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猫爷

独执偏见,一意孤行。

 

【瓶邪】【底特律AU】未命名 第一章:人体废墟

①我承认我就是懒了,快要长在床上了Orz。

②我重新做人,现在手头还有个文言的脑洞和日常,一定在十五号之前写出来,连载一定隔日更Orz。

③关于第零章的苏难,她是个杀手,应该是参与过暗杀老吴的。

④虽然第零章写得神神叨叨的,但这篇其实挺日常(X。

⑤传送门:未命名 第零章   你还是别挑衣服了吧   这是你送的花吗?     大宝剑     总目录

 

        周五下午刚好是个七月份难得的好天气,下了几天的雨刚停,太阳在云层后边没露脸,微风中还带着湿润的水气。可吴邪显然没有心思享受这个惬意的下午,他刚刚打扫完房间,边安慰自己研究生的双人公寓可比以前本科时候好收拾,边呼哧呼哧地把洗衣机清了一遍——他按着小时候在孤儿院的习惯每个月都会清理一次,学生公寓可不配备家政仿生人,都是自己动手,还因此被舍友张海客嘲讽为有洁癖,但吴邪本人却不以为然。

        结束后他简单冲了个澡,一屁股坐在自己桌前,倒了杯茶水喝。茶刚喝了几口,张海客扭开门走了进来,把手上的袋子放在吴邪面前:“你要的零件。”吴邪赶忙放下茶杯,扒开袋子把零件拿出来瞄了几眼:“麻烦了。”“以后甭跟咱这么客气,”张海客把包往椅子上一甩,直接躺在了床上,“你都不知道别人多羡慕我和你当舍友,简直家政小能手啊,我主主外也是应该的。”

        吴邪仔细地看着零件数据,没注意张海客说的话,后者也早已习惯吴邪这种专心起来天塌下来都不在乎的状态。“对了,最近Matrix内部没什么动静吧?”吴邪突然放下了手里的零件,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但张海客知道他在问什么。

        去年十一月份,底特律发生了全球震惊的仿生人独立革命,虽然世界各国的仿生人技术都是独立研发的,但国内震荡依旧剧烈,各种言论甚嚣尘上,中央给的反应似乎很保守。政策的事吴邪不懂,他知道的是仿生人研究的经费被砍了大半;他这个仿生科技专业的研究生刚刚爽了几个月,又一夜回到解放前。Matrix仿生科技是国内处于垄断位置的仿生人企业,国资委控股30%,剩下部分被九个主要股东掌握,张海客是其中一个大股东的远方亲戚——用他自己的话讲,就是八十八个杆子连在飞机上追着打都打不着的亲戚——即使如此,张海客的母亲还是让他学了仿生科技,一来这个专业在底特律革命之前相当热门,二来怎么说也还是和Matrix有点关系的。

        “求求你别问了,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张海客哭丧着脸,绝望地捂住了耳朵,去年刚出事的时候,吴邪几乎天天看各种新闻,还拉着他讨论,搞得他有心理阴影。仿生人独立革命发生之后,Matrix的股东们也被推上了风口浪尖,简直比娱乐圈还引人注目,每天干点什么都能上热搜;本来张海客跟公司内部人员还有点联系,这事一出,几乎公司内所有人都和外界半隔绝。“我不是觉得都这么久了,风头也该过了,你那几个朋友也该跟你说说了吧。”吴邪笑得有些不好意思,走过去拍了拍张海客的肩。

        张海客有气无力地摇了摇头,瞥了一眼发现吴邪已经穿好衣服,背了个双肩包,一幅要出门的样子。“以后那种地方还是少去吧,鱼龙混杂的,你这要再出点事,不值当的。”张海客坐了起来,有些担心。“不要紧啦,以前不都是这么过来的,这才过了几天不愁研究经费的日子,一出事连零件都买不起了,也是没办法呀。”吴邪叹了口气,跟张海客道了别,转身离开。

        吴邪走出宿舍区,叫了辆无人驾驶计程车,目的地设置为城市边缘的一座叫“隔壁老王”的小旅店,这家旅店是离人体废墟最近的旅店,生意一直很好,很难预订上,不过吴邪在几年前几乎天天泡在那边,跟姓王的胖老板很熟,是见面拍肩说句“你小子还活着呢”的兄弟,现在即使去的少了,也总是会有一个房间。

        虽然仿生人在国内普及程度不及美国,但这是座相当发达的城市,工业和服务业仿生人需求极大,报废数量也很可观,而国内仿生人的零件工艺大多是一体成型,很多零件都不公用,回收旧零件成本太高,仿生人报废之后就干脆直接扔掉,刚好城市边缘本来有一个楼盘项目,地基都挖好了开发商却跑了路,留下一个大坑,所以被用做了堆放地点,每隔一段时间政府统一集体销毁——这个地方就被大家叫成了人体废墟,吸引着无数游荡者的到访,他们捡拾拆取能用的零件倒卖给中间商,以此来换取钱财。

