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猫爷

独执偏见,一意孤行。

 

【癸阳夜话】【瓶邪】化猫

①本来名字叫“公然抱猫入竹去”。一个类似于聊斋的故事,竹子精和猫妖Orz。

②是,是文言……篇末有白话译文,仅供参考,但译文非常非常非常不建议阅读Orz。

③文言也要猫耳猫尾(滑稽.jpg)。

④其实吧我写着写着突然觉得,老张当年是真的想留下来吧,毕竟真正想离开的人是不会说再见的。

⑤传送门:Flamenco(2)    二四六七八   沙漠     干燥     总目录

 

        天极十二年,余进京赴试,及昏暮未见逆旅。旋闻天滚鸣雷,缘路疾窜,忽见兰若,心大喜。挝山门,一僧延至客宿。床头有弱冠一人,身长八尺有余,面如冠玉,目若朗星,更兼荣曜秋阳,华茂春松,言语可亲,举止不俗。余奇之,问所从来,自云家住杭州,乃吴氏子孙也。

        时骤雨遽至,阴云漠漠,窗牖黯然,飞廉回旋,入耳高低若巨浪,浮埃碎石走仓皇。中庭杂植竹木,亦飒然作响,扑簌乎千叶竞动,如坠幽冥。余大惧,两股战战,神魂俱失,吴生则抚案笑曰:“雨盛为瑞,先生何至于此!”遂执剪拨烛,语余一故事。吴生调若清泉,泠泠然娓娓道来,余不觉归梦,东曦既上,烛有余温而不知吴生之所之也。

        忆吴生所言,心生感慨,遂录其所述,以遗后人。

        杭州吴氏者,地方之大姓也,富埒王侯,往来贵胄,代有名士,门楣光耀。吴邪者,吴太公之长孙也,初以拔萃选及第,授杭州刺史,每赐洗沐,辄至剪风阁览卷。阁仅容膝,俯仰无非书者;屋后生丛竹,枝叶繁茂,蓊蓊郁郁,然日出虽有清阴,风过并无清声,时人甚异之,皆曰有怪,不之近也。邪自幼读于此,闻言哂曰:“竹若为怪,亦为雅怪,何惧之有?”常摆酒于阁中,前陈一空杯,问之则笑曰:“恐慢竹之怪矣。”邪素性洒脱,由是可见一二。

        会值清明,俗于是日出游,席间观弈,得一残局,俟其归,则摆之于案,百思不解,更以春光明妍,惠风和畅,不觉入眠,天暝始寤,惊见局中新着一子,奇也妙哉。邪大喜,如获拱璧。然遍寻阁內不见人踪,问门僮,亦言无人。盖以鼠啮书,阁中畜一狸奴,当是时卧于杌凳,邪执其爪喃喃曰:“其为君邪?”狸奴不应,兀自瞑去。

        居数日,邪置局,假寐于案,阴见一男子飘然入室,青丝垂领,神光逸达,意致清越,丰采甚华,而色甚默然,不似凡人。张目视之,其还身欲走,邪即曰:“余非鬼怪,先生勿惧焉 。”询其姓字,曰:“姓张,无字,相见可呼灵。”始是为莫逆之交。迩后邪至阁中,时见灵傍案以弈,或凭几以阅;每与饮,诉之以郁结,享之以趣闻。共处日久,觉其讷于言而敏于思,不假辞色而关怀入微,以是好慕之情日笃。旦则论典籍,议经纶,评说国事;暮则享云雨,熏兰麝,乐方未艾。尝见灵形销于竹林 ,知其非常人,然亲狎既久,亦不惧也。

        辗转移时,如是半载,忽告邪曰:“相别有日矣。”惊问之,然不欲言。一日至阁中,遍寻不见灵踪,往来呼号者凡三迄无影兆, 复不知灵何所之矣。越旬日,偶闻一老农叹曰:“此竹林之将死矣。”邪大骇, 问其故,乃对曰:“甲子为期,花繁竹灭,此天地之道也。当吾始龀此林既成, 今已六十有三矣。”邪顿觉神魂俱失,目眩睛涩,枯坐阁中,气休休若将澌灭。 家人大恐,问之不答,欲强使邪归。见狸奴卧于案,乃自念:倘得身为狸奴,可与君共灭矣。心方注想,身已化狸奴,骤然欲入林,然狸奴已寿,委顿于林前, 但见枝叶殄瘁,更无颜色。思及幼年攻读劳累,每憩于案上,觉见衾袍遮肩,问媵人皆言不知,得无灵乎。立时邪身已卒,狸奴亦僵卧气绝。

