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猫爷

独执偏见,一意孤行。

 

【盗墓笔记】【瓶邪】雨村琐记—烧麦

①吃。

②蘸醋。

③传送门:清晨   无人区    瘾者  小尾巴   总目录


        连下几场雨之后,雨村的气温降低得相当厉害。下雨的时候还是夏天那一身在家里嘚瑟,结果雨停之后的早晨刚打开窗户,我掉头就从衣柜里找出长袖居家服穿上,幸好下雨那几天在家里闲着也是闲着,和闷油瓶一起把衣柜里的衣服换了个季,不然又得现跑到楼上储藏间扒拉。

        我那天起得挺早,就下去找闷油瓶,他这时候应该在厨房做饭。要说现在开始自己忙活家务之后,发现最让人伤脑筋的活就是做什么饭吃,我有时从早上一睁眼就开始就琢磨今天吃点什么,刚刚开始自己做饭最挠头的时候甚至打电话问过我妈,结果被好一顿嘲讽说给你做了那么多年饭从来都不记得自己吃了什么是吧,现在知道着急喽?说虽然是这么说的,不过还是整理了份应季的蔬果单子,告诉我煎炸炒蒸煮一天换一样就好了。幸好我家里不是我自己做饭,这么搞下来真是解决了很多麻烦。

        一推开厨房门牛肉香味扑面而来,外边摆了盘蒸好的烧麦,锅里还有正在蒸的另一锅。闷油瓶正在收拾面案,看见我便问了句今天怎么这么早。这话说得我有点不好意思了,天冷下来之后我确实起得比以前晚了,如果不是我做饭,有时候早上都得他叫我起来。我干咳两声,拎了把椅子坐下,说我就是今天饿了。

        这时还在蒸着的那锅也好了,闷油瓶过去停下火,顺便从橱子里拿出小盘子和筷子,夹了两只晾在外边的烧麦端给我。我看着闷油瓶朝我走过来,脑子一抽居然张开了嘴;原本他的姿势应该是想把筷子递给我,但动作也没任何磕绊地变成了直接夹起只烧麦填到我嘴里。我一咬下去味蕾细胞都在欢呼雀跃,半透明的外皮洁白晶莹,柔韧得恰到好处;馅料里牛肉末的汁水渗进糯米里味道饱满,两种质感掺杂起来虽然差异明显但却般配得要命。我简直眼眶都要湿润了,抬头看着闷油瓶问了句有醋吗;他用筷子尾敲了下我的头,让我自己拿着吃,但并没有给我倒碟醋,而是让我等等一会儿到饭点再说。

        我接过盘子和筷子,还是眼巴巴盯着闷油瓶,然而这家伙不为所动,仍然低头看着我,最后还是我自己先忍不住,放下手里的东西站起来亲了他一口;等我坐下来之后闷油瓶转才身去做别的事情了,反应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原来叫我自己吃是这个意思么,怪不得一直不走。

        闷油瓶这人什么事情学得都很快,做得也漂亮,无论是烧麦还是包子,褶总是捏得特别均匀好看;当初第一次看见他捏的小笼包褶子简直惊吓到我了,立马就拍了张照片设成了手机屏保。那段时间应酬也多,可能是太别致了总是被问怎么拿笼包子做屏保,我就说这我媳妇做的;懂的人都是默默一笑,不熟的人还一个劲奉承说嫂子真是蕙质兰心,什么时候带出来聚聚,我向来都是内心暗爽,但后来实在是被问烦了只好换了下来。

        吃过早饭后我瘫在椅子上边喝茶边感叹,这么养下去非胖得夏天都瘦不回来了,胖子一听大摇其头:“算了算了,你没那富态起来的条件。”“你这是看不起我?”我眼睛一眯,然而胖子毫不示弱:“你这是看不起小哥?”


  601 17
评论(17)
热度(601)

© 私家猫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