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猫爷

独执偏见,一意孤行。

 

【盗墓笔记】【瓶邪】雨村琐记—车

①分享一个林黛玉型老吴。

②好像很久没写情绪主导的文了,摸了一篇,自我感觉挺奇异的。

③上线蚊子敢死队。

④请允许我调戏大家一下,谢谢!

⑤等到考试周过后就能好好更新了,大概再过两周。

⑥传送门:这是你送的花吗?     大宝剑      那就吃嘛   总目录

        几周前我带着闷油瓶去市区处理上个季度账目的一些问题,回来之前心血来潮去看了场电影,随便买的票,不过实际上我们俩人都没怎么关注电影。闷油瓶似乎对周围小姑娘们的反应更感兴趣,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不动声色,但能看出来在小姑娘们集体情绪激动的时候,他都会迅速瞄过身边和前排,然后瞅一眼银幕,我很熟悉他这种状态,是在接受新信息;至于我,看闷油瓶比看电影有意思多了,导致出电影院之后我只记得一个奇异的紫色下巴。

        说实话有件事情我特纠结和矛盾,我知道我对于闷油瓶的控制欲达到了某个程度,所以我把他放进了雨村里;但理智说这不对,因此我不干涉他的行动。关键在于闷油瓶也不在意这些,日常生活里总是在不触及他底线的时候尽可能顺从,这让我很愧疚不安,就会让他在我视线之内去接触社会和储存知识。我最郁闷的时候去找胖子说过这事,被胖子一脸了然地嘲讽:“还以为你丫这么多年该超脱成佛了,闹了半天还成天咸吃萝卜淡操心,哪儿这么多事儿啊,我看就是小哥太惯你了,回头我得教育教育他,‘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啊。”虽然我对此持反对态度,但不得不说放心了许多,毕竟郎情妾意周瑜黄盖,千金买不起爷乐意。

        晚上回家的时候看了眼天气预报说有雨,我算了算时间应该足够开车开回雨村,没想到才开到半路就下了,没有任何降雨过程,像是王母娘娘打翻了洗脚盆,大雨直接倾盆而下。这时候开车走山路和走黄泉路没区别,终点就是碗温暖的孟婆汤。但这碗汤我想留个几百年再喝,于是赶紧找了个开阔安全的地方停下车,等雨稍微小一点再走。

        雨虽然大,但是没有风,雨滴噼里啪啦打在车上和泥土上的声音异常清晰。被水环绕的车里温度很低,也没有开灯,我和闷油瓶安静地坐着。

        我突然很怀念烟的味道,场景真的太熟悉了,这样的黑暗像是回到了许久之前,在那些与世隔绝的地方,我被困住了。以前会是马上考虑逃离的方法;再以前是在慌张之后强迫自己冷静;如果讲到更加久远的曾经,就只能绝望地挣扎努力活下去,等着某人来救我。现在那个人就坐在我身边,那些称为“惨痛代价”的事情,好像真的只变成了轻飘飘的四个字,更多东西刻进了心里,让我承担着重负和他的一生走下去。

        我扭过头去看闷油瓶,他半眯着眼睛像是在休息,似乎没有在意;于是我侧了侧身子窝在驾驶座,摆了个很大爷的姿势,正大光明地看他,脑子里都是“妞儿给爷笑五块钱的”那种程度的配音。闷油瓶突然睁开眼动了,往我眼前一抓,握了一会儿松开手;我凑过去借着微弱的光定睛一看,居然是只蚊子,而且死状优美完整,应该是被憋死的。我紧紧咬着嘴唇才没笑出声来,几乎马上脑补出来这只蚊子死前抱成一团瑟瑟发抖,这估计是只特务等级的,一点声音没有小心翼翼潜入,没想到被我方自带红外夜视功能的侦察机发现,功败垂成。闷油瓶默默抽了一张纸抽,把蚊子尸体包了起来,正当我还在琢磨着一出侦查与反侦查大戏的时候,他突然开口:“雨要停了。”

        暴雨就在闷油瓶说完这句话后的几秒之内戛然而止,就像它倾盆而至的时候一样毫无预兆。我看着闷油瓶,果然这么多年了,他总能让我意外。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想的,我打开车门走了下去,踩在雨后泥泞的土地上,靠在车头。这里视野很好,雨后的天空难得的干净,山里灯也不多,能看见星空。我感受到车子一阵轻微的震动,闷油瓶也走了下来站到我身边,我很想问问他相不相信命运;想问问他在经历了有我的时间后,“意义”这个词有没有变得有那么一点意义。

        但我什么都问不出来,只是从兜里摸出最后一块糖,拆开包装填到了嘴里,先说话的反而是闷油瓶:“我饿了。”我愣了一下,然后迅速把嘴里那块糖嚼巴嚼巴咽下去,拍拍闷油瓶的肩,一边往车里走一边跟他说:“我回家给你下面吃吧,家里好像也没别的了。”

  595 19
评论(19)
热度(595)

© 私家猫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