        适逢雨云埋山,轻雷既落,万丝飘零,珍珠乱撒,润狸奴毛皮,泽竹下泥土。期日之间,竹生新笋,灵自林內移步而出,形貌依旧而神有疲色,见狸奴则垂目以叹,抱尸入林,以精元养其三日乃苏。邪急诉衷肠,嘤咛不似人声,灵因笑曰:“娘子勿躁。”邪甚羞怯,以齿啮之。比及七日始化人身,惟耳与尾不去。

        问灵以当时之事,答曰:“竹之遭劫,遇细雨魂则不灭,逢狂霖形则不死。原算三月无雨,余当去前尘以重生,不知其为何。”邪叹曰:“苍天之意何其难测也欤!”感慨既罢,缠绵之意已镂肺膈,抱邪于春床,遂相缱绻。衿襦甫解,贯革直入,邪赪颜彻颈,温若处子。

        其后邪弃人身而为妖,常伴灵侧,不惧兰若,无畏僧道。越甲子则寻雨盛之所以养灵,已数百载也。

        尚一先生曰:大限将至而惜别,是为不舍;知其殆殁而相守,是为不弃。世间之难事,莫过于此。盖以此诚动天,甘霖乃降矣。

 

译文

        天极十二年,我到京城参加考试,到了黄昏也没有见到旅店。这时候听到天上传来雷声,沿着道路快跑,忽然看见一座庙宇,心里十分高兴。敲开山门,一个僧人引我到了客宿。床头有个弱冠少年,身高一米八多,面貌温润如玉,眼睛灿若晨星,更有容光焕发如秋阳,风姿优美如青松,说话亲切,举止脱俗。我对此感到惊奇,问他从哪里来,他自己说家住在杭州,是吴氏的子孙。

        这时忽然天降大雨,黑云满天,窗户阴暗下来,疾风回旋乱刮,雨声听起来高高低低宛若巨大的海浪,漂浮的尘埃和碎石块到处乱跑。中庭间杂种植着竹子和树木,也飒飒发出响声,扑扑簌簌所有叶子都竞相颤动,仿佛坠入了地府之中。我十分害怕,两腿发抖,精神和魂魄都丢失了,吴生轻拍着桌子笑着说:“雨下得大是祥瑞啊,先生哪里至于害怕到这般地步!”于是拿起剪子拨弄烛芯,给我讲了个故事。吴生说话的声音像是泉水般轻灵动听,娓娓道来,我不知不觉进入梦境,太阳出来以后,蜡烛还有温度却不知道吴生到了什么地方。

        我回忆起吴生说的话,心里生出感慨,于是把他说的故事记录下来,来留给后来的人。

        杭州吴氏是当地的大户人家,富贵能与王侯相比,来往的都是有身份的人,每代都出闻名之士,家族十分显赫。吴邪是吴太公的长孙,当初因为科举考试及第被授予了杭州刺史一职,每次放假都会到剪风阁看书。阁子不大,到处除了书没有其它东西;阁子后面生长着一丛竹子,郁郁葱葱,不过日出的时候虽然有阴凉,但风刮过却没有声音,当时的人们对此感到诧异,都说这里有鬼怪,不靠近这里。吴邪从小在这里读书,听到这话哂笑着说:“竹子如果成了鬼怪,也是文雅的鬼怪,有什么好怕的呢?”他常常在阁子里摆酒,面前放一个空的杯子,问他,他就笑着说:“唯恐怠慢了竹子的鬼怪啊。”吴邪素来生性洒脱,从这件事可以略见一二。

