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猫爷

独执偏见,一意孤行。

 

【盗墓笔记】【瓶邪】雨村琐记—旧卷

①这个周内可能都没啥时间写东西,就先提前发了。

②传送门:   床笫之言    爷练的腹肌   都有毒    稻草人    总目录


        张起灵从小卖部买了盐往家里走,中秋将至,雨村的节日氛围渐渐浓了起来,即使近日里总有小雨断断续续地下着,也不能阻挡人们聚在一起博饼的热情,聊天谈笑的声音和着骰子在瓷碗里旋转碰撞发出的清脆嗡鸣倒是别有一番乐趣;街面上还有三五成群的小孩趁着下雨的间隙在屋檐下烧塔仔,跑来跑去地捡拾瓦片和树枝落叶。

        回到家时,车已经停在院子里了;吴邪这次和胖子到北京处理事情,去了三天,回来的时间倒是比预定的早些。张起灵先是进了厨房,把盐袋剪开倒进盛调料的盒子,再用封口夹把袋子封好放到柜子里,才一个一个房间地看过去,最后在书房找到了吴邪。

        书桌上摆了一摞旧书,吴邪坐在书桌后边用浸过消毒液的半干毛巾擦拭着书脊和书衣。张起灵就靠在门框边看着,直到吴邪收拾完一本书,抬头看见他,说了一声“你回来了”,刚好和张起灵说的那句同样的话重合起来。张起灵走到吴邪身边,后者把手上的书举了起来:“57年的整套《水浒传》连环画,我小时候看的就是这版,文革前的21册,还是我爸年轻时候的,不过那些都没保存好;这还是托了潘家园老相识私底下帮我找的。”

        张起灵接过吴邪手里那本书,靠在椅子上一页一页翻着,吴邪则继续着手头的工作,仔仔细细把书擦好,只是天阴没办法晾晒,就暂时先放进书柜里等出太阳。书房里有一排带玻璃门的书柜,是专门用来放旧书和古籍的。

        吃过晚饭,两人按着惯例看《新闻联播》和《焦点访谈》,可能是因为今天太累了,《新闻联播》主持人收拾稿子的时候,吴邪就躺在沙发上睡了过去,连天气预报都没看。张起灵起身拿了条薄毯子给吴邪盖上掖好,站在沙发边上看了一会儿,很自然地也挤了上去,靠在吴邪身边半躺着。当初不知道吴邪出于什么心理,买了一组相当宽大的沙发,但即使如此还是显得有些拥挤。

        吴邪呼吸的节奏缓慢,心率在六十左右,他在这种状态下不容易醒,而且会和平时不太一样。这和以前相比不知道好了多少,张起灵还记得自己刚回来的时候,吴邪的睡眠状态是极差的,别说有点声音和动作了,就连毫无异动的时候都会突然睁眼,睡觉时的心跳呼吸全部是杂乱无章的;现在倒是养得不错,累的时候打雷都不见得能醒过来。张起灵伸出手指轻轻弹了下吴邪的脸颊,吴邪哼唧了一声侧侧身子,顺势把脸埋在张起灵身上;如果把手按在他头上,他就会时不时蹭一蹭,像是某种猫科动物。

        从过去到现在,张起灵一直习惯不动声色地观察吴邪,所以就连丝毫的变化也了如指掌。当初就像隔着玻璃门观察院子里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请自来的自己心仪的猫,看着灵动的身影上蹿下跳,默默记下他的喜好和厌恶,却始终不敢招呼他进门来吃点东西或者干脆住下来——张起灵从没见过胆子这么大,敢在他的院子里试探的猫;也不知道自己这间称不上家的房子能不能承受得起这样的温柔。

        所以当这只猫伸出毛茸茸的爪子来拍门,跳起来拨弄把手的时候,张起灵伸手死死压住了门,看着急得直转圈的小家伙,他安慰自己说猫嘛讨了没趣就走了,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那个身影时来时去远远近近,心又总是揪着,害怕哪一天院子里真的又空空荡荡了无生趣。

        张起灵没想到的是这只猫难得地有毅力,门不让走么,看看窗好了,再不济通风口也能试试;张起灵这扇门就被这样柔软却蛮横的力道推开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即使还带着迷茫和失措,但现实就是他居然拥有属于自己的猫了。

        漫长的时间过去,这只猫终于长成了威风凛凛的豹子,凶悍而优雅的猎食者,心思缜密,步履轻盈,裹挟着摧枯拉朽的杀气,眯眼打量着猎物;他的一笑一怒似乎带上了特别的含义,隐藏起来的尖齿利爪都对准了致命的柔软部位。

        但吴邪在张起灵面前,却仿佛依旧是最初的样子,剥除那些繁杂的外衣,张起灵依旧看得到那只小猫,上蹿下跳的,还很喜欢把肚子翻给他。要说吴邪变了,他确实变了很多,但实际上也什么都没变。

        《远方的家》都快要播完的时候,吴邪才醒了,先是揉了揉脸,又伸手越过张起灵把手机摸了过来。“卧槽都这个点了?”他挠挠头,干脆扔了手机趴在张起灵身上,“算了,接着睡吧。”张起灵戳了戳吴邪的颈间,但后者完全没有要动的意思,除了连着毯子扛起来运回卧室,似乎也没有别的解决方案了。


  578 15
评论(15)
热度(578)

© 私家猫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