,所以搞得很累,不过打算放松一下,今天中午十二点半和明天会直播和水友玩《Human:fall flat》→直播间

③以及神tm这个大学paro还有2,Orz。

④传送门:Flamenco(1)   沙漠     干燥     总目录

        我们学校的体育课,晨跑算了一部分成绩,选了就要天天早上打卡。后来有老师跟我们透了底,跑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得让学生早上起得来床啊,不然早课出勤率着实堪忧。当我得知这一点的时候,简直无语凝噎——实在是太有道理了。

        夏天还好说,冬天就太折磨了,打卡时间是早上六点半到八点,根本没法从被窝爬起来。我倒还好,因为闷油瓶每天早上七点都会提供叫醒服务。但这个叫醒服务十分别致。一群大老爷们晚上睡觉从来不锁门,所以每天早上七点,闷油瓶都会进我宿舍,一开始没习惯的时候,他是一点一点把我摸醒,毕竟猛地叫起来对心脏不好,后来我生物钟就形成了,早上一睁眼,就能看见闷油瓶撩着床帘站在我床边露出双眼睛默默地看着我,降温效果极佳。曾经我对床早上起来撒尿直接被吓到大嚎一声吵醒了整层楼,而且还尿出来几滴;后来那哥们死活要锁门,我就等他锁完门再悄咪咪地打开,不过他也不是个细致人,锁了四五天就没再去锁了。

        有次冬天的一个周末,闷油瓶家里好像有事情回去了一趟,要周一下午才能回来,我在早上的时候习惯性地睁开了眼,脑子里天人交战:我不能对不起闷油瓶啊,他这才不在几天我就荒废了早起像什么话;可是……可是被窝这个小婊砸啊……挣扎了一会儿,我还是采取了一个折中的办法,我虽然起了床,但只是在睡衣外面套了一件长羽绒服,准备打完卡就跑回来,羽绒服一脱直接钻进被窝,两全其美两全其美,不由得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

        当我美滋滋地小跑着回到宿舍的时候,却发现闷油瓶靠在我宿舍门外,像是在等我。看见我过来,他直接上手扯我羽绒服的领子,我连忙抓住他的手:“哎哎哎干嘛呢公共场合注意点。”但这时候我睡衣领子已经被揪出来了。

        闷油瓶默默打开自己宿舍的门,把我扔了进去。每当这种时候我心里都会怒吼,为毛他一个人非要住四人宿舍啊,单出来就不能直接去校外租个房子么。他跟我使了个眼色让我到床上去,我摇了摇头,这也太不科学了,我仿佛一只鱼,被人吃本来就很惨了,难道还要自己从水里跳出来甩掉鳞片再送到大爷嘴底下么?没门。

        不过他也不勉强,只是把椅子拉过来坐下,然后把我拽了过去扣在怀里。我果断放弃了挣扎。闷油瓶力气是极大的,这一点我早就痛彻心扉地体会过了。

        我看见放在一边还没打开的行李箱,决定先发制人,问他不是下午才回来么。他这时候已经把我的羽绒衣扒掉了,语气却极其淡定:“回来监督你。”我简直瞠目结舌,真是先发制人,不过我自己把自己制死了。“抓到了只偷懒的小猫。”仔细听的话,闷油瓶这句话里居然还有笑意。

        闷油瓶把长羽绒服扯掉铺在地上,然后把我压了上去。我叹了口气,觉得这时候不说话实在太怂,酝酿了半天觉得裤子挂不住了的时候才憋出一句话:“我说……咱能快点么,我三四节还有课呢。”说完我就直想抽自己几巴掌——妈的更怂了。

  117 3
评论(3)
热度(117)

© 私家猫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