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猫爷

独执偏见,一意孤行。

 

【盗墓笔记】【瓶邪】无人区(二)

①努力学习迅速入题Orz。

②玩了个小双关(滑稽.jpg)。

③过几天,大概会有雨村日常更新吧大概Orz.

④传送门:无人区(一)   沙漠    化猫     总目录


        我们在第二天的傍晚抵达了敦煌。坎肩带着两个人在蓝宝石酒店门口等我们,我跟他打了个招呼后就抓紧时间在天黑之前检查了一下装备,坎肩是跟着我进过沙漠的,东西准备齐全,两台车都已经进行了改装;不过这次倒是没有带任何的违禁物品,从敦煌往西是很敏感的地区,最近几年不比以前,越查越严,看见违禁品直接按地上根本不给机会解释,这次时间太紧张,没办法做更加充分的准备,不带违禁品的话可以假装是自驾游——为了装得更像,我还带了单反——如果驻军心情好甚至可以不扣车。

        “就带了一箱白的啊,这哪够啊。”胖子看着车上的存货,咂着嘴摇头。我回头瞄了一眼闷油瓶,他没有什么反应,于是我放心地让坎肩再去买一箱白酒。沙漠里御寒喝白酒是土法子,虽然科学证明了喝酒死得更快,但情况和情况是不一样的——如果是干坐着等救援,那重点就是苟住;如果要逃命,就得维持意识清醒。再往西走就剩下戈壁荒漠,当地只有西夏啤酒卖,我第一次进无人区的时候没经验,那玩意儿贵不说,还一点劲儿没有,喝十瓶就和喝水没什么区别。

        晚上我们六个人都在一个房间里,边吃饭边修改路线,尽量绕过岗哨,但也需要适当进几个休息点补给。严格来说西北戈壁并不存在无人区,长年以来的运输、地质勘探、环境保护和石油开采,使沙漠荒原之中会出现休息点一类的地方供来往的人们落脚;即使如此,这些地方依旧人迹罕至,我独自进入沙漠,最高兴的事情就是开车时迎面有另一辆车。

        这条路线是这次请的向导给我们的。向导姓杨,家里行二,所以一般都叫他杨二。杨二这次是自己找上门来的,因为之前带着人去无人区找老刘的向导是他小舅子,杨二来找坎肩要,结果坎肩也不是个要脸人,两手一摊说我自己的人都没了,你要不跟我们一起去找。

        我左手拿着勺子挖炒饭吃,右手拿苹果笔在PAD上改路线,不过没敢动太大,毕竟我对于塔克拉玛干沙漠并不熟悉,每片沙漠都有自己的性格,经验只能参考,是不好照搬的。改完之后坎肩把新的路线发给了杨二,几乎是马上就有了反馈,说没有问题,我就让大家都回房间好好休息一下,毕竟接下来几天连张舒服的床估计都找不到。

        等我洗完澡出来,空调已经打开了,这边的昼夜温差极大,晚上还是零下。闷油瓶靠在床头拿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什么,我蹭到他的床上把他往边上挤了挤。虽然说这是个双人标间,但让我放着闷油瓶不睡,去睡一张空床是完全没有道理的事情。等到我成功登堂入室之后,闷油瓶把手机放了下来,伸手捏住我的发尾捻了捻:“没干。”我清了清嗓子没应声,其实是不好意思跟他说是因为明天开始估计就没什么独处机会,我急着抓紧时间跟他腻歪腻歪,头发随便吹了吹就跑出来了。

        “那就等干了再睡啊。”没那么多时间可以浪费了,明天还得早起,我懒得解释直接把闷油瓶按进床里,他这人极其有分寸,可以放心大胆地撩,不用害怕玩脱了误了第二天的事。然而,就在闷油瓶的手刚刚准备往我腰以下伸的时候,床头的卫星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我怒到狂砸了一下床垫,心里狂骂坎肩回房间的时候怎么不把这玩意儿带走。这感觉难受得要命,就像是打喷嚏打了一半生生憋住,痛苦到无以复加,可是这种时候的电话是不能不接的。我把一只手压在闷油瓶手上不让他放开,另一只手捞过卫星电话看了一眼,就这一眼,却让我有些发懵——来电显示上是一片空白的。我本能地感觉到情况不对,马上翻身起来拿手机录音,才开了扬声接电话。

        电话接起来之后,传来了极其刺耳的爆鸣,像是什么尖锐的东西从铁板上划过去,我忍着牙酸问了两句那边有人吗,并没有回答。大概五秒钟之后,爆鸣声停了下来,开始有一种很细碎的声音,这个声音我很熟悉,是风裹挟着沙粒吹打在话筒上的声音,在沙漠里通讯常常会有。随之而来的是很混杂的呼吸声,隐隐约约夹杂着西北方言,我并不能听懂,但马上就听见一个声音叫了几声“坎肩”,这个声音我完全不认识,没敢放松也没有表明身份,问了几句怎么了,又过了大概半分钟,这期间我反复地提问对面一直没有回应,但是电话确实没有断,信号也是没有问题的,最后突然传来声音极大的一声:“你他妈别给我装哑巴,我……”这句话没有说完,电话在一声巨响过后被切断了。我关了录音,一脸茫然地看着闷油瓶,他拿过我手上的卫星电话,看了一眼通讯记录,我凑过去一看,却发现原本空白的呼叫人这时候已经有了一串数字。

---------------------------------------

传送门:

  153 7
评论(7)
热度(153)

© 私家猫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