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猫爷

独执偏见,一意孤行。

 

【盗墓笔记】【瓶邪】无人区(十二)

①天使血量剩余76.9%,恶魔血量剩余53.8%。

②其实这篇算是我对老张家整体思考的一部分,还有另一部分估计要留到下个中长了Orz。

③传送门:无人区(十一)    鱼类   骨头   隐秘之地   总目录


        “也不好这么说,”胖子接了句,把右手伸了出来,“我这手背上的确蹭破了点皮,淋了几滴倒是可能,但估计不能有你说的那么夸张。”我看着胖子被包了几圈绷带的右手,突然打了个寒噤,伸手摸自己的裤兜,掏出那张夹在雨刷下面的纸条递给胖子:“但那的确是咱们的车啊,在那上边还有你写的字条。”

        胖子接过去看了一眼,笑得很勉强:“小吴你可真看得起我,胖爷我虽说但当初是认字班里的尖子生,但也不会写外星文啊?”说完他把纸条还给了我,纸条还是那张纸条,但内容却并非十几分钟前的内容了——那是种我看着相当眼熟的字符,很像是张家用的那套符号。

        月光明亮得可怕,纸条上的字迹被照得异常清晰,我甚至有有种它们在向外散发寒气的错觉,仿佛不是月光照亮了它们,而是它们引来了月光。闷油瓶这时候就在边上,我下意识地想要问他,一扭头才发现他靠得非常近,我几乎蹭到他的脸。“你看成什么了?”闷油瓶抬眼看着我,等我把看到的内容复述一遍之后他又追问了句,“看得很清楚么?”我愣了愣,这还真是不好说。当时看见内容以后我马上就抬头了,字条顺手揣进了兜里,哪有心思再看几眼。

        “这字……也不带荧光,下边那么黑你一眼就能看清?”胖子探着身子看着字条,啧啧两声。我看了眼胖子,又回头看着闷油瓶摇了摇头,添了句:“但是现在看着……这些字很眼熟。”闷油瓶伸手轻轻弹了下我手里拿的纸条:“功能性用法,你懒得学的那些。”我恍然大悟明白了过来,原来我之所以会被影响,是因为本来就认得它。

        张家的那套字符,我曾经独自研究过一阵子,本来以为只是用来作为标记的符号,细探过才发现它们远远超过了记录所用的信息量,更倾向于一种语言;闷油瓶回来之后系统地教过我,也写过几个以前没见过的字符给我看,但自从我发现了它的复杂性后就不再深入,一来之前自己琢磨的那些基本够用,二来我语言天赋实在不好,有闷油瓶在也犯不上非要自己学。

        闷油瓶简单地说了下这个符号的用处,是整合潜意识里的认知形成假性幻觉,在主观空间里产生无知觉的实体,张家通常用它来训练特殊的记忆方式。我仔细想了想,的确如此,我所看到的内容都是有迹可循的。比如烟气散去后从上方投下来的昏暗而微弱的光,形成了“上”这个方位概念;而“车掉下来”这个事件过于不靠谱,实在不像是闷油瓶做出来的事情,因此字迹是胖子的。

        可是在这里怎么会出现张家的符号,我看着闷油瓶,他一幅若有所思的样子,便问道:“你有什么想法么?”闷油瓶从我手里拿过字条,垂眼注视着,说了两个字:“叛徒。”闷油瓶刚回来那段时间,我从身边多如过江之鲫的张家人那里采集信息为他重新修了族谱,但还是有部分佚失了;在审视成品时,能很明显的感觉出有些分支是被刻意隐藏掉了。

        一部分的分支有想逃避家族宿命,比如张大佛爷,出于对他的敬重,我还是把他那一支修进了族谱里,其他逃离的人却几乎都不可考;而另一部分,就是叛徒,人的私心是无法控制的,这也是多年来无论在现实还是在幻境里,我越接触反而越不了解的东西。一旦了解到世界的部分真相,难免会做出什么样的抉择。这些叛徒大部分都被清理掉了,但仍有小部分幸存了下来,而且幸存下来这些人,都是些狠角色。看来这一趟除了得把我自己的人找回来,难免要给张家清理门户了。

        照这么说来,我被这张纸条催化产生了错觉,估计是误伤,因为如果完全不了解这些字符是没有影响的,而留下了字符本意就是要困住张家人。“啧啧,家务事啊。”胖子瞄了我一眼。我忍不住叹了口气,说实话我最不切实际的想法就是把闷油瓶从张家干干净净地择出来,但这显然不太可能。

        “还有些别的东西。”闷油瓶把纸条叠了叠收进口袋里。“也是,我看到咱的车里有血是在发现这张纸条之前啊,那……”我还没说完话,胖子摇了摇头:“你怎么确定那就是咱的车的?”在面对稀奇古怪的事情时,胖子的接受能力比我好得多,只要不被带进沟里,按着他的思路走往往能柳暗花明。我们到无人区来算是个突发事件,要马上找两台符合我之前习惯的改装车恐怕没那么容易,所以坎肩是现买了车,找信得过的商户加紧改装,所以这两台车除了车内的物资,其它地方几乎都一样,可我看到的车内部也是搬空了的。“瞎琢磨也没用,咱直接下去看看吧。”胖子说完指了指不远处的孔穴,我这才发现我们转了一圈,竟然又回到了原地。

        闷油瓶往孔穴下看了两眼,皱了皱眉;我凑过去一看也是愕然——别说车了,下面的空间里空无一物,已经变成了开阔的平地,之前像梅花桩似的扎在地上的人柱都不见了,不过视野有限不知道是不是全消失了。闷油瓶首先跳了下去,往四处走动观察了一会儿才打手势让我和胖子下来,下去之前我放在胖子那里的手机揣的时间太短,还是打不开,只好退而求其次地放进内袋继续暖着。

        我下去的时候,胖子在南边比划着地面离出口的高度,闷油瓶正半蹲着仔细检查着地面,然后起身跟我说地上没有东西掉落下来的痕迹,而且地面和穹顶几乎都是一体的岩石,不可能安置大型机关。我戳了戳闷油瓶的口袋:“可如果我之前经历的都是幻觉,那纸条是怎么来的?我好像是不会隔空取物。”“你在下面还留了什么么?”闷油瓶问道,我说我在下面点了根火柴。胖子当时就笑了:“小哥,你不会让我们在这么大的地方找一根火柴梗吧?”


  59 3
评论(3)
热度(59)

© 私家猫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