        一般来说隔段时间人体废墟就会迎来一次集体倾倒,而“新货”刚到的头几天,总能扒拉出能用的好东西,虽然拆解很麻烦费时,但时间和钱比起来,吴邪还是更缺钱;以前还在本科的时候资源总是少,跟着学长们做项目也没什么自由,想搞点什么还是得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昨天王胖子才发了条短信,说仿生人公司又过来倒了一批宝贝,吴邪一看见就赶紧趁着空闲赶过去了。

        小旅馆外街道逼仄,形形色色的店铺林立,各种人来来往往,光怪陆离,完全没有城市边缘的荒凉感,俨然发展出了独特的一番热闹。吴邪抬了抬棒球帽的帽檐,熟门熟路地沿墙根走着,还跟几个相熟的人打了招呼,很快就发现王胖子蹲在旅店门口抽烟,边蹑手蹑脚摸过去拍了一下他的肩,还顺带了“嗨”了一声。王胖子被吓得神膘都抖了三抖,差点拿不住烟,本来差点一巴掌呼过去,见是吴邪,硬生生半路改变方向拍了下吴邪后脑勺。

        “小兔崽子,有日子不见了放尊重点啊,惊了圣驾了都。”王胖子夸张地捋着胸口顺着气。吴邪顺势在他身边蹲了下来,拿肩膀轻轻怼了他一下:“什么情况啊这边。”一听这话王胖子马上把烟按灭,左右看了看,把吴邪拉进屋,坐进了空荡荡的茶水间。“昨天刚倒下去那批货和以前不太一样啊。”王胖子倒了杯水给吴邪,一脸神神叨叨,“来了几卡车,我去套了套近乎,你猜怎么着,那批东西都是挺久以前的型号了,都没开过机,应该是压箱底的滞销品,大部分都没毛病。昨天第一批组队的人也不知道干了什么,晚上我看见几个塑料人还爬上来了,歪歪扭扭在路上走,瘆人的。”

        “啧,”吴邪一皱眉,“都是旧型号……那能用的也不多啊。”王胖子一脸鄙夷:“说你年轻还不信。你想啊,来这边丢垃圾的一般都是‘使用者’,这‘生产商’可是头一次来。这都消停了半年了,他们怎么这时候开始扔滞销货了,八成是中央又有什么规定下来了,怎么说他们也算是半个国企,消息肯定来得早。”“那王教授您看,这是好兆头还是坏兆头呢?”吴邪琢磨了一下,没琢磨明白,便决定虚心求教。王胖子直了直腰板,清了清嗓子,一幅好为人师的样子:“这个嘛……我也不知道,信息太少,可能性太多,说不准说不准。”吴邪“切”了一声,十分鄙夷。

        “不过话说回来,今天所有组队的人都已经去了,你要不组个明天的?”王胖子见装逼不成,赶紧换了个话题。大部分到人体废墟来拾荒的人都是三五成群结伴而来,废墟里全是机械残肢,偶尔还能看见没挥发的蓝血,再凶悍的人都得忌讳三分,加上以前发生过几件事故,拾荒者没有十个人以上的小组是不敢下到废墟里的;以前组队刚兴起的时候也出过抢东西的事情,后来大家选出有声望的人主持组队和分货,这才维持了下去。

        吴邪皱了皱眉:“恐怕不行,我明天得赶早回去,实验室里还有事情呢。”“又当‘偷儿’?”王胖子一脸了然,吴邪露出了狡黠的笑容。这小子别看人前挺怂的,骨子实在里不安分,还挺有主意,以前就为了拿到需要的零件而独自进废墟的事情,要不是躲得好,一旦被人发现了就没法在这块混了。“怎么样胖哥哥,帮个忙啊。”吴邪勾了勾手指。“得了得了,少恶心我。我有不帮你的次数吗。要不是看你小子可怜,我也不跟着冒这个险。”王胖子一边唉唉着,一边狂拍大腿。

        人体废墟有四个标准足球场的大小,烂尾的时候已经挖了四五米深,铺好了一半钢筋混凝土。最早的时候里边还摞着些没用的建材,后来也被人顺走卖了;现在取而代之的是堆积了一人多高的仿生人残躯,其中还错综复杂地穿杂着十数条拾荒者清理出来走路的缝隙。从高空俯视下去,它像是块被敲得七零八落却勉强维持着形状的宝石,失去了所有炫目的光泽,透着颓废的虚弱;可它的任何一片渣子都依然是锋利坚硬的晶体,能随时在不动声色之中取人性命。

