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猫爷

独执偏见,一意孤行。

 

【盗墓笔记】【瓶邪】旵

①三叔之前访谈里的一些脑洞。可惜能力不够,不然真想写宫斗的。

②有提到张日山和梁湾。我都忘了梁湾人设是啥样了,就照着季播剧里写了下。其实年会写了挺多但觉得主题不明确就删了,有机会再写。

③之前传上b站的沙海脑洞视频被腾讯点名下架了,我找了半天没看见腾讯在线客服,就先把这个写完发了,再打电话跟他们唠唠。实在不行改一改能重发。

④传送门:葡萄    无人区   狐言    凌霄    未命名    总目录

        说起张日山这个人,是这一代九门管事的。以前我只知道他应该是张大佛爷的副官,算起来可能年纪比闷油瓶还要大些,但实际上不甚了解。我本来和他来往不深,就是九门开会的几面之交,只是当年去古潼京他暗地里帮了我不少。后来张海客常到雨村和我一起开故事会,八卦张家往事和九门掌故的时候,才知道了更多的细节。

        照这么说来,对我而言的许多传说,张日山都是亲历者,想必和闷油瓶也是有渊源的。闷油瓶回来之后,张家开始缓慢回血,我在张家的年会上也见过张日山,有意思的是我还见过之前有点交涉的梁湾。

        那次年会前我因为一些事情没吃午饭,到了会场饿得要命,闷油瓶还被拖去不知道干什么了,张海客就让我先进去吃点东西,然后也离开了。这时候会场里没什么人,我站在桌子边上一边吃一边四处打量,心里嫌弃得要命,回头真该让他们好好学习学习小花公司年会装潢。

        这时我突然听见一声小姑娘拔高的尖叫,还就在身边,把我吓得赶紧把手里的驴打滚放下了,扭头一看居然是梁湾。小姑娘眼睛瞪得溜圆,紧张地盯着我,仿佛我只要敢动,她就马上脱兔一般跑掉。张海客之前跟我八卦过,说张日山好像找了个挺年轻的小姑娘,貌似是做医生的;当时梁湾的名字在我脑子里一闪而过,但我对这些不太感兴趣就没深究,现在看来有种八九不离十的感觉。

        我转了身靠在桌子上,梁湾果然后退了一步,颤颤抖抖问了句“你来干嘛?”,我有些哭笑不得,也用同样的话回问了她。这时候张日山和闷油瓶走进了会场,后边跟着一群张家人,有些我认识有些不认识。梁湾见了迈着小步子跑到张日山身边挽住他的胳膊,靠得很紧:“我是家属。”我伸手把刚刚咬了一半的驴打滚拿起来填进嘴里,面无表情的嚼着。大部分张家人都散开去做会前的准备了,张海客和张海盐在后边一幅看戏的表情。

        张日山轻轻拍了拍梁湾的手背,露出一个疑问的表情。我咽了驴打滚,喝了口水,看着闷油瓶朝我走了两步。梁湾似乎这时候才注意到闷油瓶,瞬间眼睛瞪得更大了,还伸出只手捂住了嘴。我象征性地拍了拍手上的黄豆面:“那不巧了,我也是家属。”

        还鬼玺的钱那阵子,我把压箱底的宝贝卖了些,出了部分地产,又把存款划拉在一起凑齐了。本来我不想亲自去还钱,琢磨着让小花带过去得了,但他那段日子出差,我就只好自己去了。负责接待的是张日山,接过支票还打趣了一句要不要再点盏天灯玩玩,这又十多年过去了,再没这么直白的刺激;我嘴上糊弄了过去,心里疯狂吐槽,也不是不行啊,但烧得不都也算是你家钱了。我本来打算还了钱就跑——闷油瓶在家包了饺子,虽然不是很懂他们北方人对饺子的热情,过什么节都能吃顿饺子,但他做的我都爱吃,就急着回去吃口热的——没想到张日山愣是给我倒了杯茶,非要跟我聊聊。毕竟这是闷油瓶都要给面子的长老级人物,不好拒绝,只能坐下来了。

        可能是我和闷油瓶在一起时间久了,跟他说话倒不觉得怎么样;但张日山讲话就是一股子四平八稳的味道,正经的老干部风格,我心里还真是有点怵。聊了一会儿倒是放开了不少,还知道了些当年的内情。那时候我们在新月饭店刚刚开打,张日山就知道了,但他看了监控着实是很为难的,这管吧,有点尴尬;不管,也不太好,纠结得要命。说起来缓了这么多年才让还钱,估计他也帮了不少。

        我和张日山聊了一些张大佛爷的事情,又绕到了闷油瓶身上,说得开心的时候,他手机响了起来,拿起来瞟了两眼就笑了,然后把手机摆到我面前:“叫你回去吃饭。”我定睛一看,居然真是闷油瓶,简简单单几个字“叫吴邪回家吃饭。”我心里抖了三抖,想起来进新月饭店的时候手机打到了静音上,没想到一下子聊了这么久。

        结果是那天我并没有吃到饺子。

  425 14
评论(14)
热度(425)

© 私家猫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