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猫爷

独执偏见,一意孤行。

 

【817贺】【瓶邪】肚兜(下)

①感情里最柔软的部分。

②黄水倒完了,就很舒服。

③我本来真不是想折腾老吴,但是……

④大家节日快乐呀!

⑤传送门:肚兜(上)     讨封    梧桐       葡萄    总目录

        我一时间被闷油瓶这句话砸懵了,脑子完全空白,根本反应不过来,但他也没有让我愣太久,而是带着我翻了个身,我就直接坐到了他身上。

        这个动作让闷油瓶那根东西往我体内又进了几分,我脑仁直接炸了,等清醒过来发现他已经从下往上解了我两颗衣扣。我稳住身形,一把抓住他的手,跟他说我自己来——这时候主动那叫保命,至少明天还起得来床,要是再扭扭捏捏的,躺三天也不是没经历过。闷油瓶总是特别擅长这个,不断试探我的底线,一点点碰触,然后一次次把它调低。

        也不知道是心理因素还是手实在抖得不行,光脱衣服就脱了半天,总觉得缠在一起了;闷油瓶也完全不帮忙,从容地看着,只在我双手系带子的时候扶了把腰。等我好不容易穿完,心里实在慌得厉害,索性低下头闭上了眼,干脆不去看闷油瓶,但这么一来其它感官就更加明显,他的手指顺着我身侧划上去,掐住脖子,我被迫微微抬起了头。闷油瓶慢慢坐了起来,一只手死死压在我后腰上,阻止了所有退避的动作——他进到了一个平时很少到的深度,我都忍不住颤栗了起来。不知道过了多久,闷油瓶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热气顺着耳道吹进来,腰上麻了一片,但他说的话让我瞬间恐慌地睁大了眼:“怎么慌成这样?还藏了别的东西么?”

        我当时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只是下意识地摇头,虽然很像是掩饰,但天地良心我真的没有。闷油瓶却并不在意我的回答,只是站了起来,走到墙边拉开了衣柜门;他没有给我任何借力,我慌忙缠住他以免摔下去,但手脚不好用力,还是一个劲往下滑。

        闷油瓶自顾自地翻着衣柜,我在他耳边小声说真的没有,赶紧到床上吧我快撑不住了,但他一直置若罔闻。我没办法,只好反手去够挂衣服的横杆,闷油瓶就在这时候突然把手伸到肚兜里面揉捏,随即掐住我的腰开始动作,激烈到我都不敢给他回应,无论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

        到最后我攀上顶峰的时候拽断了那根直径五公分的木质横杆,脑子里一片空白,几乎失去意识,清醒过来的时候就趴在一堆衣服上,闷油瓶拍着我的背给我顺气;我脸上不容易显色,但按照现在烧成这样的感觉,眼眶大概都红了,嘴唇上还有一丝腥甜,手腕和手背也被木刺划了几道浅痕。

        闷油瓶神色有些紧张,似乎意识到玩得有点大,我喘匀了气就把他的脖子扯了过来够到嘴唇,狠狠咬了一口之后吻了进去。

        我从来没有办法真的和闷油瓶生气,这人在外面气势强盛说一不二,在家里面的时候偶尔却像个小孩子,熊得要命,目光闪亮地要糖吃;可这我自己惯出来的孩子,总是抱着家长的心理,不舍得不给,不舍得重罚。这么长时间下来,已经不知道谁被谁驯服了。

        睡前我跟闷油瓶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让他把衣柜里弄脏的衣服全洗了,不许用洗衣机,全特么给爷老老实实手洗。

  832 22
评论(22)
热度(832)

© 私家猫爷 | Powered by LOFTER