        吴邪和王胖子到废墟附近时,已经是下午三点的光景。废墟边上有砖块临时垒起来的一米多高的隔离墙,很多地方已经被推倒了。他们绕远路穿过废墟东侧的一片树林靠近,这里的墙还是完整的,吴邪探头看里面,附近没有人才放心地撑着墙跳了过去,本来还想回身拉一把王胖子,却被嫌弃地拍开了,后者抬起一条腿搭在墙上,“嘿呦”一声把自己扔了过去,随后拍了拍身上的土,以睥睨群雄的眼神瞅了吴邪一眼。

        吴邪做了个“怎样”的姿势,随即从口袋里掏出两只蓝牙耳机,一只递给了王胖子——之前已经设置好了,半径五米之内如果有人,耳机里就会报警,好提前离开;而后他把包里的登山索拿出来,将电子卡扣锁死在钢筋上,两人一先一后下到了人体废墟的底部。

        在吴邪收拾登山索的时候,王胖子往两人脸上扣了只捂住口鼻的便携式空气过滤面具。废墟里到处弥漫着蓝血独特的刺鼻气息,虽然无害,但闻多了依然让人头晕。“今天组队的人都在这一块活动?”吴邪指了指PAD里废墟地图右上角的位置,声音从过滤面具里透出来,有些闷闷的。王胖子瞅了一眼,回答道:“对,基本都在那儿。这次货特别多,这一片都有,但得小心点。”他说着指了指整张地图的右侧。

        王胖子对废墟熟悉得像自家小旅店,带着吴邪绕到了之前就选定的地方,吴邪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翻检肢体,王胖子就在一边放风。这次的货真的都是非常完整的仿生人,吴邪不得不直接掰开或者用电子刀切割躯壳寻找可能用得到的东西,即使他从进入大学的第一天接受的教育就是“仿生人并不是生命,不需要对它们有负罪感”,但他依然有些心悸,不断默念着“对不起了对不起了”甚至是往生咒。

        天色是阴沉的,不过六点多天就黑了下来,但吴邪并没有要走的意思,而是戴上了夜视眼镜继续寻找;王胖子在一边拿手机在群聊里旁敲侧击探听消息,得知今天下到人体废墟的所有人都已经离开了,还有几个人说要到他那儿蹭饭,他干脆回到“别别别,在西湖边上会老相好呢”,一番打趣之后他确定了废墟底应该没有别人了,便不再太过警惕,也坐在了地上,打开游戏软件找人锄大D。

        吴邪那边已经翻完了上面的一层,底下的那些仿生人的皮肤上还是潮湿的,昨天夜里雨才刚停,显然没有干透,但他也并不在意,继续翻找。突然间,吴邪在夜视眼镜偏绿的视野中发现了一只很特别的手。

        那是只右手,食指和中指异常修长。是什么特殊型号么?用来做什么的?吴邪好奇着,伸手去抓那只仿生手,在指尖触及到冰冷的钛合金肢体的瞬间,那只手突然动了,用看不清楚的速度抓住了吴邪的手腕,随即迅速收紧。吴邪痛得大喊,但声音被压在面罩里,听起来像是兽类的咆哮。王胖子早在吴邪喊叫之前就被仿生手动作时碰到周围躯体的声音惊到,扔了手机就去扯那只手,却被吴邪疯狂的摇头制止了,越是拉扯,那只手的握力就越大。吴邪整只手已经麻了,而手腕又是剧痛,他试图站起来,摸到电子刀,想要干脆切断这只仿生手;但随着他的动作,仿生手的主人似乎也在往外挣扎。电子刀的光刃已经将钛合金切开了一道口子,仿生手却突然卸掉了所有力气,吴邪原本已经半站起来了,这时直接丢了电子刀,握住自己那只几乎被捏碎的手,脱力般地跪在了地上。

        而王胖子在一边惊得说不出话。刚刚抓住吴邪的仿生人这时候已经完全从废墟里爬了出来,缓慢却稳定地站起了身,它身上大部分的仿生皮肤早就被摩擦掉了,露出钛合金冷白的光泽;到处都是被利器砍出的口子,从里面露出复杂的线路,蓝血几乎挥发光了。王胖子从来没有见过损伤程度这么高的仿生人还能动,更别提它刚刚还……

        吴邪跪在仿生人脚边剧烈喘息着,等他终于能平稳下来,并且确定手还没完全废了,这才踉跄着站起来,当他抬眼时,蓦然撞进了一双漆黑的瞳孔里。仿生人的左脸颊已经被压得碎裂了,但依旧能看出原本的样貌;吴邪还没能反应过来的时候,反倒是仿生人嘴唇动了两下,却没发出声音,只有电流的嘶鸣声。

        在这个动作之后,仿生人似乎用尽了能量,又摔在了地上。吴邪睁大眼睛看着它倒下,有些茫然失措地看向王胖子,后者用迷惑的目光同样回看向吴邪。

        半晌之后,吴邪看在倒在地上的仿生人,声音有些空灵:“它跟我说‘谢谢’。”

---------------------------------

传送门:第二章 清单

  87 2
评论(2)
热度(87)

© 私家猫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