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猫爷

独执偏见,一意孤行。

 

【盗墓笔记】【瓶邪】黎簇你小子给我注意点

①垂死病中惊坐起,原是沙海首播日。

②激情更新,语句可能有点散乱。

③带黎簇小朋友来玩一玩。还有一些诡异的梗。

④传送门:      我和我的小兄弟   这是你送的花吗?     未命名    总目录

        我二叔来过雨村之后,给我留下的最大好处就是邻里关系改善了不少。出门倒个垃圾,原本跟我势不两立的隔壁大妈居然把我拉到一边神神秘秘地说最近小心点,附近总有个面生的小年轻偷摸地转悠,看样子不像是来旅游的,别是个小偷。我嘴上好好好地答应着其实没放在心上,家里有那么大一尊佛镇着呢,别说小偷了,就算汪藏海揭棺而起我都不带怕的。

         回家的时候我在路边买了几根芹菜回家喂给狗子们吃,好祛祛口臭;到家之后也没关院门,直接把芹菜洗了,坐在板凳上掰成小段喂给狗子们。小满哥和蛋蛋吃东西都不用操心,就是阿花还得好好盯着,说起来也怪,明明是只靠谱的成年狗了,还像个呆逼似的,吃起东西来嘴漏,每次都掉一地,得把他的头按在地上吃干净,如果我玩手机没注意,小满哥还会主动担起这个责任,不得不说是很贴心了。

        小满哥这次刚按下阿花的头,却突然抬起眼往我身后看了看,我是背对着院门坐着的,小满哥这一抬头把我吓了一跳,连忙回身,却没看见什么,但心里也没松懈,毕竟这家里边最靠谱的除了闷油瓶就是小满哥了。

        我蹑手蹑脚走到门边,踩住旁边的鸡笼子从院墙顶上探出半个脑袋悄咪咪往外瞟了一眼,这一瞟我就乐了,是黎簇这小子,低着头在我家门边不知道琢磨什么呢。

        说起黎簇,之前他对我怨恨很深,我自觉也没脸要求他的原谅,只是尽我所能去维护他,力求能弥补二三;但后来发生了一个很长的故事,他似乎态度有好转,可心里总是拧着一股劲,只是通过苏万别别扭扭表露过一点心迹。我也是年轻过的,很能理解这种感情——要突然间扭转自己过去所坚持认为正确的认知,是件相当困难的事情。

        我现在年纪也大了,总是会莫名生出一种慈爱和耐心,好比以前,要是有只蚊子在我耳朵边嗡嗡嗡,我拼上一晚上不睡觉也得把它打死;现在就不一样了,我就希望它赶紧咬上一口,吃饱了就别叫了。前几天我从苏万那里得知,黎簇似乎在生意上出了点问题,具体是什么事没跟我讲,但是看苏万语气还挺不好办,现在黎簇都上门来了,估计也纠结了很久,都到家门口了估计还自我斗争了几天, 我这个老前辈当然也得帮帮忙了。

        “哎,干嘛呢?” 我这样想着,就直接在墙头上嚎了一嗓子,黎簇本来压根没注意到我,被吓得直爆粗,差点坐地上:“我操你大爷的你闲不闲啊三岁了?!”“不是你闲不闲啊,在我门口晃了几天了说实话,怎么着还得我请你进来喝杯茶讲讲故事,当我姓蒲呢?”我翻了个白眼,掏出手机就把黎簇的震惊脸拍了下来。“你想干嘛啊?”黎簇刚缓过劲来就被我这个动作搞得摸不着头脑,我嘿嘿一笑:“进来喝杯茶呗,不然这玩意儿就上传到朋友圈了。”

        黎簇虽然嘴上不服,但还是老老实实跟我进屋了,进来之后还挺好奇地四处打量:“就你一个人在家?”我一边给他泡茶一边回答:“你胖爷爷去夜总会了,你张大神在楼上储藏间收拾东西,要叫他下来吗?”黎簇面部肌肉抽搐了两下,猛地摇了摇头。我笑了一下,把玻璃杯放在了他眼前,然后坐了下来。

        黎簇似乎是惊吓过度,看都没看就抓起杯子喝了一大口, 眼睛就瞪大了看了眼杯子,艰难地咽下了那口茶:“卧槽这什么玩意儿啊,菊花?这么甜?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啊?”我慢慢翻了个白眼:“啧,不懂别瞎说啊,金丝皇菊,清热解毒,杀菌消炎,还明目抗癌防辐射,你们成天抱着手机平板的年轻人就该多喝,我还惦记着你个小孩体热没给你加冰糖呢还嫌甜,不喝给我放下,几十块钱一朵呢。”黎簇听了这话,干脆地喝了一口又吐进了杯子,“啪”一下把杯子放下,瞪了我一眼,然后又有点心虚的样子。

