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猫爷

独执偏见,一意孤行。

 

【盗墓笔记】【瓶邪】无人区(九)

①一放假就沉迷游戏疯狂宠幸四公主……但作为一个(不)靠谱的成年人,感觉有希望更完……

②传送门:无人区(八)    瘾者  小尾巴  旧卷    床笫之言  总目录



        我挠了挠头,看着上边的闷油瓶和胖子喊了两声,胖子指指耳朵然后摊开手,应该是在说听不见,之后他又指指南边。接下来我就像是在玩打地鼠游戏一样跟着胖子探出的脑袋一路走,不同的是这个“地鼠”会告诉我他接下来出现在那个洞里。最终胖子的大脑袋停在了最靠南边的洞里边,这个洞下边的棍子是空的,晃了晃还算结实,能借个力;胖子从上面吊下来根绳子,抓在手里一看,居然还是我身上割断的绳子的另一半。

        被拉上去之后我坐在洞口喘匀了气,看了看他俩,倒是都挺精神。“你没事吧?”胖子蹲在我边上问了我一句。“我没什么……可车怎么回事儿啊?”我扭过头看他。胖子耸了下肩撇撇嘴:“说来话长,现在没空解释,咱马上就得转移了,边走边说吧。车嘛反正都成那样了,不如丢下去摔个响儿给你听。放心哈,但凡能用的都给搬出来了,汽油都没放过。”闷油瓶把我的保温杯递了过来,我拧开喝了一口,站起身往四周看了看,胖子往不远处一堆东西那里走过去,像是要收拾装备,边上还坐了几个人。

        “什么人啊?”我问了闷油瓶一句,他没有回答我,只是让我过去看看有没有认识的。这四个人靠在一起排排坐着,看上去相当僵硬,都闭着眼睛,但是身上没伤,估计车里的血也不是他们的;一个一个看过去还真发现了个熟悉的人,是坎肩手底下叫四条的小伙计,身手不算好但很有眼色,脑子转得也挺快。

        我伸手探了探四条的颈动脉,跳动很缓慢,拍脸他也没什么反应,倒是胖子边收拾东西边说:“没用,泼水掐人中抽大嘴巴来了个遍,都快赶上容嬷嬷了我,全不好使,叫不醒。而且这几个人像是遭了盗,身上除了衣服什么都没留下,贼几把干净。”正当我想要翻翻剩下陌生的三人身上的衣服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信息的时候,脚底下突然剧烈一抖,像是地震;我弯着腰没什么防备,身体不稳差点摔在地上,幸好闷油瓶伸手抓了我一把,不至于摔疼了。

        西北无人区的夜晚是没有任何人工灯光的,所以月亮就显得格外明亮耀眼,我倒在地上的瞬间,才发现月亮竟然异常巨大,像是要直接压下来似的。闷油瓶看了眼月亮,把我从地上拉起来:“祭祀快要开始了。”我一愣,有些摸不着头脑:“祭祀?”但闷油瓶却问了我似乎毫不相关的东西,他问我知不知道圣墓山的名字是怎么来的,这我当然是知道的,北宋时期一名玛尔江汗妇女在喀喇汗王朝与于阗的宗教战争中殉教,最后埋葬在了这里,后来的人为了纪念她就把这里叫做圣墓山。“其实顺序反过来了,”闷油瓶说到,“这里本来就是座墓葬。”“你琢磨琢磨,这老辈子的人遇见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都喜欢到祖宗坟头哭啊,求个保佑,一个理儿。”胖子在后面加了一句,随即递给我一个背包。

        “所以意思是她把自己作为祭品,来求取战争的胜利?”我接过背包背上,还挺沉。如果按照这种说法,那么这里其实是拿人做香火的,我的那些伙计很大概率还在下面,最糟糕的可能就是被穿在了棍子上。胖子跺了跺脚:“八成就是这么回事,咱们这就下去看看这底下埋了个什么鬼神仙这么害命,掏了他的老巢!”“那这些人怎么办?”我指了指还晕在地上的一群倒霉蛋。胖子微微一笑:“叫是叫不醒,没说醒不过来。”

----------------------------

传送门:无人区(十)

  107 5
评论(5)
热度(107)

© 私家猫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