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猫爷

独执偏见,一意孤行。

 

【盗墓笔记】【瓶邪】山野诡闻—稻草人(下)

①放心放心,我写不来惊悚的_(:з」∠)_。

②其实故事没有完全讲完,以后有机会补全的,毕竟这个系列短篇有穿插。

③友情串场:话痨狐仙,小稻草人,提了一嘴阿飘小姐姐。

④传送门:稻草人(上)   盂兰    鼋神    讨封    在树上   总目录



        听到这个声音我心里一惊,这种说话的语气有点熟悉,听起来带着异常的兴奋。蒙着白布的身影似乎注意到我在看,就“咯咯咯”笑着跑开了——感觉不是逃,反倒像狗子过来咬了咬我的裤脚要我去追他们玩——随之离开的还有这场山雨的尾声。

        当时我的好奇心压过了恐惧感,也可能是闷油瓶在所以底气很足,便撑了一下桌子想要跳出窗追上去。还没等我起跳成功,脚还在地面就被身后巨大的力道扯了回去,摔进闷油瓶怀里。扭头看了看闷油瓶的脸我就老实了,倒不是他有什么表示,只是我自己想起来出门之前信誓旦旦地再三保证过绝对一切行动听指挥,就差立个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了,这才遇见多大点事儿就甩到八十里地开外了。

        闷油瓶伸手越过我去拿桌子上的包,示意我伸开手帮我背在背上,收紧带子的时候力气还挺大。我还挺不死心地回头看了几眼,原本外面荒田里只有三四个蒙着白布的稻草人,现在已经几乎站满了,一眼望去能有上百个的样子。“你至少给我说说看啊?”闷油瓶已经收拾停当往外走了,我连忙跟上去问道。“我不清楚。”闷油瓶抬头找了找方向,选了条背离荒田的路,“但是它们并不想害人,所以不要互相干涉。”听他这么一说,我明白过来可能真是什么非人类的东西,不知道村子的荒废和它们是不是有关系,但就刚才的表现来看,倒不像穷凶极恶之辈。

        我和闷油瓶往外走的时候,身后一直有“笃笃”的响声,跟着我们的脚步时快时慢。我倒是很想看看,说不定还有机会交流交流,但闷油瓶的手就压在我腰上,威胁意味十足,只好老老实实打消这个念头。

        所幸走了不到三里路,我突然感觉到身边一阵风刮过去,还夹杂着熟悉声音的碎碎念:“说你傻你还真不聪明,我知道这人看着特好,可你没看见边上那么大一门神么??!!”随着这阵风,跟着我和闷油瓶的响声马上消失了。又走了几步,果然看到狐狸蹲在一棵无花果树上面,小心翼翼地低头往下看,声音相当谄媚:“嘿嘿,那啥没事吧?别生气,小孩子不懂事,何况这里还有些问题。”狐狸说着,那手指怼了怼自己脑壳。闷油瓶摇了摇头,狐狸见状松口气:“那就好那就好,我以后一定好好管教。你们没事我就放心了,改日再会改日再会。”说完眼看着就要走了,我连忙往前跑了几步:“别急啊,聊会儿呗?”

        狐狸有些为难地蹲了回来,瞅了瞅我,又小心翼翼地瞄了眼闷油瓶:“也不是不行,但是吧我有点紧张……要不您,前边带路?”我也回头看了看闷油瓶,眼神里充满期待;他默默往后退了两步,估计那意思是聊天可以,但他必须盯着。狐狸勉勉强强地闪现到我身边,走了两步嚷嚷着还是不行,背后发凉,愣是跑到我前面去拿我挡着闷油瓶的视线,于是就变成了两人一狐在同一条竖线上走的奇异景观,我和狐狸还在说着话。

        “……所以我来的时候这村子就荒得差不多了,那小孩儿死在雨夜里。”狐狸背着手,尾巴一晃一晃,“本来是地主家孩子,但是吧脑子不灵光,家里嫌他丢人;估计他爹妈是信了什么邪教就把小孩绑在杆子上蒙了白布插地里了,小孩哪知道死是什么意思啊,就是知道终于能下来跑跑了,在村里到处溜达想找个人陪他玩,没成想把人吓得不轻。山神不知道为什么也没管这事,后来村里人都受不了就搬走了。”

        “没办法超度他吗?”我心里有点难过,想着要不找甘霖寺的和尚给这个小孩做做法事。“没那么容易。超度得是灵魂自己明白,这小孩儿横死却连点怨气都没有,什么都不懂,怎么超度?我都想了小五十年了也没好主意。”狐狸摇着头叹气,“以前这里还有个小姑娘常来看看,这几天也不在了,估计是排上投胎的号离开了;我这成仙之后也是有点忙,没法总看着。估计这小孩是太寂寞了,看见你就往上扑,都不管你男人了;毕竟你八字很亲鬼神,重要的是人好。”

        我这一听也是有点好奇,压低了声音问他:“听你这意思,你们还都挺忌讳我媳妇儿的?”“你男人身上煞气太重,尤其是在你身边的时候,认真起来顶掉神怪的修行或者灭了妖鬼的障眼都不在话下,就是他估计没系统学过这些东西,现在都是本能反应就很有威胁了。”狐狸也放低了声音,但我觉得他是直接传音入耳,“你们俩以后要是实在穷得揭不开锅,就搞个组合驱鬼通灵,能秒杀市面上大部分的通灵师。”我无奈地笑了笑:“那他那么厉害怎么你们还一个劲儿往我身边凑?”狐狸干笑两声:“那啥,唐僧身边跟着孙悟空呢,神仙妖怪还不是排着队去逮,生怕捞不到?不是说你肉好吃,只是你周围的气场会让我们觉得很舒服。”

        我心里挺无奈的,还能这么比较?没等说什么,狐狸突然浑身哆嗦打了个冷颤:“哎呦我的妈,你这人肉护甲能力不太行啊,有股寒气怎么直接冲着我来了……不行不行我要溜了……”狐狸说完紧跑了两步,在狐烟中消失了。我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闷油瓶慢慢向我走来,忍不住上前抱住他。

        闷油瓶把手从我后背和登山包的缝隙中伸进去,戳了戳我的后心口:“都知道了?”从我的角度往外看去,远处那片荒田里站着一个寂寞的稻草人,似乎意识到我在看他,开心地跳了两下。我叹了口气,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


  291 15
评论(15)
热度(291)

© 私家猫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