        我没理他,吹了吹浮在水面的花瓣,慢悠悠喝了一口:“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什么事?” “我……没事就不能来看看了……”黎簇低头吭哧了半天终于说出句完整话,我茶都喝了小一半了。“行吧,”我放下杯子叉起手,端了端架子,“看在以前的情分上,教你最后一句。”我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声音:“做事奸邪任尔焚香无益,居心正直见吾不拜何妨。”黎簇似乎有些愣住了,脸上露出了几年前才会有的表情,但马上意识到失态,垂了垂眉目,拿起花茶灌了几口:“你还真把自己当关公啊,还拜你。”我伸手摆了两下,收起了严肃的表情,挑挑眉毛:“低调低调。”

        还没等他喷我,我赶紧补上几句:“你看为师我把压箱底的经验都告诉你了,你不得来点回报?”“你不至于还了个鬼玺就穷到要跟我要钱了吧?”黎簇一脸惨不忍睹,我微微一笑,面不改色地胡扯了起来:“当然不至于,而且我也不是什么恶魔。就是今天吧家里没人做饭,你看着这不巧了赶上饭点,厨房在那边您请。”我说着指了指厨房的方向。黎簇抿了抿嘴,看看我又看看厨房,似乎是在做什么心理斗争,最后叹了口气:“好。不过我就会做青椒肉丝炒饭和西红柿炒鸡蛋,你吃什么?”我一哂:“小孩子才做选择,大人全都要。”

        黎簇做了个深呼吸,一幅不和我计较的样子,走向了厨房,我在他身后补了句:“好好做啊,你张大神也一起吃呢。” 不是我吹,道上黎簇这一代人,那对闷油瓶都是心向往之,就是程度高低罢了。黎簇再进厨房之前终于忍不住比了个中指。

        我倒是挺开心,站起来溜达了几步,拿起杯子想把茶喝光顺手洗了,一口下去发现味道不对,有点淡,是我给黎簇的那杯,里面还有他的口水。我赶紧吐了回去,心想还好闷油瓶不在,不然又是……

        我还没想完,背后突然一阵寒意,回头就发现闷油瓶站在楼梯上看我。我挤出点笑容,把杯子放了下来,又朝厨房抬了抬下巴:“黎簇过来了。”他走下楼梯在我面前停了下来,拿起杯子看了一眼放下,又瞟了眼另一个杯子。“那个……”我本来还想找找话,闷油瓶却突然抬起我的下巴咬了上来,舌头很霸道地扫过整个口腔,然后放开:“下次注意点。”我闭上眼睛重重地点了点头,听着闷油瓶拿起那两个杯子应该是要去洗。

        “那个,白糖……” 黎簇这时候冒了个脑袋,但话没问完,估计是看见闷油瓶一下没反应过来。“糖在右手边第三个格子里。”闷油瓶回答之后自顾自离开了。我睁开眼的时候黎簇还站在原地没动,看着我的眼神相当震惊。“糖在右手边第三个格子里。”我重复了一遍,黎簇才回过神,战战兢兢点了点头,窜回了厨房。

        不过黎簇并没有留下来吃饭,做好饭之后就推脱有事情开溜了,我吃着饭琢磨着他这个态度不对,吃个饭而已,于是打开朋友圈,也没什么动静,估计把我屏蔽了,我就直接去问了苏万。苏万“emmm” 了半天,在我威逼利诱之下截了个图给我,黎簇的朋友圈第一条赫然挂着“吴老板,口水拉丝了喂!”

        行啊小兔崽子,你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了,我把之前拍的那张照片拎了出来,打算发出去,苏万这时候又发了一条消息过来:“还有,鸭梨让我转告句谢谢。他这几天真是挺上火的,什么事连我也没说,估计也只有您能给解决一下了。”“他这都自己跑了一趟了有话还不知道自己说呢。”“哎呀鸭梨那个别扭性子您也不是不知道。”我看着苏万发过来这句话有点心软了,这么多年,这几个孩子也都是当自家孩子看的,闹腾点就闹腾点吧。

  743 11
评论(11)
热度(743)

© 私家猫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