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猫爷

独执偏见,一意孤行。

 

【盗墓笔记】【瓶邪】闷油瓶秋冬季捕获及抚摸指南

①名字太长的雨村琐记。

②也许明年会有个春夏季吧23333。

③传送门:石之心  晒秋   山神  烧麦    总目录

        从我们搬到雨村以来,闷油瓶在深秋季节到次年春天都不怎么长时间独自外出,除了我带着他回杭州或者其它地方住段时间,他一般会在家远程处理下张家的事务,或者收拾收拾屋子照顾照顾狗子。

        有时我在书房处理了很久的账目,整理完之后才觉得眼睛发胀腰酸背痛,每当这种时候总会特别想要找到闷油瓶胡撸两把来点运动缓解一下疲劳,但如果他不在院子里,那找到他就不是件很容易的事情。

        当然,最简单的方法是站在屋子中间大喊“小哥快上来啊我想你啦!!!”,他肯定不会跟我玩躲猫猫,但我本身是拒绝的;毕竟我是何等的英雄好汉,是三四岁的时候把面粉倒了一地都不会手足无措地喊“妈!!!”的豪杰,当年愣是自己勤勤恳恳抱着比我高两截的扫帚清理,虽然最后不仅没搞干净还弄了一身面。这事我自己并不记得,但无奈当时留了张照片,就这么被不留情面地一路嘲笑到初中才算完;我本来以为这事都过去三十多年了我妈也该忘得差不多了,没想到有次带闷油瓶回家过中秋,在电视柜边上的相框里居然看到了那张照片,我捂着脸感觉十分头疼——我妈似乎一直热衷在闷油瓶面前揭我老底,乐此不疲十分愉悦。

        所以我秉承了从小养成的好习惯,自力更生地上上下下满家找闷油瓶,找了好几个秋冬季,也算是颇有心得了。

        首先是要看天气,如果太阳比较好的话很大概率闷油瓶会在屋顶上。村屋的位置在村子的外围,造得又高,所以视野相当好,虽然我到现在也不太清楚他是为了看风景还是为了晒太阳。闷油瓶一般会朝着山的方向躺着,身边放着手机,我第一次看见他把手机就那么扔在房顶的时候跟他说你揣兜里啊,别把电池晒爆炸了;后来偶然发现他再上去的时候都会带把伞,当时我还没想到这茬,以为他要打着伞蹲在屋顶假装是朵蘑菇,兴致勃勃地上去一看,闷油瓶居然把手机放到了撑起来的伞下面,我一时间竟然分辨不出让我笑得肋骨疼的是“想象中的装蘑菇”还是“现实中的给手机打伞”。

        如果闷油瓶在屋顶上,我通常会在他身边陪他躺一会儿,有时候迷迷糊糊睡过去,醒过来就发现自己已经在床上了;因为我们家上房顶要通过一个直上直下的爬梯,所以我到现在也没弄明白闷油瓶是怎么把我这一百四五十斤给鼓捣下去的,装睡完全没用,他会等快要吃饭再把我折腾起来,也是从这时起我开始怀疑“叫不醒装睡的人”这句话的可靠性,要是采取的方式正中弱点,叫起来简直不要太容易,甚至他开始做起手动作我就被吓得马上举双手投降。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晒过太阳的闷油瓶相较之下会比平常温和很多。即使气温不算高,但他的头发总会被晒得很温暖,摸上去极其有手感。有时候摸着摸着我的手就有了自己的想法,慢慢地往下碰到耳朵,下颌,侧颈,一路刹不住车地往锁骨跑。按经验来说,到这时闷油瓶就会有动作了,不过在屋顶上他不会做什么特别过分的事情,因为曾经瞎折腾的时候我不小心把手磕到瓦片边上蹭掉了挺大片皮,所以现在基本就是撸一发。

        撸和做这两件事情是并存的,一码归一码各有各的好,都是缺不了的;而且晒着太阳吹着风,还得担心隔壁有没有人,这种环境总会让人产生很多新的灵感,比如我第一次摸着闷油瓶产生老父亲般的慈爱,心里想着“这可是我一手摸大的弔啊”就是在屋顶上,当我意识到的时候心里简直五味杂陈说不出话来。

        如果是阴天或者下雨下雪,就不太用找闷油瓶,他基本上都在书房里的一张藤桌边上坐着陪我,什么时候累了抬头看一眼就心满意足;要是不在,可以先去厨房看看,指不定就和胖子在里边捣鼓吃的。这个季节要么准备做腊味,要么就煲汤,各种汤,留着做饭的时候用,当然最经常的事情是包饺子。我其实从小到大没怎么吃过饺子,但我们家现在过什么节都能吃顿饺子;闷油瓶本来应该没这个习惯,但是胖子有,每次我问起来胖子都抖着胸跟我说这是北方人的浪漫,要用心体会。怎么个浪漫法我是没体会出来,但是饺子着实是吃习惯了,而且可怕的是闷油瓶很可能也习惯了,还开始开拓创新,有次给我端了盘香蕉馅的饺子一口下去吃得我泪流满面。

        有时候只有闷油瓶自己在厨房里,那一般是花时间的菜,胖子让他看着火候。说实话,在厨房里是不敢乱搞的,一个不注意就是瓶瓶罐罐盘碗筷子噼里啪啦往地上砸,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所以我都会老老实实在闷油瓶边上看今天有什么好吃的,实在忍不住了就把人拖出厨房再说。闷油瓶在厨房里会穿一件卡其色格子的半身围裙,还带荷叶边那种,是之前超市促销送的,我还嫌不方便自己帮他缝了个口袋上去好装些零碎;每当我站到他面前摸到他腰上把围裙解下来的时候,他都会相当自觉地跟着我往外走,从来都是心照不宣。

        厨房里找不到的话,可以试着去阁楼储藏间看看,闷油瓶可能在那边收拾东西。储藏间里的东西是永远收拾不完的,我和胖子都是想起什么是什么的主,经常倒腾一堆东西,但总是有些意外的事情发生,所以弄回来之后就往储藏间一丢,随便扒拉扒拉说不定还能找到两三年前我不知道从哪儿买的赌石,也没找人解开就扔那儿了;或者是胖子从旧货市场淘的各种破烂玩意,我每次都批评他但他还腆着脸说以备不时之需。

        储藏间的物品摆放方式简直都能直接移到潘家园作为古董店装修模板,虽然乱,但是乱得有理有据,乱得很有美感。我和胖子都不太喜欢收拾储藏间,但闷油瓶会时不时去摆一摆东西。如果是在这里抓到闷油瓶那就可以尽情瞎胡闹了,毕竟我们家这间阁楼里面连个窗都没有,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所以除了卧室和浴室,这个储藏间是我和闷油瓶使用频率最高的地方。

        很多时候我回家会站在院子里发一会儿呆,想象着闷油瓶也许在厨房做饭,也许在客厅玩游戏,也许在到处收拾杂物,他似乎在这座房子的每一个角落。我心里会有种难以言喻的平静,却又很想马上冲进去找到他,用勒死人的力气给他一个拥抱。

  674 16
评论(16)
热度(674)

© 私家猫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