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猫爷

独执偏见,一意孤行。

 

【盗墓笔记】【瓶邪】鱼类烹饪方法两则

①我不能再咸下去了Orz。

②传送门:骨头   隐秘之地   细语   墟市   总目录


        眼看着雨村真正意义上的冬天就要来了,我这段日子就常常跑山里钓鱼——冬钓对于我这个半吊子来说难度着实太大,之前试过好几次都是空军收场,所以秋末往往是我一年里最后的钓鱼时间。闷油瓶对山里的情况比较熟悉,哪些潭子水暖些都跟我讲过,如果他没什么事情还会带着我去那几个我不知道位置的水潭。

        难得出太阳,我帮闷油瓶把被子搬到屋顶晒着,随后告诉他等热水器里的水热了给狗子们洗个澡,天气再冷一冷狗子们就不爱沾水了。事情安排好之后我就抄起包上了山,前几天去的那个水潭的确不错,不过钓上来的鱼个头都挺小,全让我给放回去了;但我有种强烈的预感,之前那都是铺垫,今天应该能钓到大鱼——我每次都是这么预感的倒罢了。

        没想到的是预感居然准了一次,快要十点钟的时候连钓了两条将近一尺长的大口黑鲈,美滋滋地拎着回家去了,路上满脑子都是怎么吃。这季节鱼都肥,肉质嫩滑,这种鱼还没有毛刺,吃着特别方便——说起刺来我还真是有过一段光辉历史,小时候吃鱼被卡过嗓子,直接卡进了医院,这点小挫折不但没有消磨我对鱼的热爱,甚至愈演愈烈。走到半路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真是越活越回去了,有点好吃的就高兴得不得了。

        到家的时候闷油瓶在堂屋给阿花吹毛,阿花踩在沙发背上乖乖巧巧的,是个优雅的姿势,还会自己翻面;和我给吹毛时的鬼哭狼嚎旋风二十爪往脸上糊的情况一比,简直判若两狗。闷油瓶见我回来了,便拔了吹风机插头,过来接过我手里的鱼问了句想怎么吃。我摇了摇头:“我来做,以前都是收着来的,今天中午来感受一下杭州小福贵的神级做鱼法。”说完我就把鱼拿了回来,拎进了厨房。

        我从小吃鱼都是就着米的,还一定得是蒸到软糯,泡汤才好吃,所以米饭要先开始进电饭煲;鲈鱼洗净刮鳞,去掉内脏,贴着脊骨片开,分出鱼骨;鱼骨斩成大块,加酱油、豆瓣酱、耗油、孜然、白糖和葱姜蒜末拌匀,放到一边腌着。锅里下油烧热,加蒜、大料、干辣椒和花椒爆香,放进鱼块,倒入花雕后再加水没过鱼,大火烧开煮五分钟后放入葱姜和酱油、盐、糖,转小火慢炖。

        这时候闷油瓶靠在门边问我要不要帮忙,我正在洗小白菜和青红椒,抬头想想觉得应该没什么问题,就跟他说不用,又添了一句:“要是没事把院子顺手收拾收拾吧,过段日子能收腊排骨了。”闷油瓶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等做好白菜粉丝炒辣椒之后,再等十来分钟鱼差不多炖好了,加进焯过水的豆腐块收紧汤汁就可以关火;这时鱼骨也腌入味,热锅下油,把鱼骨放进去煎,等两面煎熟再把腌鱼骨的配料倒进去翻炒几下就能上碟。冰箱里还有上次去看我爸妈时带回来的油面筋塞肉,直接拿出来炒炒调个味,勾上芡。

        这顿饭做了一个多小时,其实仔细想想还能更快点,但我是不敢同时开两个灶太久的,因为有时候我做某道菜太入神会忘了其它灶上还坐着火,曾经因为这个炸锅过;闷油瓶就不一样了,他总是能让所有锅都不闲着,还不会误了火候,我一度怀疑他是不是每次做饭前都在脑内事先演练过。

        说起对于闷油瓶的了解程度,我要是排第二,没人敢排第一,就张海客都得老实靠边,这几乎是种盲目自信;但有一点,我还真不知道闷油瓶爱吃什么,这家伙吃饭向来乖巧,给啥吃啥,不挑不捡,而他做饭的时候也是紧着我来。

        吃鱼骨这个习惯是我近些年才养成的,因为比起鱼肉,鱼骨得嚼上段时间才行。在咀嚼的时间里我常常喜欢发呆,直到嘴里的鱼骨碎成渣子才惊觉我原来一直在看闷油瓶,日子久了就发现他吃东西还是有点偏向的,比如桌子上我夹得多的菜他都会少吃些,但如果我自己太挑食他就把菜拨一部分到我碗里——这是我七八岁时我妈曾经干过的事,但我不敢用当年对付我妈那种哼哼唧唧的态度来对待他,只能老老实实吃掉。

        吃过饭后我往院子里的躺椅上一瘫,晒晒太阳消消食,晃着晃着就有点迷糊,干脆睡了过去;这一小觉睡得相当舒服,虽然看了看时间只有十来分钟。我醒来的时候一扭头发现闷油瓶坐在小板凳上,靠着躺椅扶手,低下头好像也在休息。我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被阳光照得柔软而温暖。


  393 10
评论(10)
热度(393)

© 私家猫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