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猫爷

独执偏见,一意孤行。

 

【瓶邪】【底特律AU】未命名 第二章:清单

①叫我DDL小王子Orz。

②摸鱼之神。

③传送门:第一章 人体废墟    你还是别挑衣服了吧   这是你送的花吗?     大宝剑     总目录

        “我觉得吧,它那句‘谢谢’说早了。”王胖子抄着手站在吴邪身边,摇了摇头。

        时间倒回几小时之前,两人面面相觑了几分钟,等回过味来,吴邪才觉出后怕和憋屈,骂了一声:“咱能别懵了么,老子手要断了。”“这货就扔这儿?”王胖子指了指地上的仿生人,吴邪深吸了口气,直接开始收拾东西,王胖子见了赶紧帮忙,毕竟吴邪一只手不方便。等东西收拾好了,吴邪把包往身上一甩,转身之后却忍不住回头看了眼,咬了下嘴唇,又抬不动腿了。仿生人倒在地上,身体残破,无害到脆弱的地步,它真的知道什么叫做“活下去”么?

        “行啦行啦,别纠结了。就你这心软的小性子,料你也不能把它扔这儿。”王胖子把地上的仿生人搬了起来,“咱今天晚上也别回去了,我刚刚订了家汽车旅馆,先在那儿对付一晚上,再从长计议。”“好啊,要是太麻烦,我就把它拆了,能用的都用起来,就当为科研贡献了。”吴邪咬了咬牙,用没受伤那只手帮王胖子搬,让他意外的是,这身量和他差不多的仿生人竟然异常的轻,转念一想也没毛病,毕竟占了仿生人重量大半的蓝血估计都挥发干净了,刚才爬出来那一下估计已经耗尽了备用能源。

        路上一番折腾到了汽车旅店,两人先是把半报废的仿生人往房间里一扔,先找了汽车旅店里的自动诊疗机检查了吴邪的手腕,好在虽然疼得惊天动地,但只是轻微的骨裂,简单处理一下之后,王胖子出门去买通用蓝血,而吴邪则先向实验室请了病假,随后回到了房间。

        仿生人躺在地毯上一动不动,吴邪走过去一屁股坐了下来,伸手捞过背包,找出了钛合金专用的便携焊接器,给它把外壳上的裂痕逐条焊接上,有些破损过大的地方甚至用了刚刚从废墟里找的能用的零件,焊了一半才反应过来,刚刚怎么说的来着,“太麻烦就拆了”?操,真香。吴邪自暴自弃地叹了口气,继续低头工作。伤的手腕不是惯用那只,加上他在实验室早做惯了这种工作,所以做起来相当熟练,等王胖子回来已经完成大半了。

        “先放那边吧,等我这儿焊好了再往里加,省得又漏出来。”吴邪头也没抬,只是嘱咐了一句。“怎么样啊?”王胖子坐在床上,往前俯着身子看吴邪干活。“真特么牛逼,运动系统坏了一大半,还能动;其它地方……这么说吧,能正常工作的零件系统估计一个巴掌就能数过来。什么型号的啊,我砸锅卖铁也买一个。”吴邪虽然还有点气,但也不得不赞叹几句。

        焊接完外壳之后吴邪就不再和王胖子闲扯了,他开始修复蓝血循环系统,这个系统有些复杂,是仿生人工作的重要基础系统,现在设备有限,吴邪没法做全面的检查,不过按着能把他手腕捏到骨裂的情况来看,只要蓝血供应上了,那这个仿生人就一定能开机。等吴邪终于把现在手头能做的维修工作都做完,已经接近凌晨四点,他全神贯注了这么久,这才感觉到累,但还有事情没完成,他不喜欢留个尾巴的感觉。他伸了个懒腰,把仿生人腹部的检修口合上,看着人工皮肤缓慢地覆盖住钛合金,满意地点点头。

        王胖子已经打了个小盹,这时候也起来了,拍了张仿生人面孔的照片到网上资料库做了比对,比对需要个一分钟的时间,这人就开始瞎琢磨:“这小脸蛋,怎么看都是特殊行业的吧。”吴邪懒得搭理他,把随身的笔记本连接上了仿生人,开始数据库解析比对,但王胖子不需要人搭理,越琢磨越觉得有道理:“我觉得,它就是那种功能,你懂吧。呐看看这儿,这个做得也太逼真了,多少爷们儿梦寐以求啊,先不说大小,就这形状,漂亮啊。”“去你妈的,你家性爱仿生人这么大力气?哪天坏了把富婆掐死了咋整。”吴邪实在忍不住喷了他一句。王胖子嘿嘿嘿笑着,正想说指不定有人好这口的时候,手机响起了提示音,他低头一看,却发现没有匹配的型号。“嗯?怎么回事?诶天真你这手艺不行啊,是不是把脸给整歪了,怎么查不着型号?”

