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猫爷

独执偏见,一意孤行。

 

【盗墓笔记】【瓶邪】石之心

①算是原著衍生。

②写文以来修改最大的一篇,本来是个故事,后来变成了纯写情绪。

③不知道有没有人能猜出下一篇是啥题目。

④传送门:晒秋   山神  烧麦   清晨   无人区   总目录



        在清洗计划开始正式实行之前,我曾经花费了几年的时间在荒川山野、村寨城镇或是秘境险地间寻找闷油瓶留下的痕迹;当把一切都联系起来,从最细枝末节的地方分析和推断,我惊讶地发现,原来这家伙几乎无处不在,但仔细想想却也并不意外,毕竟百年岁月,足够行走尘世。

        相处的日子里面往往急于奔命,但最让我印象深刻的却是那些为数不多的交心,就算只是安安静静坐在一起都无比令人怀念;闷油瓶离开的时候我开始几乎疯狂地寻找他的点点滴滴,从他留下的那些我目不能及的传说里构筑起种种形象,却发现和我所认识的闷油瓶相去甚远,在有些地方他是神,在有些地方他是鬼,甚至在有些地方他只是一个笼统而虚无的概念。每当这种时候我都能从辛酸中抓住一丝幸运——我向来有一种盲目的自信,我始终相信闷油瓶向我展示出来的是毫无伪装的他本人。

        我发现了墨脱寺庙里闷油瓶的雕像后,曾经独自在雕像面前坐了一夜,精神异常恍惚,有时哭有时候又笑了起来;想去碰一碰雕像的脸颊,但是又不敢,生怕石屑层层脱落后,我会看见闷油瓶就在雕像里面。这么多年来我见过很多人,有张家人,有汪家人,也有认识闷油瓶的其他人,他们说起闷油瓶时的描述不尽相同,语气也大相径庭,但都给我一样的感觉——闷油瓶的存在是符号式的,他出现意味着某些事情的完成,意味着一个节点结束,意味着计划的某段要开始进行。

        可是一个人,没有本身欲望要怎么活下去,成功了索然无味,吃的东西也不在乎,明天怎么样看情况;不断寻找记忆,记起来的东西无非是要去做什么不知道原由的事情,只是记得要做罢了。只要还活着,就这样日复一日,周而复始。闷油瓶像是被时间精心琢磨成人形的石头,栩栩如生,完美无瑕,却依旧是面容模糊,了无生趣,和原本的岩石差别甚微。而这座雕像特别到让我不敢碰触,因为突然之间很多东西都不一样了。

        我坐在雕像前抬头看了看天,墨脱离天空很近,漫天星子像是要坠落下来似的,它们亘古而永恒。时间是神奇的,控制着生死循环,因果报应;闷油瓶拥有漫长的时间,这意味着他能做到他想做到的所有事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时间的操纵者。我曾经以为这些时间对他而言是责任,现在才明白,那根本就是折磨,孤独是一个人能给予自己最残酷的极刑。

        岩石的最深处,那里并不是空无一物,闷油瓶只是在刻意不断缩小仍然有感知的部分,只有这样才能最好地保护自己;可如果表达不出来,痛苦又是什么呢。我这人运气差到极点,但也好到极点,手里总是几张烂牌,而闷油瓶总是能直接给我一副新牌,以前并没有意识到,直到他离开,他替我承担的东西一下子全部压到我身上,没有任何人可以替我分担,几乎把我碾碎。

        我紧紧地蜷缩成一团,也许是因为天气太冷,指尖已经开始发麻;我开始有点明白闷油瓶做的有些事情对于他自己而言意味着什么——不是有关计划,任务,阴谋,或者别的什么,仅仅是对于他自己。可是很多时候我甚至不敢想,每当想起来,寂寞就会像野兽似的在心底咆哮,却又像是死一样的沉静。所以没办法,闷油瓶他能不能回来,我都得等他。

        当我从地上站起来的时候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身体几乎完全失控,但最终我还是弯下腰来,在雕像的额头上留下了一吻。我在呢。


  202 6
评论(6)
热度(202)

© 私家猫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