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猫爷

独执偏见,一意孤行。

 

【盗墓笔记】【瓶邪】无人区(八)

①这个假期我一定要把《无人区》和《未命名》写完。

②往脑袋上插了个旗。

③传送门:无人区(七)  瘾者  小尾巴  旧卷    床笫之言  总目录


        很快我就捏到了绳结,仔细摸了摸发现这个扣系得并不紧,也可能是刚刚拽的一下给整松了。我小心翼翼地解开绳结,虽然还剩下大半盒火柴,可不知道接下来会遇到什么事情,也不敢贸然乱用,只是仔细地用手摸了摸绳子另一端,摸了半天我才确定,断面非常整齐,应该是用利器割断的。事实上绳子在承重的时候很容易被尖锐的边缘磨断,但一来我用的向来是奥地利产的登山绳,能承受六七次切割实验;二来我在走路过程中没有拉紧绳子,它不可能承受拉力。绳子应该是被什么人切断了,而且这个人很可能知道怎么在这片烟里看清东西。

        我打了个寒噤,好像有什么无形的东西穿过了身体,耳边突然响起了噪声。在这种时间和空间几乎静止的情况下,很难感觉出到底过了多久;而长时间处在完全没有杂音的环境下,常常产生能听见心跳和血流声音的错觉,一时间我竟然无法感觉到噪音的方位和强弱,甚至不能判断出这种噪音是不是真实存在的。我迅速把绳子整理好捆成一捆挂在腰上,顺手取下了折叠刀翻开握在手里。噪声越来越清晰,从四面八方压了过来,但是传播得很不均匀,时大时小

        过了大概十分钟,烟气慢慢散去,周围的情形逐渐明朗起来,竟然排了不少人柱,竟然像是殉葬坑。这些人柱的排列似乎完全没有规律,间距有宽有窄,我小心地在几个人柱间走了走,发现他们身上穿的衣服并不像是同一个时代的,我身边这几个就能看到上世纪六十年代回民的服饰,也有的身上是穿的近几年流行款式的冲锋衣;但他们无一例外都被风干了,很难看出具体是什么时候被串在这儿的。在这些人柱当中,还有些空着的棍子,难道还会有人不停地往这个地方掉么。

        我搓了搓胳膊,抬头看了看上方,然后愣住了。头顶是片倾斜的岩壁,按照指南针的指示应该是北高南低,上面开满了大小不一的孔洞,看上去竟然和当初塔木陀地下的那块陨玉有几分相似,好在那些孔洞都能透过月光来,看样子后面不会是什么曲曲折折的通道,而地面上人柱的位置和孔洞几乎都是对应起来的。

        正当我看着看着突然发现有一个孔洞怎么越来越小,但它相对有些靠近北面,位置挺高;这时候不仅光线不充足,我还没戴眼镜,根本看不清那是什么。我向后退了退伏低身子,反手握紧刀,不到一分钟,那东西几乎塞满了孔洞,然后竟掉了下来。

        那居然是我们来的时候开的车,落地时发出一声巨响,旁边的人柱都抖了几抖,筛了我一身灰尘。我吓得要命,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况且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闷油瓶和胖子可千万别出什么事。这台车虽然是改装过,但是这么大的冲击还是变形严重,只有后座上的车门能打开。车门一开,浓重的血腥味就从里面飘了出来,我心里紧了紧,连忙钻进去点了根火柴看了看;车里几乎是涂满血,应该已经有段时间了,血液都已经开始发暗,而且相当粘稠;除此之外车里的物资都不见了,只剩个壳子。

        我按着胸口拼命要求自己冷静下来,他们不会那么轻易被搞的,这时候我透过稀碎的挡风玻璃看见雨刷上好像夹了张纸条,连忙出去拿下来,一看就松了口气,那是胖子狗爬似的字迹“在上面!”后面还画了个上指的手。我抬头一看,那个孔洞外闷油瓶和胖子正在低头看着我,胖子还在疯狂地打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创的手语,看起来像是在抽筋。

-----------------------------

传送门:无人区(九)

  95 4
评论(4)
热度(95)

© 私家猫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