        “查不着就对了。”吴邪此时也托着下巴,眉头紧锁,“这数据根本解析不出来,全是乱码。”“什么情况?”王胖子一听也有些紧张,赶忙跳下床蹲到吴邪身边凑过去看屏幕。吴邪突然灵光一现,掏出了一个U盘,里面是他这三年以来的研究,被他紧紧抓在手里,没有一个字发表出去。U盘里有个小程序,运行起来之后,很快就出现了一个对勾的符号,也仅仅只有这个符号,吴邪露出了了然的表情。“怎么个意思?”王胖子不太理解。“明白了,这玩意儿八成是台原型机。”吴邪一边收拾U盘一边说,“搭载的不是Routine系统,是AI系统。”

        国内民用仿生人被限制得极其严格,为了避免种种的伦理道德问题和各种不可预知的危险,民用仿生人搭载AI系统是违法的,通用的是自主研发的Routine系统——各个型号的仿生人只能做程序设定好的事情和交互;而更加智能的AI系统,仅仅允许在科研和其它特殊领域使用。

        “那怪不得都成那个熊样了还能捏碎你手腕啊。”王胖子啧啧两声。“对,虽然经常程序不稳定,BUG多,但是……功能是最全的,零件和系统也都是都是最新的呀……”吴邪两眼放光,虎视眈眈地盯着躺在地毯上刚刚灌进蓝血还在进行开机自检的仿生人,要是眼神能拆东西,这仿生人早就零碎了。

        “我觉得吧,它那句‘谢谢’说早了。”王胖子站起身来,抄着手摇了摇头。“拆了太可惜,修理修理拿来做软件硬件测试。”吴邪露出一脸小奸商的表情,“原型机可都耐操啊,不怎么怕宕机的。”“可我从来没听说原型机就这么随手扔了的,就算报废了也是公司机密吧,不得好好收起来?况且原型机要怎么才能损伤成这个样子?”王胖子有些担心,这怕不是捡了个麻烦回来。“放心,咱这合理合法,不管什么原因,它是被‘遗弃’的,我‘接管’了,就这么简单。”吴邪这时候已经兴奋了起来,都不困了,开心得像个吃了糖的小孩。

        “行吧行吧,你这个科研人员最大,除了没钱啥都强劲。”王胖子无奈地叹了口气,“时间也差不多了,我去买点早餐,你把这儿收拾收拾,乱的。”说完走出了房间。吴邪答应了一声,开始把散落一地的零件往包里收,边收边数,这次本来收获挺多,但修了个原型机剩的也没几个,不过这原型机就已经是捡到大宝贝了。

        吴邪心情颇佳地哼着歌,收拾完一转头发现仿生人已经坐起来了,右侧太阳穴上的LED蓝圈平稳地亮着,清晨第一道阳光从窗帘的缝隙照射进来,让仿生人原本有些冰冷的面容柔和了许多;它眨了眨眼,吴邪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觉得它有些茫然。仿生人转过头看见了吴邪,又张了张嘴,但这次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它似乎还记得自己的声音系统已经坏掉了。

        “早上好。”吴邪看出了仿生人的嘴型,他歪着头笑了笑,说来也真奇怪,明明是程序使然,他却有种发自内心的喜悦。吴邪半跪下来和仿生人视线平行慢慢地问道:“能听懂我说话么?”仿生人点了点头,吴邪又问出下一句:“我现在需要知道你身上哪些零件坏掉了,可以替换成哪些,能列一份清单给我么?”仿生人又点了点头,向吴邪伸出手,后者连忙摸出手机交了过去,然而仿生人并没有像吴邪想象的那样干脆利落地传一份数据,而是打开手机记事本开始一个字一个字地手写输入。

        看来网络连接与传输系统坏得相当彻底。吴邪琢磨着。

        仿生人原本安安静静地低头输入,突然之间它的LED由蓝变红,猛地抬头看向门口。王胖子买了早饭回来,刚打开门被吓了一跳小退了半步,仿生人看清楚人以后似乎解除了警报,又低下头继续输入,LED也变了回去。

        “这警惕性可以啊。”王胖子把早饭放在餐桌上,招呼吴邪过来吃,边吃边问他打算怎么办。吴邪嘴里嚼着烧麦,扭头看了看仍然在输入清单的仿生人,就忍不住一阵肉痛——虽然他知道这次买齐零件估计要钱包大出血,但看这架势,估计还得挤出点骨髓来。“还能怎么办,”吴邪咽下烧麦,叹了口气,“我先在你那儿住两天吧,先修好了再从长计议。我总得对我的仿生人负责啊。”说完又回过头继续吃。“呦呦呦,这就你的仿生人了?昨天还嫌弃不想要?”王胖子一脸揶揄。“怎么着?我捡的,我修的,那就是我的。”吴邪说得坦坦荡荡。

        不过两人都没有发现的是,一直低头在吴邪手机上输清单的仿生人,在听到“我的”这两个字的时候,LED变成了黄圈转了几转,扭头看了眼吴邪,然后又继续了手上的事情。

  100 11
评论(11)
热度(100)

© 私家猫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