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猫爷

独执偏见,一意孤行。

 

【盗墓笔记】【瓶邪】这是你送的花吗?

①关于花和糖。

②挺尸了好久总算活过来了。

③勉强算是儿童节(??)贺文吧23333。

④传送门:大宝剑   那就吃嘛      优秀鸡蛋   总目录

        几天前家里来了份快递,是我斥巨资购买的糖纸,这就意味着下一季度的制糖计划终于可以正常开始了。

        我之前因为要戒烟,所以会装把糖在兜里,而这些糖怎么挑选其实也挺难。太甜的吃完之后嘴里会有一股微酸的味道;软糖好点但几口就没了,过于不耐久;那些花花绿绿的手工糖怎么吃都觉得是白砂糖味。我曾经把超市里能买到的糖果全部扫荡一圈,回去往床上一铺,床头放瓶水,开始一种种试吃,最后挑了种水果糖。据说那天我整个人都散发着甜兮兮的味道,刷牙洗澡都统统不好使;结果被闷油瓶亲到缺氧,我发誓这辈子再也不一次吃这么多糖了——他那句“好甜”让我生生连做了三天噩梦。最终的解决方案是每季度自己制糖,用甜度较低麦芽糖代替了果糖,里面还加了撮盐,味道很特别。

        我抱着快递袋子从院门往回走的时候,突然发现厨房窗台上放了几朵白色小花,很香,应该是栀子花。我站在原地盯着那几朵小花研究了一会儿,感觉有点奇怪,闷油瓶去买麦芽糖还没回来,胖子还在午睡——虽然已经下午四点多了——但这几朵花摆得端端正正,不像是风吹进来的,更何况我们这周围几家也没种栀子。

        正琢磨着呢,胖子从楼上溜溜达达下来,伸着懒腰打着哈欠,一边挠屁股一边问我傻站着干嘛呢,我伸手指了指窗台上的花,说不知道哪儿来的。胖子“呦呵”一声:“该不是哪个小狐仙想劝你别成天骄奢淫逸,立地成佛,穿墙给你送花来了吧。”我原本想马上喷回去,但想着现在年纪大了应该注意形象,就缓和了语气:“去您妈的吧。”胖子没理我,又拿了朵花在手里,摆了个姿势,堆出个堪称“和蔼”的笑容:“看见没有,拈花微笑。”行吧,栀子和金婆罗花确实有点像。

        本来我是想要扔掉的,可又有点于心不忍,虽说这几朵花不太完整,但依旧是鲜嫩可爱的,何况香气还很馥郁,就顺手拿进了厨房。等到闷油瓶回来开始制糖的时候,他灵机一动,把花拆开洗干净,拿盐渍了一下,放进了糖里。这波做出来的糖相当合我的心意,也说不上是不是糖了,比起甜味,反倒是花香更引人。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我又在窗台上看见了几朵栀子,不过这次是在卧室的窗台上,胖子坏笑着拍拍闷油瓶:“情敌都追到床边了,你可长点心吧。”我瞪了胖子一眼:“点心?什么点心?”随后把花拆了放在一个小布袋里充当香囊搁床头驱蚊——毕竟我这半吊子血没那么牛逼,还是有蚊子敢死队觊觎的。我本来以为闷油瓶没在意这件事,但是第三天的时候,他在早上四点多把我叫醒了,指了指窗外,我这才发现昨天晚上他根本没拉窗帘,窗台上蹲了一只猫,虽然也是三花,但绝对不是我们村里的——我们村的猫我都喂过。更重要的是这只三花脚边上放了几朵栀子。我觉得有点诧异,走过去拉开窗它也不逃,就蹲着看我。

        我还在犹豫要不要接受三花的好意,闷油瓶突然从背后抱上来,凑在我耳边问了一句,声音太轻听不出是调笑还是气愤:“哪儿勾引的?”天地良心我不知道啊!我顿时怂了,眼睁睁看着闷油瓶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三花的脑袋,眼睁睁看着三花一朵一朵把栀子花全都叼走了,眼睁睁让闷油瓶关窗拉窗帘又把我按回了床上。

        几天之后我出门回家,一进屋就看见堂屋多了盆栀子,闷油瓶在边上默默浇水。

        我手上拿的东西还没放下,就笑成了傻逼——这人真行,连猫的醋都吃。

  768 15
评论(15)
热度(768)

© 私家猫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