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猫爷

独执偏见,一意孤行。

 

【盗墓笔记】【瓶邪】听声音就知道不一样啦

①名字太长的……也不是很雨村,先这么放着。

②那些细枝末节。

③放飞自我之作。

④传送门:盂兰     莲子    鼋神   肚兜   讨封   总目录

        张家的人才回流速度这几年渐渐快了起来,养精蓄锐多年,底子一旦打好了,发展迅速得令人难以置信,不过这些都是在人们视线之外逐渐扩张蔓延,阳光之下依旧风平浪静。这一切意味着张家族长的位置永远不会是个闲职,即使就目前情况来看,现任张起灵正在和某位吴先生过着悠然见南山的田园生活——这种行为在大部分张家人眼里属于标准的拐带。

        同样的,大部分张家人并不了解吴邪是个什么样的人,只是知道他似乎是个很厉害的角色,坊间传闻老谋深算凶狠暴戾,能把大厦将倾的张家硬生生拉回来就足见深浅,更何况族长活了快有他三倍的时间,怎么就栽了;可在年会见过吴邪的人又都说看不出什么特别的地方,反而给人相当温和明朗的感觉,再进一步就没法了解了,想靠近点的都被族长不甚明显但威慑力十足的眼刀逼了回去。因此如果张家有一个热门话题榜单,那“吴邪”这个关键词基本就是在前五徘徊。

        让张家人欣慰的一点在于张起灵并没有色令智昏,该参与处理的事情和该学习的新事物都没落下,除了大部分时间不见人,工作做得相当到位,别人也都不好挑毛病,所以张家人对吴邪没有特别严重的敌意——最重要的是张家本家大都难得善终,就连有些外家都逃不开,说不羡慕是假的,有这么个存了陪你一辈子的心思的人就不容易。

        张家庞大而严谨的体系随着时代推移也在不断自我进化和适应,做决断都有一个固定的流程,重要的事情必须由核心圈人员参与;而且这种决策为了保密性都是进行会议,但鉴于张起灵似乎是并不愿意频繁离开吴邪,会议次数就被压缩了很多,相应的也就延长了不少时间。虽然说张日山和本家已经没有太大关系了,不过为了安全和方便起见,会议长年都设置在新月饭店,每次张起灵入场的时候,新月饭店的警戒都会达到顶峰值。

        某次开会期间,声声慢正在巡视,她平常是不需要做这种工作的,但每回张家内部会议她都是主要的安全负责人员,除了三楼那间会议室的声音被层层真空墙和吸音材料与外界完全隔离开,新月饭店的一切都逃不过她的耳朵。正当她巡视到二楼的时候,三楼那间会议室的门打开了,声声慢下意识地站住了脚,她听见有个人从门里出来,靠在了栏杆上,应该是在接电话,接了不到一分钟,只“嗯”了两声,就让她愣在了原地。

        出来接电话的人是张起灵,他发出的那两个音节和声声慢印象里完全不同。声声慢天生对声音非常敏感,在她的记忆里,张起灵的声音是平稳的,毫无情绪起伏,把自己置于旁观者的地位,理性而克制,拒人于千里之外;韵律也极其特殊,这种韵律让她即使在音调和音色发生变化的情况下依旧能够认出张起灵的声音,而张日山的声音也同样有这种韵律,因此声声慢把这种感觉归类为年岁积淀的老成。

        但这两个音节完全超出了声声慢的想象,对于她来说声音是最不会骗人的,那些精于隐藏感情的表演家都常常忽略掩藏在每个词语中的细节,情绪全都藏在音调里。张起灵的声音比平时压低了一些,放得相当柔和,第一个音节微微上扬,带着些许疑问,第二个音节向下沉,像是某种承诺。电话那头的声音开得不大,声声慢只能听见几个词汇,当她把这些词汇连接起来的时候,拼凑出的句子好像是在问张起灵什么时候回去,顺便买点李子,貌似还指定了一家水果店。

        直到张起灵回到了会议室,声声慢还在原地站着发呆,这时张日山从旁边路过,有些奇怪地问她出了什么事,怎么好像中了定身术。声声慢悠悠地叹了口气:“刚刚三楼会议室有人出来接了个电话。”张日山一愣,随即笑着看了眼表:“那大概是吴邪打过来的,这个时间的话,是叫族长回去吃饭或者带点东西吧。”声声慢点了点头:“说真的,要是有人跟我说话的时候声音和平时差别大成这个样子,搞不好我就真的把持不住。”

        张日山拍了拍声声慢的肩膀:“命运对老头子总是要好些,挺不容易的。”声声慢抬起头看看三楼会议室的门,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

  755 21
评论(21)
热度(755)

© 私家猫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