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猫爷

独执偏见,一意孤行。

 

【盗墓笔记】【瓶邪】雨村琐记—书房

①上课起立老师好。

②这个月肝有点痛。

③上句话的意思是:咕咕咕。

④传送门:听声音    盂兰     莲子    鼋神   肚兜  总目录



        我之前对于张家的知识和技能,都是从自己查到的资料里学的,外带张海客他们的提点,不过那时候都是赶鸭子上架,必须要用到才学,因此学得非常零碎;闷油瓶回来后,就系统而完善地把张家那些东西给我抖了个底掉,我这个时候也有心思慢慢琢磨了。

        但凡生意上没有事情,我的首位选择就是在书房坐着,扒拉着半个书柜关于张家的文献资料,听闷油瓶给我讲课——只要是可以说的,他都会讲给我听。时间久了我发现闷油瓶居然还挺有做老师的天赋,能用很简洁凝练的语言表达出完整的内容,而且前因后果来龙去脉都理得很明白,比起张海客和张海盐不知道强到哪里去了——这俩货比前言不搭后语强点,很多部分都要我自己询问和组织。

        不过很多的机关只能听个原理,破解纯粹靠手稳和精准,虽然我从小练字,但还是达不到标准。手上的稳定性其实主要看的是臂力,而力量一直都是我的弱项。当初瞎子教我的时候,用的法子是闭眼往吸管里穿牙签;见效倒是挺快,不过有些竭泽而渔,稳定性在短时间内提得非常高,但过了能力极限手抖得更厉害。

        虽然说现在时间更多了,也有精力慢慢练习,可很多东西是童子功,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怎么练也没办法到炉火纯青的地步。我打架主要靠的还是小聪明,跟闷油瓶练习的时候总是输得非常快,最惨的记录是三秒就被摁在了地上。张家战斗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制敌——要么控制,要么致命,没有那么多花里胡哨的东西;闷油瓶从来不放水,而我拼上这辈子也练不出能和他抗衡的力量,所以后来的练习就变成了数秒,看我能在他手底下苟多久。

        闷油瓶在书桌上铺了张二开大小的纸给我画过一个机关的详解图,连边边角角都画满了,我坐在边上瞠目结舌。闷油瓶学习速度非常快,而且学到的东西会成为他的本能,即使是失忆了,只要给个开头就能完整地牵出一条线来,他像是个吸光体,怎么都探不出深浅;我曾经以为闷油瓶是天赋异禀,后来了解愈深,就愈是体会到可能是不学这么快的话命就有危险。

        每次想起这些事情我心里都会有些难过,胳膊搭在桌沿上,有些出神;闷油瓶站在我身边,圈出每个细节的重点。他似乎注意到我有点开小差,屈起手指在我脑门上轻轻弹了一下;我眨了眨眼,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他摘掉了眼镜。闷油瓶转身靠在桌边,伸手托了托我的脸:“累了?”我说了句还好,忍不住伸了个懒腰,刚伸到一半被他双手抓住腰举了起来抱进怀里,从下腹到胸口贴得严严实实;我胳膊没地儿放,干脆圈住了他的脖子,问他怎么了,闷油瓶的声音反倒有些疑惑:“不是你说‘猫露肚皮就是要抱’么?”

        我把头埋在他颈边笑着骂了他一句,这家伙装傻也是很在行。



  915 26
评论(26)
热度(915)

© 私家猫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