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猫爷

独执偏见,一意孤行。

 

【盗墓笔记】【瓶邪】雨村琐记—葡萄

①我都没想到今天居然还有更新。

②主要被三叔炸了一下,可惜我也没看过宫斗不然真的想写233333333……

③敢于抓住台风下油锅炸的老吴。

④下午复习了徐克的《青蛇》,葡萄就这么来了。

⑤俗世呀,多好。

⑥传送门:无人区   狐言    凌霄    夜记    未命名    总目录

        我大概上个月收到了一封邀请函,是个上海的珠宝展会。洗白之后我的一部分工作重心偏在翡翠和玉石上,偶尔做点银,但金这东西最不挣钱就不怎么碰;所以说起来和珠宝行业还是挺密切相关的。本来没琢磨着去,不过这次展览会上会有个小型的赌石交流会。我赌石一般是去缅甸,但从去年年中开始三叔的事儿让我一直没办法出国,就放下了很久,赌石这东西不说还好,一提起来心里还是痒得慌。

        交流会在室外,要是天气不合适会被取消。随着日期临近,台风总在海岸线试试探探的,心里还有点紧张。不过启程前这只小云雀扑棱着绕圈了,就稍微放了点心,想着该是绕不回来了吧,没想到我和闷油瓶刚到上海在宾馆住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就看见通知说交流会取消了,台风该登陆还要登陆的,我当时就想把这小鸟抓下来,蘸蘸鸡蛋液裹上面包糠炸至两面金黄,胖子肯定爱吃。没了交流会的珠宝展览对我吸引力有限,干脆就不去,台风天我也不敢贸然开车回去,就打算在宾馆住个一两天等天气好了再走。

        早上的时候天是阴的温度也合适,我和闷油瓶到宾馆的餐厅吃了饭就出去溜达了一会儿。这算是上海的老城区了,街道都不宽。我对这一块儿还挺熟,读大学的时候常常和同学们到这边的剧院来看戏剧或者话剧,就带着闷油瓶专门往犄角旮旯的地方钻。可能是受了天气影响,沿街摆摊的店铺不是关门了就是正在收摊,一路逛下来也没什么意思,干脆买了点葡萄回宾馆窝着,水果摊的老板当时也在收拾了,见我们来买水果还嘱咐了几句少在外面瞎晃,这地方一来台风就掉广告牌,别给砸着。

        要说我这运气还是可以的,刚回宾馆外面风就刮起来了,于是就把葡萄洗了坐在床上吃。我拿平板在看上个月的报表,看账目其实还真是很头疼的事情,假账一般都做得出神入化,只在细微的地方有差池。之前跟着我三叔的老会计跟我讲过,学会计的都会教做假账,教的目的是为了看出作假,可不是每个人都守得住原则。我的那些老生意都是信得过的伙计在做,夜总会是我和胖子亲手把控的,但是新的买卖用的新人还得考量,这账目就不能马虎了。

        当我在专心看账目的时候,嘴上的动作就会不由自主地停下来,想起来才嚼两口,到后来干脆都懒得伸手拿葡萄了,闷油瓶就一颗一颗往我嘴里填,节奏平稳,丝毫没有催促或者怠慢的意思,都是我把前一颗咽下去了过几秒就会有下一颗。对到让我有些怀疑的点时,我拿过手机来算,就把他刚递过来葡萄轻轻咬住,等算完一抬头,把我吓了一跳。

        本来闷油瓶是靠在床头的,我面朝他盘腿坐着,这一抬头却发现他就在离我不到十公分的距离盯着我看。还没反应过来,他又朝我靠近了点,但我很习惯这种和他极近距离的接触,所以也没想着躲开。直到闷油瓶微微偏了偏头,伸出了点舌头把那颗葡萄怼下去我才恍然大悟,原来一直叼着没咽。

        电光火石之间我做出了决定,扔了手里的平板扣住闷油瓶的脖子,送上门来怎么可能不吃的?这口葡萄吃得是真的久,还得到了闷油瓶的帮助——来不及吞咽,葡萄的汁水就顺着嘴角流下去了,他帮我舔了回来。

        等这颗葡萄咽下去了,我早就瘫在床上,喘着气问闷油瓶还吃么,他没回答,只是把盛葡萄的盘子拿到了床头柜上,然后回身解我的衣扣,正当感觉到他的手顺着腰线滑下去应该是想把我从衣服里捞出来的时候,床头开着的那盏灯“啪”地一下灭了。我直接僵住了,闷油瓶倒是没什么影响,自顾自继续。我抓住闷油瓶的手,抬头看着灯,还没说出话来,它突然又亮了起来,即使是很昏黄的暖光,我还是瞬间被激得睁不开眼,连忙低头把眼睛埋进闷油瓶的颈窝,眼角都有点湿了。

        这时候床头的内线电话响了起来,闷油瓶一手扶住我的背,一手去接了电话,我隐约听到好像是说因为台风停电了,已经开启了应急发电系统,打电话过来道个歉。这宾馆隔音做得很好,我这才意识到外面早就骤雨大作。

        闷油瓶挂掉电话之后,顺手关了灯,我还挺奇怪,因为我俩办事的时候一般都喜欢亮点,不过他马上就解答了我的疑惑:“这样就不怕吓到你了。”我差点跟他打起来,去你大爷的,小佛爷我这么不经吓的?

  444 12
评论(12)
热度(444)

© 私家猫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