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猫爷

独执偏见,一意孤行。

 

【盗墓笔记】【瓶邪】雨村琐记—在树上

①想狗子们了,拉出来撸一撸。

②这个月八成要咸了。

③传送门:书房  听声音    盂兰    莲子    鼋神     总目录

        夏季和初秋的时候,我喜欢在院里梧桐树下面横放一把藤木躺椅,有风徐来,叶浪舒缓,晌午小睡半个钟头或者瘫着刷刷手机看看书都是相当惬意的。胖子跟我说每次我在躺椅上午睡,闷油瓶都会坐在堂屋里从窗户往外看着我发呆,和望妻岩似的;这点我倒是不知道,因为我睡觉习惯面朝梧桐侧躺,不过每次我睡醒睁开眼的时候,都能看见他端着杯凉白开站在躺椅边上。

        有天中午我醒得很早,几乎只睡了十来分钟就起来了,当然不是自然醒,而是被树上的声音吵醒的。我刚醒还有点迷瞪,躺着往树上看,怎么有团黄黄的玩意儿;黄团子这时动了动还嘤嘤嘤叫起来,我瞬间清醒,坐了起来——卧槽阿花什么时候上树了?!

        闷油瓶估计也没想到我今天能醒这么早,这时候才端着水过来,我指了指树上说咱家怎么养了这么一傻孩子,然后接过杯子灌了一口,水比平时要烫些。闷油瓶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皱了皱眉,像是在想什么。

        阿花也不知道在树上趴了多久,看起来有点哆嗦,树上的几只寿带在旁边的树枝上蹲着叽叽喳喳交流着,估计在讨论这小傻瓜有这本事呢,胆大的那只寿带还踩在阿花头上蹦跶了两下;墙头几只猫也开始轻轻叫起来,大概在给阿花交流下树经验。

        小满哥这时候从才门外小跑进来,几乎马上就发现了树上的阿花,但好像自己也没什么辙,只好往我躺椅边上一蹲,和闷油瓶交流了个眼神,我居然从这个眼神里看出了同病相怜的味道。“不是,我总比阿花老实多了吧?”我扭头看着闷油瓶,他倒是没看我,还盯着阿花:“嗯,你没事不上树。”

        我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跟闷油瓶说这笔账先记着,等我把阿花搞下来咱秋后再算。院里梧桐才长了三年,虽然树冠很宽阔,个子抽得也很高,但树干实在是不算粗,我们俩都没法爬上去。我就站在躺椅上伸出手让阿花往下跳,可这家伙比我想象的还要怂,俩小爪子死死扒着树干,低头看了我几眼,又把头埋了回去继续嘤嘤,尾巴尖打颤。

        卧槽这还看不起我了。我无奈地摇了摇头,想让闷油瓶来,虽然我们俩身高一样,可估计在狗子们眼里他比我不知道靠谱多少倍。我还没说话,闷油瓶先跟我说了句站稳,就抄着我的膝弯把我抱了起来。我慌得一比,嗷一嗓子叫了出来,连忙搂住闷油瓶的头,这时小满哥恰到好处地拿鼻孔喷了口气,仿佛嘲笑。

        闷油瓶抱着我调了一下角度,使了个眼色让我把阿花提溜下来;我喘匀了气,慢慢松开他,挺直腰发现这个高度真的很合适,伸出胳膊就能摸到阿花,于是直接把小家伙抱了下来;旁边的鸟兽一看没热闹了也都各自散去。闷油瓶把我放回了躺椅上,我坐好后拎着阿花上下看看没受什么伤就递给了小满哥,还嘱咐了一句好好看着点。小型犬都有点神经质,阿花其实还好,就是太嘚瑟了。

        小满哥似乎是翻了个白眼,上前几步叼住阿花的后颈走开了;阿花这时候倒是老实,都不带动的。我挠了挠头不太明白小满哥的眼神,就问闷油瓶这什么意思啊。闷油瓶收拾了我刚刚喝水用的杯子,听见我问他,头也没抬地回答:“随主,看不住。”

        “既然都这么说了,我也得好好展示一下,省的有人说咱小哥看人不准呐。” 我说着趿着拖鞋站了起来,把躺椅往边上挪了挪,省的待会儿如果有什么“恶性斗殴事件”误伤到——它的前辈就是因为我和闷油瓶没注意,在上面折腾到散架了。还没等我想出来要干什么,闷油瓶伸出一只手捏住了我的后颈,我下意识就不敢动了,老老实实跟着他回了屋。

        闷油瓶到底还是高明一些,把我嘚瑟的萌芽扼杀在了摇篮里。

  537 12
评论(12)
热度(537)

© 私家猫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