        正好赶上清明节,风俗是在这一天出门游玩,吴邪在酒席上看人下棋,得到了一局残棋,等到回来,就把它摆到了桌子上,怎么思考也没有解答。再加上春光明媚,微风和煦,渐渐睡了过去,天黑才醒过来,惊讶地发现棋局中下了一枚新子,极其玄妙。吴邪十分惊喜,如获至宝,但是找遍阁子也没见到有人,问了门童也说不知道。因为有老鼠咬书,阁子里养了一只猫,这是躺在凳子上,吴邪捏着它的爪子喃喃自语:“难道是你吗?”猫不理他,自顾自睡了过去。

        过了几天,吴邪摆了一局棋,在桌子上假装睡觉,暗地里看见一名男子走进房间里,青丝垂在衣领上,十分超逸,气度清雅,风采照人,但神色十分冷淡,不像是平常人。吴邪睁开眼睛看他,他转身想走,吴邪马上说道:“我又不是妖怪,你别害怕啊。”询问他的姓和字,他回答说:“姓张,没有字,见到我可以叫起灵。”从此开始成为了莫逆之交。从这以后吴邪到阁子里来,常常见到张起灵在桌子边下棋,有时靠着小几读书;吴邪常常和他喝酒,跟他分享心中的郁结和有趣的事情。相处久了,吴邪发现他虽然不爱说话,但见解独到,不装腔作势但很照顾人,因此一天比一天喜爱仰慕。白天就在一块讨论诗书和国事,晚上就一起睡觉。吴邪曾经看见张起灵的身影消失在竹林里,知道他不是人类,但是亲热久了,也不害怕。

        时光飞逝,这样过了半年,张起灵忽然告诉吴邪:“离别的日子就要到了。”吴邪十分惊讶,问他原因,他也没有回答。有一天吴邪到了阁子里,到处都找不见他的踪影,来来往往叫了很多次也没有回应,再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过了十几天,吴邪偶然听到一个老农叹气说:“这片竹林要死了。”吴邪十分害怕,问他原因,老农回答:“以六十年为期限,花开了竹子就要死掉,这是天地间的道理。我刚长出乳牙的时候就有了这片竹林,现在我已经六十三岁了。”吴邪顿时感觉丢了神魂,眼睛眩晕干涩,在阁中枯坐,气息微弱像要消失。家人十分惊恐,问他发生了什么他也不回答,想要强行带他回家里。吴邪看到猫躺在桌子上,心里想到:倘若我能变成猫,就能和你一同毁灭了。心里刚刚这么一想,魂魄已经附到猫身上,想要赶紧进到竹林,可是猫的年纪太大,摔倒在了竹林前,只看见竹林枝叶零落,失去了光彩颜色。吴邪想到自己幼年在这里读书读累了,常常趴在桌子上休息,醒来看见有袍子盖在肩上,问了仆人都说不知道,大概也是张起灵做的吧。这时候吴邪原身已经死了,猫也僵硬没了呼吸。

        刚巧赶上阴云蔽日,打了几个轻雷,下起了雨,湿润了猫的皮毛和柱子下的泥土。一天之间,竹子生出了新笋,张起灵从竹林内走出,样子没有变化,只是神情十分疲惫,看见猫就垂下眼睛叹了口气,抱起尸体进入了竹林,用元丹养了三天猫才复苏过来。吴邪急切地想要说话,但发不出人声,张起灵因此笑着说:“娘子不要着急。”吴邪很害羞,咬了他一口。等到七天之后,吴邪才化成了人形,只有耳朵和尾巴没有消去。

        吴邪问张起灵之前发生了什么,回答说:“竹精遭遇劫数,如果遇上小雨魂魄就不会消灭,遇上大雨连身形都不会消失。本来推算三个月内都不下雨,我应该会忘记一切获得新生,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吴邪叹了口气说:“谁知道老天爷在想什么呢。”感慨过后,他们睡了一觉。

        这之后吴邪放弃人身做了妖怪,一直陪伴在张起灵身边,不畏惧庙宇和僧道。每过六十年就寻找雨大的地方来滋养张起灵,已经过了几百年了。

        尚一先生评论道:快要逝去会道别,这是不舍;知道人大概是死了却守在一起,这是不弃。人世间没有比这更难的事情了。大概是这种诚意感动了苍天,才下了雨吧。

  389 33
评论(33)
热度(389)

© 私家猫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