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猫爷

独执偏见,一意孤行。

 

【盗墓笔记】【瓶邪】无人区(一)

①新的中短篇,写的新疆沙漠无人区那一带。

②我最近大概是和大西北的沙漠杠上了Orz。

③传送门:沙漠    化猫     二四六七八    总目录

 

        春天还没开始的时候,我正在家里帮兽医按着家里的小猫,准备绝育掉,以免春天来了以后小家伙给我搞点什么事情,毕竟今年大概会有点忙活,没法在家里照看着。还没等兽医下手,我接了个电话,是坎肩打来的。

        坎肩算是我调教出来最合心意的伙计,我逐渐放下的那些事情基本都交给了他,很省心,不过这次却带来了个不太好的消息。我的盘口目前在渐渐洗白,现在占主要的是翡翠和玉石,所以在云滇一带生意比较多;但还有一部分在新疆,涉足的基本是和田玉明料。当年我亲自打点好玉龙喀什平原上主要的几个玉器商之后,那边的事情基本就全盘放下不再过问,因为和田玉比起翡翠简单得多,主要看白度,细度和油润度,让几个熟悉这些的伙计打点就够了,我也就定时查个账。年后原本是要从和田送一批籽料直接到北京那边,由胖子的盘口接手,预计这几天就要到了,但坎肩这个电话却跟我说,那边的人出了点问题。

        过年那阵子那一带起了冲突,大街上常有人拎着钢管砍刀火并,新闻提得倒不多,也没多大社会反响,但事态应该不是小打小闹。我当时还打电话问过坎肩那批货怎么样,情况实在不好就不急着发了,但坎肩说问题不大,让我放心。

        结果这批货还真就出问题了。坎肩跟我说,一开始确实没人愿意跑,但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有个姓刘的老炮儿说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就接了这趟活。老刘是当地的,本来世道不太平,让他走国道,但说什么也不听,毕竟走新疆运费极高,司机们的想法向来就是省下多少都是自己的,这人仗着是老手,还是走了塔克拉玛干沙漠的无人区。前两天还算正常,到了第三天卫星电话死活都联系不上人,又过了一天还是找不到,这才觉得可能出事了。虽然说我们现在的生意都是干净的,但难免人在雷子那边没点案底,所以遇上事情还是不怎么敢跟雷子接触,说实话这点还挺苦恼,再怎么洗白都不敢说自己是良民;而且雷子这办案速度,实在有待商榷。

        我把小猫留给胖子按着,自己回到堂屋里边听电话,闷油瓶本来坐在椅子上发呆,我进来之后他就把头往我这边偏了偏。我刚接到这通电话的时候心里就隐隐有些不安,在闷油瓶身边坐下——我对他有一种无法破除的依赖感,他不在还好,一旦他在,我就只有在他周围的时候是感觉最安全的。

        “不对吧,”我接过闷油瓶给我倒的茶,喝了一口理了理思绪,“你还有事瞒着我。”我很早的时候就和坎肩说过,除非爹死娘嫁人,否则别打电话给我。眼下这情况就两种可能,第一,老刘连着货物叫人劫了,但这种可能性极小,我们也不是第一次合作,这人是个狠角色,在这条线上跑了小四十年,一直跟他两个兄弟一起,倒是闲着没事劫过外地人的车玩儿,算是这条线路上的一霸;第二,老刘抢了货跑了,他之前干过这种事,但无奈极其鸡贼,撇得干净,从没给人留下过把柄。如果这次只是一车籽料,那么问题不大,我虽然穷但不至于赔不起;可电话都打到我这儿来了,恐怕不只是一车籽料的问题了。

        果然坎肩笑了两声,不尴不尬的:“我,我当时派了几个人去找他来着……结果,结果吧……”“都没回来。”我把那杯茶往桌子上一搁,闭了闭眼,觉得有些头疼。我知道坎肩跟老刘一直不对付,但这人又实在是有本事,很多时候还得靠着这条地头蛇,只能忍气吞声;我就怕这样久了会出事,所以后来新疆的买卖都交给了王盟,因为他怂;可王盟现在不是我的伙计了,手上暂时没有特别合适的人,就让坎肩暂时带几天,没想到就这几天就能给我出点事。但这不赖坎肩,我不该抱着侥幸心理,这主要是我决策的失误。我向来不害怕钱没了,我怕的是人没了。

        刚闭了会儿眼,就感觉到闷油瓶的手压在我肩头上,轻轻握了握;我没睁眼,只是偏头在他手背上蹭了蹭,然后才把手机开了免提放下来,看着坎肩发过来的地图。人基本是在且末县西边一片区域联系不上的,坎肩给我在那边画了个圈,我看了一眼,就打算挂电话,但坎肩支支吾吾的。“等这事解决了再追你的责,别着急。”我知道他在想什么,也不藏着掖着,“你现在马上在敦煌准备一批物资,具体的东西我待会儿发给你,带两个机灵的伙计在那边候着。”

        说完没等回应我就挂了电话,蹭到闷油瓶坐的那张极大的圈椅上,挤了挤他勉强坐下去,有一半身子靠在他怀里,边查天气边问他我三叔最近有没有跟他联系。闷油瓶摇了摇头,我点了点头——很好,这个壮丁算是拉上了。

        这时候胖子抱着刚刚绝育完的小母猫走了进来,我把手机撂在一边接过小猫慢慢撸着,顺便跟胖子说:“咱明天去趟敦煌玩吧。”胖子马上一脸惨不忍睹的表情:“又出事儿啦?我说天真,事儿怎么老紧着你来啊?”“大概是命好吧。”我往后仰了仰靠在闷油瓶肩上,捏着小猫的耳朵叹了口气,阿花也跑过来挠着我的小腿争宠。胖子笑骂了一句,出门打电话应该是安排事儿去了,很快就回来问我什么时候出发。

        我站起来把猫塞回胖子怀里:“明天上午的票。得赶紧的,要不然再过几天沙尘暴就要刮起来了,能把咱直接吹过昆仑山。”

--------------------

传送门:

  211 7
评论(7)
热度(211)

© 私家猫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