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猫爷

独执偏见,一意孤行。

 

【盗墓笔记】【瓶邪】我和我的小兄弟

①名字太长的雨村。

②极其沙雕。

③老流氓激情撩邪。

④传送门: 你还是别挑衣服了吧   这是你送的花吗?     大宝剑    未命名    总目录

        每个正常男性活久了应该都有一种相同的体会,那就是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完全弄清楚自己的小兄弟在想什么。这可不是我随口胡掰的,而是经过多年的切身体会和总结得出的结论。追溯到源头,哺乳动物的小兄弟里面本来是有一根骨头的,能够很好地控制,但有个最大的毛病,就是容易断,所以在进化的过程中这根骨头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更柔软的东西,相对的,控制能力就下降了——据我推测这就是小兄弟能够产生独立思维的基础。

        我的小兄弟和我相处得一直很好,但有的时候我实在不理解他的想法。好比说如果闷油瓶洗完澡只穿了条短裤就在我面前晃悠,小兄弟抬个头看看,动动胳膊动动腿,相当灵动活泼,还顺便叨咕几句“隔壁的兄弟你还得再努力一把”,这我都能理解,毕竟我也爱看,而且我自己想得估计比他还不正经;但有些情况我就很是不能理解了,像是几年前,我扮成三叔的样子去查账,还没坐到前边去的时候,小兄弟居然也抬起了头,我当时简直无话可说,满脑子都是“你这时候凑什么热闹,难道是想要提醒我三叔对查账爱得深沉吗”,得亏那时候我也二十大几了,还是有经验的——以前遇到这种情况,没人的时候我都直接掐着他的头把按下去,有人就只好绷紧全身肌肉,等他自己没养分供应了蔫下去。

        但闷油瓶就很不一样了。从我刚认识他对他不是很注意,到最后几乎成天琢磨他的整个过程中,我都没有发现他的小兄弟有哪怕一次乖离他的意愿。最开始的时候以为是他年纪大了,就是想让小兄弟动一动尊驾,人家都不搭理;后来我才知道错得没谱,简直想爆锤当年的我的狗头。

        这个事儿吧,我又抹不下脸问闷油瓶怎么做到的,一直意意思思的,直到他去当了守门大爷,我最颓废的那段时间,大半夜独自坐在湖边喝酒,干嚎《失恋阵线联盟》,满脑子“寂寞的夜寂寞的你”,看着畏畏缩缩冒个头的小兄弟,笑得像个精神病——当年真该早点问问他。

        当时我们刚到厦门的时候,晚上出门撸串,闷油瓶不怎么吃这些东西,我和胖子吃得可欢实,那时候我还没戒酒,喝得挺痛快,回到宾馆就维持不住正形了,毕竟喝完酒的爷们儿可是神奇的物种,像是肾上腺素扎脑袋瓜子里似的。我当时就把闷油瓶往床上一扑,前言不搭后语地把憋了十好几年的问题问了出来,难为他还能听懂。闷油瓶倒是很有大师风范,不慌不忙地捏了捏我的下巴,那种压低的音调在我脑子里直接炸开的感觉,我到现在想起来都浑身发麻。他跟我说:“叫声好听的我就告诉你。”

        我喝得连话都不清楚,当然完全没觉出有什么不对,脱口而出就是一句“师呼”,但闷油瓶不为所动,眼睛里明明没有什么情绪,现在想想满满的都是不怀好意。于是我转了转眼珠想了一会儿,用不太肯定的语气嗫了三个字出来:“好哥哥?”我还没来得及看闷油瓶什么表情,就一阵天旋地转被按进了床里,他压在我上边歪着头看我:“说清楚点。”我不疑有他,用小学生念课文的调调一字一顿地重复了一遍:“好、哥、哥。”

        闷油瓶的脸藏在阴影里面,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笑了笑,声音里倒是没什么:“其实我也不知道啊。不过你如果你想知道关于他的事情,那就直接问他好了。”之后我们两个人的小兄弟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会面,也不知道我小兄弟学会了点什么没有。

        不过在他们还在进行会面的时候,我脑子里充满哀嚎——货比货得扔,小兄弟比小兄弟要气死哥哥我啊!

  486 14
评论(14)
热度(486)

© 私家猫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