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猫爷

独执偏见,一意孤行。

 

【盗墓笔记】【瓶邪】无人区(六)

①唐突更新。

②传送门:无人区(五)    优秀鸡蛋         总目录


        晚上胖子在前排第一轮守夜,我坐在后排裹好准备的厚衣服拿打算眯会儿,却怎么都睡不着。车里开了暖风,为了空气流通,车窗开了个小缝隙。身上的感觉相当奇怪,能够感觉到暖意,但是总有另一股冷风不断地往身体里钻,特别难受;当我伸手到窗缝上的时候,却发现窗外已经没有风了,而且看闷油瓶和胖子都没有什么异状。胖子在前排拿出个矿泉水瓶拧开喝了几口,里面可不是水,而是之前路过休息站进去打了一瓶白酒,是用人参和枸杞泡的,胖子一看就走不动道,说比车上的两箱白酒要养生,所以硬是灌了一瓶子。

        我坐起来拍了拍胖子的后座,说觉得有点冷,让他给我喝两口,这厮连头都没回:“小哥你赶紧抱抱啊,这都明示了。”我还没来得及开口喷他,就发现闷油瓶真的作势要来抱,我想都没想十分熟练地抱了上去,然后才觉出不对来,赶紧钻了出来,见胖子在往上调暖风温度:“你甭调了,不是这回事。”“怎么?”胖子停下手上的动作,扒在车座上回过头来。我干脆脱了外套仔细感受了片刻,果然不是温度的问题,但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贴切的形容方法,只好模糊地讲了讲:“不是生理上的感觉,就……”胖子这时候打断了我,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心里冷了?是寂寞啊。哎呦,怪我怪我,我这就到后边车上凑合凑合。小哥你注意点啊,明天还不一定有啥事……”

        胖子边说边开了车门,我一脸懵逼,踹了下他的车座,刚想说他瞎逼逼什么呢,没想到居然把他踹回来了。胖子好像受了什么惊,拧开了瓶子猛灌了两口,又把瓶子递给了我:“我知道了。”我接过瓶子晃了晃,发现连底都没了,又给他扔了回去:“怎么回事。”“你自己开窗捞一把。”胖子搓了搓胳膊,“给我件衣服。”我递了件衣服给胖子,看着闷油瓶打开车窗,往外探了一节手指又马上缩了回来,然后捻了捻。“烟。”闷油瓶看向我。我没反应过来,搭话的是胖子:“不是雾吗?我刚一下都给冻脆了,和直接丢到冰水里没两样。”闷油瓶摇了摇头:“没有湿的感觉。”我打开了另一边的车窗,不过没把手伸出去,只是盯着窗外看着。

        如果要感受完全的黑暗,只要让所有的光都消失就行了。我对于这种黑暗很熟悉,在地下极端危险时,光源这种让人感觉安全的东西是致命的,隐藏在黑暗里就成为了习惯。这时候车窗外没有任何路灯和月光星光,但是车里开着一盏小灯,还有些噪音,让我极其不舒服,便让胖子把灯关掉了。“外面的烟……是不流动的吗?”我打开车窗许久,外面也没有烟飘进来,吹了口气也没用。我突然打了个寒噤,心里感觉非常不好,很冷,而且太安静了。

        胖子坐在前排拿起车台,喊了两三声,想要联络后面车上的大顺小顺,然而没有任何回音,连杂音都没有。车台功率很大,几公里内都可以联络,没道理这几米的距离反而联系不上。胖子嘿嘿笑了笑:“怎么办啊哥几个,总不能被烟憋死在车上。”

        我看了眼表,现在是半夜一点多,我们现在要么在车上等到天亮,要么现在就下去探一探。虽然第二种方案看上去很作死,但如果干等着反而容易失去先机。我略一思索,决定把这俩方案结合一下:“这样,我们先下去找找后边那俩人在不在,然后再决定。”我从装备里翻出登山绳,原本决定闷油瓶出去,但就在把绳子往他腰上系的时候,突然觉得这场景太熟悉了,于是中途变卦,还是自己下了车。

        下车前胖子把他身上的外套也脱给了我,但是不管用,寒意一口一口咬破皮肤往骨髓里钻,完全无法抵御;而且呼吸的时候也完全感觉不到有什么烟,那些小颗粒像是静止在空气中,走过的时候就从我身边让开。我手里拿了特制的指南针,上边的凹凸很明显,可以直接摸出来方向。朝着车后走了几步,意外的是,马上我就摸到了另一辆车。

-------------------------------------------------------

传送门:无人区(七)

  128 3
评论(3)
热度(128)

© 私家猫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