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猫爷

独执偏见,一意孤行。

 

【盗墓笔记】【瓶邪】无人区(七)

①揭棺而起。

②本来打算整理一下目录,结果发现这篇我没写完?

③大概是在梦里写完了吧Orz。

④传送门:无人区(六)   狐言    凌霄    夜记    未命名    总目录

 

        车门没有锁上,但是大顺和小顺也并不在车里。我坐上副驾驶,把门虚掩起来,轻轻拉了拉绳子,节奏是按着敲敲话来的,毕竟这烟气似乎是吸音的,所以就做了些改动。之后我用极快的速度检查了一遍,所有的装备都被带走了,手台放在了驾驶座上。车内打点得整整齐齐,看得出来走得并不慌忙,甚至可以说准备充分。奇怪的是我没有在车里看到留言,以我对张家人的了解,发现异状不留任何信息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这些信息一般会以特定的方式留在特定的角落里,之前是屡试不爽但这次我完全找不到。

        保险起见,我还是把车里所有细节都拍了下来,准备拿回去给闷油瓶看,如果真有什么错过的地方,等这次回去就再好好让他辅导着再进修一下“张学”——武的算是半吊子,文的还不来个专精那实在是太丢人了。等做好这些,我拍了拍脸,深吸了一口气,准备下车,冰冷刺骨的烟气让我心有余悸。

        我把绳索在手上一圈一圈绕着,但过了不久就察觉出了异常。来的时候我谨小慎微地走了半分钟左右,回去的时候可是迈开步子走的,这都快要一分钟了还没回到原来的车上。心跳的速度开始越来越快,握着绳索的手渐渐地麻了起来,我一时间分不清楚这些感觉是生理上的还是心理上的,便在原地站住了。四周依旧是漆黑和寂静的,和之前没有任何差别,但又截然不同,强烈的窥伺感让我极其不自在。

        我开始回忆身上有什么东西,除了这身衣服,腰带上挂了一把折叠刀,裤兜里有指南针和手机,衣兜里应该还有六七颗薄荷糖;外套是胖子的,单手摸了摸,也只有盒长柄火柴。我不由得一阵苦笑,别说现在这状况了,这点东西就算是在普通的沙漠夜晚都撑不过两小时,直接就给冻死了。定了定神,我拉紧了绳子,又扯了扯,发出一个疑问的讯号,顿了几秒钟,绳子另一端传回了讯号。

        继续。

        这样的回应并没有让我安心下来,我又扯了扯绳子,问了句那边没出事吧,这次答复非常迅速,依旧是“继续”。我叹了口气,决定向前走。无论绳子那一边牵着什么,绝对不会是闷油瓶和胖子,但既然那东西没有直接顺着绳子过来给我一刀,就说明我一定是有什么用的,只要对方有企图,我就能翻盘。

        又走了大约两分钟的时间就到了绳子的尽头,果然不是车里,而似乎是绑在什么上面。我不敢直接去摸,就把手缩回到袖子里面轻轻碰了碰,是个不到两掌宽的柱子之类的东西,硬邦邦的。让我最在意的一点是,这几分钟的时间,身上已经不觉得那么冷了;如果说之前的感觉是直接掉进冰水里,现在无非是手里拿了瓶冰可乐。

        划亮火柴的瞬间,我突然有一个奇怪的想法,也许我能从火柴的光芒里看到闷油瓶慈祥的脸,然后他带我去了天国。但这显然是脑补过度,因为就连光我都没看见。我早就经历过无数次的暴盲,心态还能稳住,想了想也许是因为这些烟尘的缘故,于是慢慢把火柴往眼前移动,在能感受到热度的时候,终于看见了光。

        火柴头在距离眼睛只有五公分左右的位置,我也是第一次看见了那些烟,在火柴的光下呈现一种奇异的蓝色,非常均匀,就算前后微微移动也没有变化,打个比方,就像是果冻里冻起来的果肉一样,刀划过去也还是留在原地;这时候恨不得眼睛自带显微功能,不知道这些东西是什么微观结构,似乎把光固定在一个极小的范围内了,如果这时候能以上帝视角来看,我这根火柴应该就像是一朵发光的蒲公英。

        我慢慢地向前移动,想要看看绳子拴在哪里,在看清的瞬间,像是被一道雷从头顶劈了下去,所有的意志力都来控制自己不要喊出声,但还是往后猛退了两步,被手里的绳子扯着摔到了地上,火柴从手上脱落,应该是熄灭了。

        那是一张极其扭曲的脸,早就风化开裂,一根不知道什么质地的棍子从嘴里穿了出来,鼻梁和额头中间在那根棍子的位置有极深的压痕,下巴豁开了,喉咙也崩碎了——像是本来在仰头看天,但是面前来了个人就努力地把头低下来,脸都毁掉都要看一眼似的。由于光只在那一点范围里存在,所以跟那两个空荡荡的眼眶对视距离不超过十公分,那张开裂的脸嘴角像是带着笑意。我扪心自问见过的非正常尸体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但这种毫无心理准备直接贴到脸上的次数还真是少。

        从一开始的冲击中恢复过来后,我平复了下心情,都干成这样了只要别是什么机关,问题都不大,估计一脚就能踩碎。绳子应该是绑在它腰上了,我也没再划火柴,而是慢慢地沿绳子摸上去,尽量不碰到它,看看能不能解下来。


------------------------------------

传送门:无人区(八)

  106 5
评论(5)
热度(106)

© 私家猫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