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猫爷

独执偏见,一意孤行。

 

【盗墓笔记】【瓶邪】无人区(十一)

①决定每章多划拉点。

②天使发出“想更完”的声音,恶魔仍然摸鱼,他们还在打架。

③天使快赢了。

④传送门:无人区(十)     鱼类   骨头   隐秘之地   总目录


        如果人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突然陷入完全陌生的境地,很难主观地在第一时间做出正确的判断和行为,就好比突然清零装备进入到初见的RPG游戏里,还是钢魂模式只能一命通关,在面对很多条探索路径时当然会畏手畏脚;在他们建立起主见之前,只要能够抛出个观点,不需要很严密的逻辑,但凡是有点道理,普通人就会深以为然并且接受,就算后面觉出不对劲也来不及了。

        果然没过几秒钟,其中一个小个子先松了口,咬了咬嘴唇:“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了,还是赶紧走吧。”原本我觉得五分钟时间可能不够他们讲的,但实际上甚至用了不到三分钟。他们都是新疆大学的学生,那个小个子是外省的,从小喜欢沙漠,寒假结束就提前回来进沙漠野营;剩下的两人是情侣,琼库勒乡人,熟悉这边沙漠里的情况,两个男生又是舍友,干脆请过来玩,帮忙做了导游;这几天玩得都挺正常,也没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晚上睡在帐篷里,醒了就听见一堆莫名其妙的话,就眯了眯眼没敢睁开,要不是我提了他们身上什么都没有,他们甚至这点都没注意。

        “那这个地方你们认识吗?”我问了一句。小个子果断摇了摇头;那对小情侣倒是看了看天空,用方言交流了几句,跟我说他们是在车尔臣河边塔提让乡外的沙野上露营,虽然不知道具体距离,但应该比原来的位置靠近上游一些。“谢谢你们配合啦,接下来只能祝你们好运。”我拍了拍手,侧侧身给他们让出条路来。

        闷油瓶指出一个方向:“从这里走,小心脚下。”几个人有点犹豫,嘀嘀咕咕地打开手电走了下去,他们走了能有四五百米,那个小个子似乎是回头瞄了一眼,发现我在看他,又连忙转回去紧跑了几步;距离有些远,在月光下看得不是很清楚。四条在我身后问:“东家,咱们干什么啊?”“不,你不跟着我们。”我抬手指向另一侧的枯死了大半的胡杨林,“你从那边走,跟着那三个人,盯紧那个小个子的,要是有什么问题千万别手软。”“啊?”四条的声音听起来很是沮丧。我忍不住啧了一声:“啊什么啊,别那么多意见啊,我这大老远跑过来就是为了把你们带回去,你要是折在这里边那我岂不是白来了。听话。”我边说边把他可能用得到的东西拿出来塞给他。

        其实我一开始就没打算让四条跟着我们下去,毕竟情况不明,他经验又不足;让他跟着那三个人走同样不现实,双方都会相互防备反而更不安全,权宜之下还是这样比较合适。至于那个小个子究竟有没有问题我也拿不准,只是这人给我种有些不舒服的感觉罢了,压不中自然更好。

        盯着四条往胡杨林里走的当口,我把我在烟里的情况简短地讲了一遍,然后拿出拍了车内照片的手机递给胖子­——这手机娇生惯养嫌温度太低就自动关机了,我揣了半天也不好使。胖子踌躇满志地接过手机,放进衣服里面贴在肚皮上:“不是我自夸,这时候就知道神膘好使了吧,看咱这腰缠万贯,马上给你暖回来。”我忍不住笑了笑,这倒是真的,我现在身上基本没什么温度;闷油瓶跟我差不了多少,体温甚至可能更低一点,这个我十多年前就知道了。

        胖子单手抱着肚子压住手机,跟我说了说我下车之后的事情。他们察觉到异常比我要晚一些,是我在拉绳子问他们有没有什么事的时候开始的。胖子一开始觉得是我又犯什么疑心病来找他确认,所以很快就回复我继续走,在那之后绳子上没有了任何大动静。大概过了两分钟,闷油瓶就已经打算下车找我了,他也意识到我往回走的时间太长了,但这时突然有人拍了拍副驾驶位置的车窗,可他们两个人都没有觉得那是我;而窗外的人也没有隐瞒的意思,见没人开门外边就响起了铁链摩擦的声音。

        这时候下车太危险,闷油瓶让胖子直接开车,等链子锁上估计就来不及了。胖子向来是个狠角色,也不管有没有视野,直接跺了一脚油门,车身响起了很尖锐的金属嘶鸣;他按着记忆里的方向往路基下面冲,果然马上就有了失重的感觉,车滚了几圈,居然还是车轱辘着地。本来的打算是等车稳定下来就开门往外跑,但这次运气实在好,落地姿势正不说,车居然还没熄火,就干脆继续开;拉铁链的人反应也很快,马上跟下来扎爆了车胎。

        越野车剧烈抖动,方向开始不受控制,但胖子什么破车都开过,而且这车还有改装加身,所以就根本没减速,反而熟悉了一下手感开始提速,狂飙到了两百以上,霎时间车里塞满了引擎轰鸣声和机械摩擦声;在这片烟里看不见东西根本不知道对方还跟没跟着,跟得多紧,就只好随便找了个方向沿着直线蒙头瞎跑。开了能有三分钟不到,胖子已经感觉浑身发麻,问闷油瓶怎么办,还没得到回答,车子又猛地一震,前轮突然陷了下去,加上车速又快,便直接前空翻飞了出去。

        “要不怎么说家有一哥如有一宝呢,我到现在都没闹明白我是怎么从那滚筒洗衣机里边转出来的。得亏走之前把白酒全换成塑料瓶装了,不然全没了。”胖子摇头感叹,让我帮他拧开个塑料瓶,他接过去喝了口,“转出来以后就没人跟着了,不过倒是在这些窟窿边上看见杵着那几个植物人似的小呆瓜嘛。”看着四条进了胡杨林,我们也开始找合适下去的孔穴,听见胖子死里逃生还惦记着酒,我忍不住嘲讽了一句,又扭过头看闷油瓶,他跟我说车翻下路基后就把车门打开了条缝,等车开始滚了瞬间往后扯胖子一把,卸掉部分力,然后找合适的方向扔出去就好。闷油瓶这话说得轻描淡写,但这套操作从反应开始到动作完成应该是在一秒左右的时间内;我的极限反应速度是0.3秒,在那种情况下光是反应就已经耗费了近半时间,而且最大的问题是我根本拎不起胖子。

        我原本以为这个事故还有后续,但接下来胖子跟着闷油瓶在地上找合适的入口,并没有再说话的意思。“这就完了?车里的血是怎么回事?和泼油漆似的。”我挠了挠头。他们两人登时愣住了,回过身来看我,我被盯得直发毛,闷油瓶才开口:“车里没有血。”


  52 2
评论(2)
热度(52)

© 私家猫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